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9章 晚安老婆-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519章 晚安老婆

    有了司厉霆的保证,顾锦对锦诺也就没有一开始那么担心了。

    毕竟在顾安南身边还有一个凯拉,她几十岁的人总不会像是顾安南那个傻子一样乱来。

    从她给司厉霆发的图片视频,以及认真询问一些锦诺的习性来看就知道她对锦诺很在乎。

    像是司厉霆说的那样,现在诺诺在她们那说不定还安全一些,毕竟自己和司厉霆都需要查明白真相。

    经过一番查证,司厉霆脸色不太好看。

    “爱丽丝偷偷离开了美国,我的人才发现。”

    “这么说来是她动的手?”

    “十有八九是,还有一个更不好的消息,她应该是和卡特联手了,卡特也消失了。”

    这两个棘手的人没想到居然最后会走到一起,对顾锦和司厉霆来说会产生巨大的威胁。

    “卡特和爱丽丝,厉霆哥哥,他们会不会对你的公司下手?”

    如果说爱丽丝是为了司厉霆,那么卡特则是为了史密斯家族,两人想要的东西完全不同。

    不过也正好如此,他们联手就可以各取所需。

    “公司一时半会儿他是没有办法的,我运筹帷幄一年,自然不会给他留下一点翻盘的机会。

    所以他才会从锦诺这里下手,为的就是用锦诺来威胁我,以此满足他的要求。”

    “没有了诺诺,咱们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连我们都不知道小姑姑和顾安南的事情,他们肯定也不会知道。

    现在我们只需要查出她们两人的下落就能够掌握主动权。”

    司厉霆一副斗志昂扬的样子,顾锦也有些激动,这两人竟然敢对她们的孩子下手,那就要付出同等的代价。

    “看来他们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到现在还想要妄想得到不属于他们的东西。”

    “我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后悔。”

    “厉霆哥哥,你可不许一个人偷偷的玩,这一次我要和你一起。”顾锦摆明了也不会轻易放过两人。

    动她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动司厉霆和儿子。

    “好,带你一起就是了。”

    “你知道他们两人最心爱的东西是什么?我很想要让他们也知道失去心爱的东西是怎样的感觉。”

    司厉霆认真思忖了一下,“爱丽丝心爱之物我不知道,不过卡特最重视的就是史密斯家族继承权。

    这个已经被我拿到手了,他手中还有一些股份,现在也是公司的副总裁,在一些大事上还是有一些可以决断的权利。”

    “那就……撤了他的副总如何?”顾锦笑眯眯道,“将他赶出史密斯公司,让他一无所有。”

    司厉霆没有否定,手摸着她的头,“怕是不太容易,毕竟他自己也是持股人。”

    “可最大的持股人是厉霆哥哥你呢。”顾锦知道他不会真的坐视不理。

    “不过为了我的两个宝贝,我尽力而为,就是要花点时间。”

    毕竟卡特在史密斯家族这么多年的时间,哪怕他现在已经是总裁,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开除卡特。

    当然这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司厉霆的爸爸太过善良。

    在他看来大家都是家人,如果不是到了绝境,他并不想司厉霆做出太没有良知的事情。

    当年的史密斯家族可是十分庞大,如今人丁稀少,如果可以,他希望一大家人都和睦相处。

    看在爸爸的份上,司厉霆上一次也只是拿了股份,之后也并没有做一些让卡特太过难堪的事情。

    这次锦诺没有受伤还好,要是真的有个什么,司厉霆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当然就算是诺诺没有受伤,他也会狠狠惩罚那两人。

    “需要我帮忙吗?”

    “老婆,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你应该好好休息,已经很晚了。”

    “我想再去看看茗哥哥,毕竟他是为了我们诺诺才受伤。”

    “放心吧,我咨询过医生了,他就头撞到方向盘昏迷,最多就是轻微的脑震荡,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顾锦无奈的瘪瘪嘴,“又是脑震荡?上一次他给我挡玻璃的时候就是轻微脑震荡,茗哥哥也太可怜了。”

    司厉霆将她拉上床,“比起他,我觉得我更可怜,我也受伤了,难道苏苏不想好好安慰安慰我?”

    顾锦无奈道:“哪个骨头受伤的人还有这么大力气的?好好好,我明天再去看就是了,不过这里是医院,我去旁边的看护床睡好了。”

    司厉霆一手将她搂得紧紧的,“才不要,咱们是夫妻,理所应当应该睡在一起的,你要是离开,我就下床乱走扯动伤口。”

    “你啊,司三岁。”顾锦只好顺从了他的意思,这个男人最擅长的就是对付她了。

    他不会伤害顾锦,却会做出一些伤害他自己的举动,这招比伤害顾锦还要厉害得多。

    明知道顾锦最心疼的人就是他,他却不会给顾锦一点点机会。

    “老婆,已经很晚了,你睡吧。”

    司厉霆关掉了灯,虽然是在医院,但两人相拥而眠,仍旧像是在家里一样温馨。

    有时候并不是需要家里有多好,而是相爱的人在一起,这里就是家。

    顾锦靠在他的肩膀上,“你说诺诺会不会不习惯而睡不着?”

    “真是个傻姑娘,诺诺那么小才不会有感觉呢,婴儿只需要吃饱睡,睡醒了吃就可以了。

    再说顾安南和你长得一样,也会让诺诺依赖她。”

    顾锦想着顾安南心中隐约还是有些担心,“厉霆哥哥,我害怕安南没带过孩子,万一诺诺一哭她心烦了,虐待我们诺诺怎么办?诺诺才那么小。”

    “诺诺到底还要叫她一声小姨,她应该不会那么残忍。”

    “你忘记了你妈咪和你小姨的事情了?她们也是双胞胎,可是你小姨变态到不仅要伤害你妈咪,还要伤害你。”

    “那样变态的人屈指可数,顾安南和她不一样,再说还有我姑姑在那边,姑姑拍了一个小视频。

    顾安南还抱着诺诺唱歌呢,看得出她很喜欢诺诺,你就放心,诺诺不会有事的,说不定还能替你解开顾安南的心结。”

    “希望如此吧,我也想早点知道我爸妈的消息。”

    “真相迟早都会大白,苏苏,你只要记得一件事,不管你的父母是否还健在。

    又或者是以什么理由不来找你,总之我永远都在你身边,你有我。”

    从她被苏家的人遗弃,司厉霆給了她阳光,从今以后她的世界也就只有一个他而已。

    “嗯。”

    “晚安,老婆。”司厉霆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夜已深,指针指向凌晨四点,医院潜入了一道鬼魅般的影子。

    顾安南好不容易和锦诺玩累将锦诺哄睡着,她换了身衣服悄悄来了医院。

    当时事情紧急,她只顾着将锦诺抱走,却忽略了昏迷的唐茗。

    那个男人没事吧?

    顾安南想来想去最后还是来了医院,打听到唐茗住的房间,这个点正是睡眠质量最好的时候。

    她轻手轻脚推开房门来到唐茗的床前,摘掉眼镜的男人安静沉睡着,比起醒着的时候安静了许多。

    每一次看他睡觉都觉得他像是一个与世无争的王子,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那么干净和纯粹。

    顾安南趴在他身边,不知不觉看入神。

    见他的皮肤细腻光泽,“一个大男人皮肤怎么这么好,是不是很有弹性?”

    这么想着她已经伸手去摸他的脸,伸出手戳了戳他的脸颊。

    软软的,滑滑的。

    突然那禁闭双眼的男人睁开了双眼,吓得顾安南身体一紧。

    “那个,我就是路过……”

    唐茗眼中干净得毫无瑕疵,“姐姐,你是谁啊?”

    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