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2章 一家的吸血鬼-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522章 一家的吸血鬼

    站在身边的男人身材高大,有着精致的脸颊,这样英俊的人林均只在电视上才看到过。

    他是混血儿吧,眼睛竟然是蓝色的。

    大雪纷纷扬扬落下,被陌生人看见自己的狼狈,林均脸色很难看。

    如果可以,谁都不想要到这么落寞不堪的地步。

    “先生,活着比死了还痛苦,这样的日子不如不活。”

    男人身上散发着冰冷的寒意,仿若白雪飘落身上的凉意。

    “你死了是解脱了,你父母会怎么想?”

    “他们只会高兴,对他们来说我本来只是一件可以利用的工具罢了。”

    男人看出了他眼中的无力感,“既然对他们来说你只是一件工具,不如做一件有用的工具。”

    林均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什么叫有用的工具?”

    “我记得你,你的记忆力很好,我想你很适合当我的搭档。”

    林均印象中根本就没有这个男人,像是他这么优秀的,哪怕是只见过一面他也印象深刻的。

    “先生,你怕是认错了人,我今年刚刚毕业,现在欠了一屁股的债。”

    “那就跟着我一起还。”

    也许是男人的眼神太过于坚定,林均莫名其妙就相信了他。

    “我欠了很多,有几十万。”

    以平时的薪水,一年也还不上,男人会不会是开玩笑的?

    “只要你有足够的能力,用不了一年你就可以还清楚,当然你要是答应,我可以提前预支你的薪水先供你还债。”

    林均从来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可他今天就真的遇到了。

    自己一无所有,还背了一屁股的债务,男人从自己身上图什么?就算被骗他也不怕。

    “先生,你我素不相识,你为什么要帮我?”

    “不,我没有帮你,我只是看中了你的才华,才华是金钱买不到的。”

    这一句话让林均的泪水陡然落下,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在毕业的时候他本有那么多的抱负想要去施展,雄鹰还没有展翅就被人生生折断了翅膀。

    面前的男人却是莫名给了他希望,这一刻的林均哭得像是一个孩子。

    眼泪融化了雪水,男人朝着他伸出手,他就那么鬼使神差的将手放到了男人的手上。

    他戴着真皮手套,整个人都散发贵族的气息,林均生怕将他的手套弄脏,背过手将手擦了擦。

    然而男人却是继续朝着他伸手过来,“司厉霆,或许你现在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五年后,这个名字会响彻整个a市。”

    这句话给了林均深深的震撼,这个男人好霸气!

    当初他没有去质疑这句话的真假,后来男人实现了他的诺言,没有用到五年,他的公司就做到了很大的规模。

    而自己也成为他身边的心腹,直到很久以后林均实在是好奇问了他。

    当初他说认识自己,可是自己却没有半点印象,两人究竟在什么地方见过。

    司厉霆这才告诉他,在一个证券公司,当时林均在那做实习生。

    看到一个老伯非要买z股,林均那时候已经有一些天赋显露出来,他劝告老伯不要买z股,一定要买c股。

    当时老伯将他大骂一顿,甚至还说那是他的血汗钱。

    林均好脾气的给他分析为什么要买c股,老伯听得云里雾里,感觉林均很专业的样子。

    想着他是在证券公司上班,就算是输了自己也可以来找他。

    老伯将信将疑听了他的话,但只拿了一半的钱出来。

    林均说c股不是涨幅很快的,而是持续渐增,最多一个月见效。

    一个月以后那支股票飞速上涨,z股下跌,老伯庆幸自己被贵人所救。

    等他再回去找林均的时候,林均早就结束实习期离开。

    他给老伯解释股票的时候正好司厉霆在旁边听到,觉得林均虽然年龄不大,却很有自己的见解。

    尤其是他对所有股票都很清楚,可想而知之前做了很多功课,随便举出一些例子,也可以看出他的记忆力很好。

    这样的人才正是司厉霆所需要的,在那次雪地中他一眼就认出了林均。

    觉得有缘分才收了他,从此以后林均死心塌地给他做事,这才有了今天。

    一晃林均跟着他也有好几年的时间,他从毕业后到现在都三十了,这些年一直忙于工作。

    林均觉得是司厉霆给了他新生,他就一定要给司厉霆卖命。

    随着他的能力上升,债务很快就还清,手中也开始多了一些闲钱,林均自己偶尔也会买些股票投资。

    家里的那一群吸血鬼从他身上看到商机,又开始吸取他的血液。

    继母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就算是送到了贵族高中,他也并没有考上一个好大学。

    每天只知道吃喝玩乐,最后勉勉强强上了一个破烂的专科大学。

    伸手找家里要钱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林爸爸的工资根本就不能满足他的需求。

    他对林爸爸一点都不客气,经常指着他的鼻子骂。

    “你要是拿不出钱,怎么养我和我妈,早知道我就让我妈去找个有钱人了。”

    继母爱子心切,一次又一次怂恿你林爸爸找林均要钱。

    林爸爸没有办法,只得谎称自己得了病,需要大量的钱治病。

    他是林均唯一的亲人,林均每天忙于工作,也就没有去调查事情的真假,每个月都将自己大半的薪水拿去给他们。

    就这么过了几年,继母的儿子也快要大学毕业。

    继母也想要将他弄到司厉霆身边来当助理,在她眼中那么傻的林均都可以拿到这么多薪水,自己儿子比他聪明多了,肯定能捞到更多的钱。

    于是几人邀请林均回家吃饭,林均内心深处最想要的还是家庭的温暖。

    自从妈妈死后,这个继母带着弟弟来了,两个离异的家庭重组到一起,他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继母比爸爸小八岁,很会保养,打扮得年轻时尚,比起当年他的妈妈自然要好看很多。

    爸爸为了讨她的欢心,经常在家都备受欺负,林均自然毫无地位。

    好不容易爸爸终于找了他回来吃饭,继母却是提起弟弟工作的事情。

    “林均啊,听说你这几年在公司做的不错,老板很信任你。”

    林均埋头吃饭,闷闷道:“还好。”

    “这样吧,你看你弟弟也快要毕业了,你跟你们老板说说,让你弟弟也去你们公司给他当助理。”

    林均放下筷子,“他只是专科,也还没有拿到毕业证。”

    “毕业证毕业的时候就可以拿了,专科本科不都一样吗?

    你不是那么受到老板的重用,只要给他说说好话就行了,这对你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吧?”

    继母就像很多次对他指手画脚一样,只要是她吩咐的林均就一定要办到。

    要是林均不愿意,继母就会给林爸爸一个眼神,例如现在,她在桌子下踢了林均一脚。

    “小均,你看你现在也算是有出息了,你弟弟马上就要毕业,现在工作不好找,家里也没有其它关系。

    你看你就帮帮忙,让你们老板收了他,不过就是一个秘书而已,他身边还有很多吧。”

    “什么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唯独这件事不能,据我所知,他年年挂科,这样的成绩根本就拿不到毕业证。

    就算是拿了毕业证,我们公司挑选助理的条件也是重本以上,好多国外回来的研究生应聘都失败了。

    做我们这一行需要敏锐的观察力和执行力,首先就是业务知识得过关。

    弟弟学得不是金融,也不是和助理相关的专业,抱歉,这个忙我帮不上。”

    一听他不帮忙,继母猛地将手中的筷子往桌子上一拍,“你再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