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2章 竟然敢动我的命-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512章 竟然敢动我的命

    刺鼻的浓烟,刺耳的刹车声,还有男人虚弱的笑容。≦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苏苏,还好你没事。”

    顾锦猛的从梦中惊醒,鼻子里面是消毒水的味道,映入眼睛刺眼的白。

    “锦儿,你醒了。”

    “太太。”

    顾锦脑中回响着的就是之前车祸的景象,唐茗和小竹在床边。

    天空已经变成了黑色,一阵暖风吹动着床边的白色纱帘。

    一切都是那么和谐的景象。

    “厉霆哥哥?”顾锦如梦初醒问道。

    “你放心,三叔虽然受了伤,不过身体没有受到致命的危险。

    在你昏迷的这段时间中他已经做完手术,为了保险起见,现在他留在观察室观察情况。”

    “我去看看他。”顾锦扯开被子下床,全身上下疼痛不已,她虽然没有受伤,到底被碰到了一些。

    见到小竹抱着锦诺,顾锦将孩子抱在怀中,“诺诺。”

    锦诺在她怀中蹭来蹭去,顾锦还没有怎么哄他,他很快就趴在顾锦怀中睡了。

    “太太,还真是奇怪,本来下午小少爷准备要睡了,突然在我怀里大哭不止。

    没过多久就传来你们出车祸的消息,平时这个点他早就睡了,看来孩子和父母之间有着一种很特别的联系。”

    顾锦看着小小的锦诺,心中也是疼痛不已,如果那个时候她们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锦诺一个人该多可怜。

    “小竹,你把诺诺抱回家去,以后没有我的吩咐不许再抱他出来!”

    转眼间顾锦脸上的表情就变得严肃起来,和刚刚那个慈母判若两人。

    今天的车祸究竟是巧合还是人为?

    在经过来这么多磨难之后,她很难再将这一切和巧合联系起来。

    不管是什么,锦诺也要好好保护,她可没忘记,哪怕现在顾安南没有危险了,还有一个爱丽丝!

    防患于未然,她不会给任何人有机可趁的机会。

    “是,太太。”

    “茗哥哥,麻烦你送小竹回去,她坐你的车。”

    “好。”唐茗见顾锦这么冷漠的神色,也开始警惕起来。

    “既然你身体没事了就留在医院照顾三叔,我们明天再来看你。”

    “茗哥哥,拜托你了。”

    唐茗接过孩子,“不过是一件小事,放心,我会将他安全送回家。”

    “嗯。”

    顾锦看着目送着两人离开,拍了拍手,一个人从门外进来。

    “太太,抱歉,出车祸的时候我也没有办法阻止。”黑契十分自责,这种完全是不可控的因素。

    “这件事我不怪你,黑契,我昏迷的时候你应该去查了车祸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太太,我认为这件事是巧合,我黑了那段路的监控,两辆车都开得很快。

    那条路段车流量相比其它路段要小一点,毕竟是下班高峰期,穿插的车流量比较大。

    和你们对撞的车主似乎是要赶去出席他恩师的葬礼,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工薪族。

    在这次车祸中,对方十几万的车子和你们上千万的车子相撞,除了司先生,你们两人都没有受太重的伤害。

    对方就惨了,身体受到了重创,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

    我调查了他的背景,以及查看监控,这件事应该只是巧合。

    在发生车祸的时候我看到的太太你们的车子明显不太稳定,车速已经超过那段路的最高时速。

    后来更是偏离了轨道,压线行驶导致和对面的车子相撞。

    你们双方都有责任,对方毕竟也压线了。”

    “真的是巧合么?”顾锦喃喃问道,难道是她经历的事情太多,导致疑神疑鬼?

    “以我的经验来看是,当然太太要是持有怀疑,我已经将录像保存,一会儿你可以仔细研究。

    不过我想你现在想看的不是这些东西,而是司先生吧?”

    黑契虽然没有跟着她太久的时间,也知道了两人的感情有多深。

    这次发生车祸,从顾锦没有受一点伤就知道那个男人将她保护得有多好。

    “带我去。”

    “是,司太太。”

    顾锦跳下床,连鞋子都没有穿就急冲冲去了观察室。

    当时拨打120的时候,天知道她是有多恐惧,她害怕司厉霆再不会醒来。

    在车上的时候听到医生说司厉霆额头出血,极有可能是头部受伤。

    万一他醒来不记得自己了怎么办?上一次从马上跌下来自己不是失忆了吗?

    谁都不知道顾锦当时有多紧张和害怕,除了哭她实在没有办法。

    司厉霆听到了她的哭声,挣扎着清醒了一瞬,为的就是给她报一个平安,然后再次陷入昏迷之中。

    观察室外站着一人,穿着病服,头上裹着白纱。

    那人正是齐嫣然,她透过玻璃窗看向里面病床上躺着的男人。

    顾锦一眼也看到了司厉霆,他还没有醒过来,整个人陷入了昏睡之中。

    她的男人,她的命,现在就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如果她不出现的话,今天不会走那条路,也不会遇到那辆车。

    最关键的是这个女人将车子撞向了那辆车,是她,都是她造成的。

    齐嫣然还没有转身,就觉得自己背后有一股凉气袭来,顾锦没有穿鞋,所以是没有脚步声的。

    寒意越来越重,分明已经到了初夏,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像是身处寒冰之中?

    第六感很不好,她转过身来,看着那个朝着她走来的女人。

    因为顾锦双拳紧握,低着头,所以齐嫣然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她身上还穿着那条白色的长裙,长发柔顺的垂落,光着脚,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走来。

    齐嫣然看到顾锦心里就来气,她将司厉霆出事的原因都归咎在来顾锦身上。

    “是你这个贱人,都是你!如果你不出现的话厉霆哥哥还是我的厉霆哥哥。

    除了我之外不会再有女人能够接近他,是你抢了原本属于我的位置。”

    齐嫣然还想要说些什么,随着顾锦的接近,那股凉意越来越重,身上的汗毛每一根都竖了起来。

    该死的,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她不过就是一个贱人而已,自己怕什么?

    “我警告你,是你将厉霆哥哥害成这个样子,你要是识相的就早点离开……”

    顾锦已经在她身前站定,她垂着头,齐嫣然看到地上多了一颗水珠。

    她在哭?

    “你以为你哭就有用了?我跟你说,我可不吃你这套,你这种狐狸精的伎俩对我没用。”

    “说完了吗?”

    死一般的寂静中,她发出了冰冷的声音。

    冷,好冷。

    齐嫣然此刻已经很想要逃离,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种直觉,这个女人是她惹不起的。

    她吞了吞唾沫,勉强打起精神,“还没说完,三年前我要是不离开,根本就没有你的立足之地,厉霆哥哥真正喜欢的人是我。”

    “呵……你说……”

    那低垂着的头慢慢抬起,眼角挂着泪水,头却是机械的朝着旁边一歪,大大的眼睛死死盯着她。

    这么近的距离,她脸上挂着泪水嘴角却带着笑容的诡异表情,齐嫣然全身都在颤抖。

    好可怕的感觉。

    她的泪水不断,齐嫣然也看到她的蓝色双瞳里面没有美瞳,她的瞳孔就是蓝色的。

    怎么会这样?那自己在日本看到的黑瞳女人又是谁?

    顾锦的声音从牙齿里一字一句发出:“你说……他喜欢的人是你?”

    “是……啊!!!”

    齐嫣然还没有说出一句话,那立于她面前还在哭泣的女人突然一手抓住了她的头。

    一股强大的冲力袭来,她竟然按着自己的头砸到了玻璃上。

    天旋地转之间,齐嫣然听到女人犹如地狱魔鬼的声音传来。

    “你知道他对于我来说是什么?他是我的命!

    我可以不要一切,但我不能没有他,而你……竟然敢动我的命,那就去死吧!”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