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7章 怎么 你不愿意-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527章 怎么 你不愿意

    第0527章怎么,你不愿意?

    洛汐挂了电话,看着身边的男人仍旧安静的睡着。

    他是一个很无趣的人,和以前那些来追求自己的男人大不相同。

    这样无趣的男人自己应该不会感兴趣才是,然而此刻洛汐却在仔细打量他。

    林均的长相其实属于上等,只不过天天在司厉霆这样神级别的男人身边不太显著。

    单看他的时候他是越看越耐看,这些年工作原因他的气质也是沉熟稳重。

    其实林均是自己隔绝了其她妹子的接触,他在公司是被很多人暗恋的对象。

    洛汐手指轻轻滑过他的脸颊,不和司厉霆那种怪物比,他真的很英俊了。

    而且在男女问题上他宛如就像是婴儿一样干净。

    “小可怜,怎么办呢,我得利用你了,希望你不要怪我。”

    洛汐开始扒他的衣服,本来以为林均是普通身材,拉开他的衣服一看,嚯,这小肌肉练得不错啊。

    手指在肌肉上戳了戳,和健身房教练那种浮夸的肌肉不太一样,而是很性感的类型。

    洛汐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竟然扒着他的衣服看了他许久的时间。

    等她反应过来,她无奈的笑了笑。

    “我这是怎么了,居然玩了半天的男人,也该收网了。”

    洛汐脱下自己的衣服关灯躺在了他的身边,不知道明天他醒来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吧。

    想着其他男人和她在一起都会想方设法的占她便宜,自己这几天清纯、狂野、性感,什么风格的衣服都穿遍了。

    然而他就跟瞎子一样,看不到自己雪白的大腿嘛!

    很多次洛汐都很怀疑这个男人不是人,而是一个机器人。

    他没有喜怒哀乐,更没有七情六欲。

    睡在他身边的洛汐觉得很神奇,她试探性的将自己身体挤入他的怀抱。

    肌肤相贴,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一点点变烫,她的脸开始染上了红晕。

    她在想一件事,如果是林均那样禁欲的男人主动碰她会是怎样一种感觉?

    这么想着她小心翼翼的拿着林均的手往她腰间一放,肌肤相贴的地方立马开始升温。

    他似乎有些不舒服翻了个身,转而将她揽入怀中。

    男人的身体笼罩着她,洛汐在他怀中一动不敢动,仿佛是一只受惊的小兔子。

    她的头正好抵在他的下巴上,她可以清楚的嗅到他身上很干净的味道。

    是一种手工皂的清香味,林均给人的感觉就是干净,任何人都无法比得上他这种干净。

    越是这样她反而越想要接近他,有时候她都忘记了自己接近他是因为任务还是真的对他好奇。

    想要看看他那张古板的脸上什么时候会出现其他不一样的表情,哪怕是不悦,哪怕是厌恶。

    此刻她可以清楚的听着他的心跳声,一如他的性格,稳定且有力。

    他的睡姿和他性格一样可以保持很久,这个旖旎的夜晚洛汐失眠了,她总觉得这个禁欲男人在勾引着她犯罪!

    不知道在心里念了多少遍静心咒,天快亮她才沉沉睡去。

    阳光温柔的洒落在两人的脸上,林均从睡梦中转醒。

    醒来的第一感觉就是不适,头昏昏沉沉的,昨晚发生什么了?他在脑海中回想着。

    女人,喝酒,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自己的酒量很好的,怎么会一瓶红酒就醉了?

    对了女人?手指触碰到软软的东西,他低头一看,自己怀中有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

    “你为什么在我床上?”林均有些慌了。

    活了三十年,生平第一次他的床上居然出现了一个女人!

    他的声音惊扰到洛汐,洛汐迷迷茫茫的睁开眼,“别吵,我困。”

    手腕被握住,林均有些恼怒,“你为什么会在这?”

    他身上的冷气让洛汐清醒,洛汐赶紧换了一个表情,“你,你不会已经忘记了吧?昨晚我们喝醉了以后就……”

    她捂着自己的脸颊抽咽,“你是不是不想要负责所以才假装忘记的,算了,我不会勉强你什么,反正我也是自愿的。”

    林均看着她伤心欲绝的跳下床准备离开,昨晚后来的事情他没有半点印象。

    酒后乱性?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他身上。

    他跟着司厉霆身边这么久学会了三件事,第一冷静,在任何时候都要保持着绝对的理智,所以他此刻能冷静的思考。

    第二酒量,公司才起步的时候,就算是司厉霆也免不了要经常应酬喝酒,自己更是为了他练就出了好酒量。

    几杯白酒都不在话下,更不要说这一瓶红酒,就算是自己醉了也不该是直接断片没有任何印象。

    第三自控力,司厉霆曾给他说,人和动物的最大的区别就是人有控制力,哪怕是他喝醉酒了,他也不可能对这个女人做什么。

    联想到从飞机上她就不停缠绕自己以及搭讪,昨晚更是哄骗自己喝下酒。

    如果他没有判断错误自己喝下的红酒是放了药的,一个被下药以后的自己怎么可能对她怎样?

    短短时间中林均已经想清楚前因后果,恐怕一开始她就是抱着目的接近自己。

    自己有什么?欠了很多钱,有一个小公寓以及便宜的代步车。

    从她的言行举止以及穿着品牌来看,她不是普通女孩,她肯定不是图自己这个人。

    那么……

    林均的眼神倏然变冷,不是冲着他就是冲着司厉霆,或者帝凰。

    什么都可以动,唯独帝凰和司厉霆不能动。

    洛汐佯装离开,这种时候男人不都会拉住她吗?这个男人居然无动于衷。

    她都要走出房间了,没有听到林均开口,反而感觉到他看向自己的视线不善。

    洛汐回头对上一双冰冷的眼睛,仿佛早就看破她所有的伪装。

    这个男人难道已经知道了?不可能的,洛汐心里咯噔一下。

    她梨花带雨的朝着林均扑来,“你这个渣男,昨晚你吻我的时候你都忘了吗?你是不是吃了不想承认!”

    电话铃声响起,林均想要去接电话,然而身边的女人闹腾不已。

    直到快要结束他才接起了电话,发现是司厉霆,他没来由一慌。

    电话中传来司厉霆调侃的话,林均身上的冷意顿消。

    “司总,你不要误会,我真的和她没什么的。”

    “都在一张床上睡过了,还说没什么?”洛汐趁机添油加醋,直接挂到了林均身上。

    司厉霆已经挂了电话,林均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既然确定这个女人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如果现在质问肯定也问不出什么,反而会打草惊蛇。

    他不如好好看看她在算计着什么,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总比她在暗中搞鬼的好。

    说不定她会对司厉霆,又或者顾锦和小少爷有威胁。

    “昨晚我们真的有什么?”林均开口道。

    “你真的什么不记得了?”洛溪觉得他前后态度有些变化,但也没有多想,赶紧点头。

    “一点都没有印象,如果我真的侵犯了你,我会负责。”他说的是如果。

    林均心中很清楚他在那样的情况下不可能对女人做出什么。

    这句话让洛汐心里也有些慌,总感觉自己撒谎被人看穿。

    他一个没有经历过女人的傻小子应该不懂这些才是,想到这她又稍微有了一点底气。

    故意装作羞答答的低头,“是,我们已经……”

    “那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买机票回国。”

    “啊?这么突然?”

    林均抓着她的手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他的视线仿佛会穿透一切看到她的心里。

    “你不是想要我负责,现在我愿意负责,怎么,你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