第0569章 摊牌-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569章 摊牌

    吃完了牛排,谭洛汐心满意足,“均哥哥,你的手艺真好,真没想到你一个大男人居然还有这么好的厨艺。≦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你平时不是一个工作狂吗?哪有时间来做饭的?”

    “从独立起我就是自己做饭。”林均慢条斯理的吃下牛排。

    分明是超市买的几十块的牛排,他那优雅的动作让谭洛汐觉得他像是在米其林西餐厅里吃大餐一样。

    她托着脸颊,认真的思考一个问题,“我们这一代的人都习惯了在外面吃,你为什么和别人不同?”

    “因为我很穷,外面吃太贵,只好自己做饭。”

    “你家里很穷吗?”

    她只知道他是帝凰总裁的心腹,收入比普通人高很多,学生时代应该也不会太穷吧。

    况且他这么聪明优秀,一定会拿奖学金的,怎么也不会穷到那个地步吧。

    “还好。”林均似乎并不想提起他的家人,也不想说他被家人贷款几十万要还,他一天就只吃一顿饭,后来差点饿死在雪地里面。

    感到他的情绪变得落寞,似乎他很不开心。

    “你休息一下,我去洗碗。”

    “坐着,我来。”林均已经起身开始收拾碗碟。

    谭洛汐有些不好意思,“那个……均哥哥,你做饭我洗碗,咱们分工合作。”

    “你的手很好看。”

    说着他已经收拾了碗筷进屋,谭洛汐品了品他这句话的意思。

    他是说自己手很漂亮,不想因为做家务变粗糙了吗?

    甜,就像吃一百颗牛奶糖一样的甜。

    这个男人真的对她很好。

    不仅会收拾家里,还会做饭,她真的觉得很幸福。

    手机进来一条短信,她看了一眼,是自己姐姐发来的。

    “事情进展得怎样?”

    这条短信就像是一道雷将她劈醒,谭洛汐沉浸在林均带给她的幸福之中,早就忘记了自己来的初衷。

    等林均出来就发现谭洛汐呆呆的坐在那里,仿佛像是没有了生气的娃娃。

    “怎么了?”

    谭洛汐下意识就将手机藏了起来,害怕被林均看到。

    “没,没什么,时间不早我先回家了。”谭洛汐也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行为太过激了一些。

    “明天陪我去个地方。”

    “明天不上班吗?”谭洛汐傻乎乎的看着他。

    林均走到她面前摸了摸她的脑袋,“傻瓜,明天是周末,我不加班。”

    “我都忘记了。”她心绪不宁,“我们去哪?”

    “约会。”

    一直到回家谭洛汐都还沉浸在他说约会的两个字中,这可是他们第一次约会,她要穿什么?

    不过很快脑子里又在想她该怎么办?

    不行,她绝对不能这么下去,自己认定了林均,绝对不会做出背叛他的事情。

    她要和姐姐摊牌。

    谭洛汐拨通了姐姐的电话,“姐,你现在方面吗?我有事找你,好的,就兰屿见。”

    今天她一定要将所有事情都做个了断。

    兰屿。

    潭晴已经到了,身穿一条得体的黑色连衣裙,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

    身上佩戴着几百万的首饰,她和谭洛汐不同,如今家人的责任都压在了她身上。

    不管外界怎么传,她也要装作很阔气的样子,不想被人说谭家的不是。

    谭洛汐知道她一个人撑得很苦,明明过得不开心,还要装作很开心的样子。

    “姐姐。”

    “都给你说了多少次,你现在出社会,得注意个人形象。”

    谭洛汐随便抓了一条宽松的裙子套着就来了,头发松松扎着,脸上也没化妆。

    “姐,我家有你一个大美女就行了,给我点个香蕉船,一个抹茶慕斯。”

    “大晚上的吃这么腻的东西,你就不怕长胖,以后可没有男人要你的。”

    姐妹两人的关系一直都很好,谭晴也是一个学霸,如果谭家不是被谭总弄成一潭死水,现在她们都应该过得很好。

    “姐,我可是青春无敌美少女,喜欢我的男人可多着了。”

    “我怎么没看到多?你前任不是还劈腿了,就是你每天太邋遢了。”谭晴打趣道。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说了半天,姐妹相处得十分融洽。

    “对了洛洛,你不是已经混进帝凰的助理部门了嘛,有没有什么发现?”

    谭洛汐面色一变,该来的还是来了。

    “姐,我们取消计划吧。”

    “为什么要取消计划?你难道忘记是谁把我们家害成这个样子?

    如果不是帝凰,公司不会垮,爸爸不会逃走,妈妈也不会卧病在床!

    我们幸福美满的家庭都是因为帝凰,如果没有那个男人一句话。

    谭家就算不是什么首富,我们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谁都可以欺负。

    你明明知道的,我撑得很苦很苦,为什么我们这么苦,他们却自在逍遥?”

    谭晴一向是个优雅的女生,她很少会这么失控,可见她的内心有多么憎恨帝凰。

    每天守着千疮百孔,摇摇欲坠的公司她心里是有多恨。

    这种恨意与日俱增,早就到了根深蒂固的地步。

    “姐,谭家的没落并不是因为帝凰,妈妈的心病是因为爸爸私生活不干净。

    是,帝凰总裁收购了我们的高尔夫球场,给了爸爸一大笔钱,他才回去豪赌。

    可这明明是一个好机会,就算失去了球场,他完全可以拿这笔钱去投资。

    是他自己选择了一条错误的路,妈倒下是因为那个狐狸精发了示威的话。

    后来家里没钱,爸爸变卖家产,将现金卷走和那个狐狸精一起生活。

    给你留下一个要倒闭的公司,我知道你这些年来撑得很苦。

    明明你可以和你喜欢的男神在一起,就因为谭家没落,你觉得配不上他,和他分手,一直到现在都单身。

    姐姐你做了很多,也做的很好,可咱们不应该将苦难怪到帝凰的头上。

    司总之时收购地皮,并没有打压谭家,你要怪就怪爸爸……”

    谭晴听到谭洛汐为帝凰说话,她的脸色一变,猛地一巴掌甩到谭洛汐的脸上。

    “你这个混账东西!谭家养你这么大,你现在却帮着仇人说话,难不成你真的喜欢上那个助理了?

    我让你接近他是为了扳倒帝凰,可不是让你把自己也赔进去的!”

    谭洛汐捂着脸,从小到大两姐妹的关系都很好,这还是谭晴第一次打她,很疼。

    “姐,是,我很喜欢他,他对我很好,太太也对我很好。

    帝凰是一个很干净的地方,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肮脏。

    我们不要把自己身上的苦难怪在别人的头上好不好?”

    “太太?”谭晴听到她的称呼脸色更加难看。

    “你竟然将那个女人喊得这么亲昵,你还知道你自己姓什么?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帝凰养的一条狗!”

    “姐姐,你放弃吧,帝凰远比我们想象中更厉害,扳倒它是绝对不可能的。

    而且一旦被发现,我们谭家就真的要完了,你听到齐家的事情吧?只用了三天齐家毁于一旦。”

    谭晴此刻眼中只有怒火,她怒不可遏,扬起手又准备打去。

    “胡说八道!”

    但是她这一巴掌没有打在谭洛汐脸上,而是被一人拦住。

    林均的声音传来:“她打你就不会躲?”

    谭洛汐本来就是乖乖站着让谭晴打,如果这样能让她消气的话,她不介意再挨几巴掌的。

    听到林均的声音,她猛地睁眼,不可置信看着身边的男人。

    “你,你听到了?”

    她完了,林均知道自己别有用心,他一定会讨厌自己。

    和他相处的时间,谭洛汐明显感觉到林均对帝凰岛重视程度,他一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敌人。

    想到他之前对自己的好都要消失了,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