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5章 满满都是你-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505章 满满都是你

    这一次,顾锦对着司厉霆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摧残”。

    虽然这种摧残对某人来说就是甜滋滋的甜品,恨不得多来几次,不过女上男下的姿势到底有些不带劲。

    “苏苏,现在你可以解开我了吧?”

    才一次结束顾锦趴在他的胸前喘着气,原来这么累的吗?

    顾锦能够感觉到某个男人此刻眼睛里面闪烁着一种名为欲望的光芒,她知道解开手铐以后今天她别想下床了!

    “不可以。”顾锦嘴角上扬,这一次都累得她气喘吁吁了,万一再对上他,今晚就等着被吃干抹净好了。

    “苏苏乖,我又不做什么,你难道要将我固定在这一晚上不成?”

    司厉霆从来没有和她尝试过这样的方式,刚刚那一次对他来说也是新颖的尝试。

    他现在就像是被点燃的炮仗,蓄势待发准备下一波的进攻。

    “厉霆哥哥不乖,当然要受罚的。”

    司厉霆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苏苏,刚刚动作太大,我手应该是被刮破皮了。”

    他这么一说,顾锦哪里还能坐得住,赶紧开灯起来。

    不开灯还好,当视线之中充斥着光芒之时,地上的情景让她看着就脸红心跳。

    司厉霆被她束缚在地上,浴袍散开,露出他勾人的身材。

    之前为了惩罚他,他的身体上有着一些被自己印下的痕迹。

    再看司厉霆,金色法丝润湿之后紧贴着脸颊,蔚蓝色的双瞳仿佛有水溢出。

    这样勾人的男人怪不得被那么多女人给包围。

    她不知道打量司厉霆的时候,司厉霆也在打量着她。

    顾锦身上的吊带裙吊带掉了一半,发丝凌乱,媚眼如丝,小脸也是粉扑扑的。

    当看到他的手腕都有血迹出来的时候,顾锦眼中明显闪过心疼的神色。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手都这样了。”

    她手忙脚乱的给他取下来,然后准备去找药箱。

    司厉霆一把将她拉回怀中,“苏苏,我记得你之前似乎说过你会很多姿势,可以好好配合我,要不今晚咱们再解锁几个姿势?”

    对上司厉霆的邪笑,顾锦脑子像是被棒槌给敲了一下。

    “那个……老公,我去给你拿药箱。”

    “想跑?哪有那么容易?难得老婆大人特地飞来陪我,这份恩情我自然该好好回报。”

    说着他将顾锦往床的方向抱去,偏偏他抱去的是套房的里间,里面有一架水床。

    顾锦身上的气焰顿消,“老公,你累了吧?要不咱们早点休息?”

    她缓缓朝着后面退去,每一个动作床就会水波荡漾,摇曳出旖旎的动静。

    两人的局势彻底颠倒,司厉霆嘴角上扬,俯身撑在了顾锦的身体两侧。

    “我一点都不累,甚至还想要大战五百回合,老婆大人不是说愿意配合我的么?难得今天诺诺不在,咱们就不要辜负这大好春光了。”

    顾锦欲哭无泪,还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哪知道司厉霆这么狡猾的。

    “呜呜呜,厉霆哥哥,不,老公,老公大人,我错了。”

    其实这两天她一直跟着司厉霆,司厉霆的表现可以打一百分了。

    要是其他男人说不定会生气她的行为,哪怕她是为了引顾安南出来,可她也算是一直在暗中监视司厉霆吧。

    之前还对他进行了灵魂拷问,这一切都是不信任的表现。

    司厉霆知道了真相也并没有责怪她什么,这一点又为司厉霆加分,顾锦则显得有些心虚了。

    “错了?老婆大人哪会错,错的只有我,肯定是我不够爱你,才会让你没有安全感,所以我打算今晚好好爱你,把以前的都补上。”

    顾锦欲哭无泪,“你的手受伤了。”

    “没关系,只是小伤口。”这会儿某人就不在意了,之前骗顾锦给他松开的时候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老公,我,我有点困。”

    “老婆不是说要陪我一晚上吗?时间还早起来嗨。”

    司厉霆将之前顾锦说过的话全都拿出来堵她,顾锦哭都没有地方哭。

    “嘤嘤嘤,三叔,我体质不太好,生了孩子大出血,你也知道的。”她一时情急,好久没有叫过的称呼都叫了出来。

    虽然还是三叔叫着顺口,但两人现在已经结为夫妻,也举行了订婚仪式。

    毕竟这个称呼会让人想歪,所以她特地换成了厉霆哥哥。

    不过在嫣然那么叫过之后,顾锦心中又有一些芥蒂,毕竟谁都希望自己叫自己另一半的时候有个专属称号。

    一声三叔将司厉霆又拉到了三年前,这个熟悉的称号彻底点燃了司厉霆内心的火焰。

    他手指轻抚着顾锦娇嫩细腻的脸颊,声音极为磁性道:“宝贝儿,你只要躺着就好,剩下交给我,不会太累的。”

    顾锦哭丧着一张脸,哪一次不是这样说,最后她累得连手指都没有力气抬起来。

    “老公……”

    “乖。”司厉霆以吻封缄。

    接下来就是一场漫长的体力消耗战,顾锦有了深刻的体会。

    男人不要乱撩,除非你能承担这个后果!

    情到浓时,顾锦被他含住了耳垂,灼热的呼吸在耳边响起。

    他一字一句道:“苏苏,对不起。”

    顾锦满头大汗,正沉浸在欢愉之中,有些错愣他这句话的意思。

    “为,为什么道歉?”

    司厉霆将她身体翻过来,四目相对,她听到他一字一句在耳边道:

    “我做得不够好,让你没有足够的安全感,但我真的很想告诉你。”

    他将她的手指放到他的胸口,“这里只有你,以前没有别人,以后也没有,满满都是你。”

    手中的皮肤细腻还带着薄汗,心脏在她手心跳动。

    不过一句话差点让顾锦泪目,“老公,你已经做得很好。”

    在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情况下,面对那些女人他没有丝毫越礼的动作。

    对于送上门来的女人绝大多数男人都无法做到拒绝,而他却很认真的拒绝。

    不管是一个父亲,还是一个丈夫,他肯定是满分。

    “不,还不够,只要苏苏对我有一点不放心,那都是我不够好,做的不够多。”

    顾锦对上他执着的眉眼,拉下他的头,在他唇边摩挲低喃:“傻瓜,你真的很好,很好很好……”

    主动迎上他的身体,让司厉霆彻底疯魔。

    “苏苏,我只想死在你身上。”

    正经不过三秒,上一秒他塑造出来的好气氛瞬间炸裂,顾锦哭笑不得。

    “你啊……”

    这一夜疯狂,司厉霆碍于她的身体,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碰过她了。

    夜深,顾锦依偎在他怀中熟睡,司厉霆替她清洗好身体才将她重新抱上床休息。

    抱着她的夜晚可以睡得特别香甜,如果第二天不是别人打扰的话,他会觉得更加完美。

    早上八点半,他房间的门铃作响。

    看着怀中的小人儿不悦的皱了皱眉,司厉霆轻轻摸了摸她的脸以示安抚,昨晚她太累了,想要她多睡一会儿。

    门铃继续作响,司厉霆很不爽,哪个不长眼的这么早扰人清梦!

    要是他自己的话这个点早就起来了,也不算早了。

    司厉霆披着浴袍起身来开门,打开就对上一张明媚的笑脸。

    当然此刻再怎么明媚的脸在他眼中都有些刺眼。

    嫣然很早就起床洗漱,光是挑选衣服都花了一个小时,精心准备好才来见他。

    好不容易知道他和他老婆关系不太好,她怎么都要把握时机。

    看到司厉霆脸上不悦的表情,她没想到向来早睡的男人居然还在睡觉。

    “早上好,厉霆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