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5章 我说让你跪下-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555章 我说让你跪下

    齐家人一大早就来了,足足等了三个小时,等待是每个人最厌烦的事情。≦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更不要说在这样的节骨眼上,多等一分钟公司的损失就会更加惨重。

    齐爸爸的电话这一个早上就没有断过,全是传来公司的消息。

    各种中断合作,提前结束合约,取消原材料供应。

    从前大家都知道司厉霆厉害,不过真正领教过的才会刻骨铭心。

    何止是厉害,简直是惨不忍睹,犹如人间炼狱。

    不过一个晚上而已,齐家就已经变成这个样子。

    “怎么还不下来,都这么晚了,这么懒的女人还会有人喜欢。”齐嫣然有些不耐烦的说了一句。

    “我家先生就喜欢我睡懒觉,碍着齐小姐了么?”一声带着笑意的女声响起。

    齐妈妈瞪了齐嫣然一眼,在这个时候她还乱说话!

    有了上次的教训,这一次顾锦穿着一条保守的裙子,外面披着一个小罩衫。

    整个人流露出慵懒的气息,分明没有化妆,她的皮肤状态却十分好。

    白润的脸颊染上一抹嫣红,天然的胭脂比起任何化妆品都要好得多。

    一个女人过得幸福与否,从她的脸就能够看出来。

    顾锦被司厉霆照顾得很好,就想是一朵娇艳的花,漂亮且艳丽。

    她的颈项间还有一些暗红色痕迹,证明着昨晚战况的激烈。

    本就到了夏天,又是在自己家,顾锦也就没有刻意去遮掩。

    当齐嫣然看到那些痕迹的时候心脏都在疼,她真的很难想象那个冷静到极点的男人有一天会在女人身上留下痕迹。

    “司太太,小女年纪小不懂事,她说的话你可不要放在心上。”

    还是齐妈妈会做人,连忙笑脸相迎。

    “二十一岁,不小了。”顾锦仍旧笑眯眯道。

    “太太,先生让你醒了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一会儿他忙完了下来陪你吃饭。”

    “嗯。”顾锦朝着饭厅走去,“几位请自便。”

    齐家人等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等到她出现,齐家都急得火烧眉毛了,她还在气定神闲的吃东西。

    分明是她害得齐家人变成了这个样子,她凭什么!

    齐妈妈看到齐嫣然脸色不好,赶紧拉了拉,现在齐家的生杀大权都在顾锦手中。

    她就是神,自己得供着。

    “司太太,相信我们来的用意你应该也知道,我们……”

    顾锦喝了一口牛奶,放下杯子。

    “齐太太,打扰人家用餐是你们齐家的礼仪?”

    一句话虽然没有带着厉色,却是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这是齐妈妈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一直以来在她面前的顾锦就是温柔的女子,现在齐太太觉得不太对劲。

    “抱歉。”

    齐太太说着就退到了一边,之前人没下来她们觉得着急,现在人下来了,你看着她慢条斯理进食会更难受。

    估计现在每个齐家人都有一个想法,恨不得拿个大勺一口塞到顾锦嘴里。

    不管其他人在想什么,总之顾锦慢慢吃完了东西。

    等她吃完,悠哉悠哉往沙发上一坐,齐妈妈像个跟屁虫似的跟在她身边。

    “司太太,你吃好了吧。”

    “还行,齐太太,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顾锦让人泡了一杯热茶,司厉霆最近都在喝这茶。

    “司太太,今天来我们是来道歉的,昨晚的事情我们很抱歉。”

    顾锦笑了笑,“给我们下药,一句抱歉就可以了吗?鬼知道你们下了药想要干什么?杀人还是抢劫。”

    “我们怎么可能杀人?”齐嫣然愤愤难平。

    “哦?不杀人,那给我们下药想做什么?”顾锦明知故问。

    这齐家人还真是脸皮厚到了极致,明明知道司厉霆有老婆孩子,居然还做出这样龌龊的事情来。

    昨天她没有说,不代表她不想说。

    齐妈妈觉得自己要是不说实话,也太没有诚意了。

    为了打感情牌,她声音更加温柔:“司太太,我知道这件事是我们做的不对。

    三年前你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嫣然就很喜欢司先生,以前司先生经常来我们家吃饭。

    在我们心里就觉得司先生和嫣然是一对,我先生为了让嫣然配得上司先生,将嫣然送出国好好读书。

    三年后回来司先生已经结婚生子,嫣然爱他太深,一时想不开才会走了岔路。

    你也是女人,知道求而不得,谁没有做错过事情呢?司太太,如今司先生对我们公司迁怒,齐家就要灭亡了。”

    她的话表面上听着处处委屈,仿佛顾锦就是那个第三者,她家的女儿是受伤的那一个。

    顾锦脸上笑意未减,“这么说来齐太太觉得是我的错了?”

    “不不不,我没有这么说,我只希望司太太能够理解一下,你帮忙给司先生说说好话,饶了我们齐家这一次吧。”

    顾锦淡淡开口:“三年前我也在,我家先生和齐小姐并无男女之情。

    不过是齐小姐救过他一次,我家先生对她,甚至对齐家颇多照顾。

    你们扪心自问,如果没有他的扶持,你们齐家这几年能这么顺风顺水?

    不管齐小姐对他什么心思,从头到尾我家先生对她最多就是兄妹之情。

    就算她对我家先生有爱慕之情头脑不清醒,你们这些家长也不清楚?

    分明我们已经结婚并且有一个孩子,你们却包庇她来拆散别人的家庭。

    如果你们成功了,那我这位司太太的位置是不是就要让你们女儿了?

    你们觉得我是圣母?你们害了我还要反过来帮着你们?”

    顾锦一番话说得两个大人脸上白一片红一片,是啊,小的不懂事,他们都一把年纪了还干这种事。

    要是传出去,她们还有脸见人?

    “司太太,千错万错都是我们的错,你也是一个妈妈,你应该知道孩子的分量。

    就算我们知道这是错的,还是想要给孩子最好的一切,却忽略了你的感受。”

    “你们的对和错和我无关系,要你们齐家破产的是我先生,你们要求就去求她。”

    齐妈妈这才知道顾锦比想象中还要难缠,她脸色十分难看,“司先生的脾气你也知道,他怎么可能听我们的话?

    齐家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不过只因为一夜的时间公司股票崩盘,各方的合作商都要取消对我们的合作。

    再这么下去,根本就要不了三天我们家就会破产,你就大人有大量,给司先生求求情。

    司太太,我给你跪下了,我妈心脏不好,如果齐家完了她也就完了。”

    齐妈妈还真的双膝一软跪了下来,齐家如今这个样子,她们是真的走投无路。

    她本以为自己这么惨了,顾锦一定会心软,好歹自己是个长辈。

    然而顾锦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浅淡,她将腿从齐妈妈的手中挣脱出来,双腿交叠。

    “齐太太,你是长辈哪有给我这个晚辈下跪的道理,你起来吧。”

    齐妈妈听她这么一说,瞬间心情好了一些。

    看样子是自己的办法奏效了,这个时候她要是再哭一下是不是效果就更好了。

    “司太太,你就大发慈悲,你看你长得这么漂亮好看,心肠肯定也好,就帮帮我们家吧,来世我当牛做马也会报答你今天的恩情。”

    顾锦放下茶杯,“齐太太严重,这件事是谁的主意?”

    “是我女儿不懂事,一时鬼迷心窍才做了这些事。”

    “既然是你女儿做的事情,为什么她一副看仇人一样的表情看着我?

    要道歉,也是她来道歉吧。”

    “你,你说什么?”

    “我说啊……让你跪下。”顾锦轻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