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1章 你居然敢亲我-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501章 你居然敢亲我

    看着嫣然走进司厉霆的三米之内,顾锦身上的火焰蹭蹭往上涨。

    就连一旁的黑契看着都不忍心,“那个……太太你要是紧张的话要不然现在出去?”

    “谁说我紧张了?我明明很淡定,不过就是一个女人而已,有什么好紧张的?”

    顾锦又喝了一口红酒压压惊,黑契看着她手中那玻璃杯,生怕她再用点力玻璃杯就碎了。

    这样都不算紧张的话那么他都不知道什么才算是紧张了。

    嫣然比起过去成长了太多,脸上的神情也都不那么稚嫩。

    “厉霆哥哥,听说你结婚了。”

    这是她最懊恼的事情,如果家人不让自己出国留学,怎么可能会有别人可趁之机?

    “是结婚了,孩子都两个月了,嫣然,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司厉霆并无其他表情,就像是一个大哥哥般询问道。

    顾锦一口气将玻璃酒杯里面的红酒一口喝完,“和她有那么熟嘛?过得好不好关你什么事?”

    黑契听到顾锦的自言自语,忍不住笑了笑。

    司厉霆脸上的表情很正常,只是对普通的朋友问好而已,但是落在顾锦眼中,就好像司厉霆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样。

    不怪她会有这样的想法,打从她才认识司厉霆的时候那人就不近女色,后来和她在一起之后更不会用这样的语气和别人说话。

    顾锦咬着唇,果然嫣然在他心中是不同的么?

    “不好。”嫣然直接摇头,“这几年一直都被家人逼着学习,一点自由都没有,快成了机器。”

    “多学习一点知识不是什么坏事。”

    司厉霆才说了两句话顾锦就快气疯了!

    而司厉霆此刻也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寒意朝着他涌来,这寒意是什么地方来的?

    在黑契生怕顾锦手中的杯子被她捏碎之时,一道明媚的身影出现,而唐茗的眼睛也因为这道身影的出现亮了亮。

    顾安南身穿一套黑色晚礼服,气场全开的朝着司厉霆走来。

    “哈,被我抓住了吧。”她一幅好玩的样子,还以为司厉霆背着顾锦在搭讪别人。

    嫣然看到顾安南的出现,还以为她是顾锦,立刻变得像是一只猫一样警惕,全身毛都快炸起来了。

    这是顾锦第一次近距离的看着顾安南,当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出现,你会觉得这是很神奇的一件事。

    比起嫣然来说,顾安南的出现就显得那么可爱了。

    司厉霆冷眼扫了她一眼,“不关你的事。”

    嫣然有些诧异,都说司厉霆是宠妻狂魔,原来传言也不尽为真,他们夫妻感情也是假的。

    想到这里她心情高兴了很多,她就知道司厉霆终究是司厉霆,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女人而改变自己呢?

    “怎么不关我的事,这个女人是谁?”顾安南的眼神带着一抹狡黠,仿佛抓住了司厉霆的小辫子。

    嫣然却是误会成她在吃自己的醋,司厉霆最讨厌胡搅蛮缠的女人了。

    果然下一秒司厉霆的眉头就皱了皱,“说了和你无关。”

    “哼,你这个大猪蹄子……”顾安南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见唐茗朝着她走来。

    见到唐茗出现,顾安南第一反应就是逃跑。

    她自己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为什么要逃走?

    唐茗眼中掠过一抹失望之色,难道对女孩子真的要像三叔那样么?

    顾锦看了一眼夺门而出的顾安南,朝着一旁的黑契道:“开始行动。”

    “是。”

    司厉霆看到落荒而逃的顾安南,眼神掠过一抹复杂之色。

    突然间他的视线中出现一抹米白色礼服的人影,是苏苏么?

    哪怕只有一个背影,他的心情也激动了一下。

    “厉霆哥哥,你再看什么?”嫣然以为他在看顾安南,连忙问道。

    “没什么。”他收回视线,大概是自己看花眼了,宝贝儿还在家带孩子,她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嫣然继续问道:“厉霆哥哥,她就是你老婆嘛?”

    “当然不是。”司厉霆想也没想的回答道,他的老婆是顾锦。

    显然他的回答让嫣然误会,嫣然还以为他根本就不承认这一桩婚事,压根就不知道那人和顾锦是两个人。

    “厉霆哥哥,这么久没见,我们坐下来喝几杯好吗?”

    “女孩子家家少喝酒,对身体不太好,我还有点事,你自便。”

    虽然觉得是自己看错了,不过司厉霆心中还是放心不下,如果真的是苏苏呢?

    哪怕他在看到和顾锦长得一模一样的顾安南之时心里也都没有什么感觉,这次可是看到了一个陌生人。

    司厉霆追了出去,嫣然托着酒杯,这次回来未必是一件坏事,至少她发现了一件事,司厉霆根本就不喜欢那个女人。

    刚刚他看向那个女人的眼神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爱意,只有不耐烦。

    会不会两人的婚事有一些原因呢?嫣然将酒杯中的酒液一口喝下。

    厉霆哥哥,我已经错过了你一次,再不会错过你第二次了。

    此刻的顾安南被唐茗追到了花园之中,“大哥,我不过就是睡了你一晚,你不是要我负责吧?”

    尽管昨晚两人什么都没有发生实质性的事情。

    唐茗越发觉得这个丫头有些趣,“如果我就要你负责呢?”

    顾安南打开自己手包,从里面拿了一个硬币出来,这个硬币并不是普通的钱,而是一颗水晶雕刻成硬币的模样。

    “得,睡你一晚,这是报酬,你我两清。”

    “那可不行,你抱着我睡了一夜,我胳膊到现在都很麻。”

    “你究竟想要我怎么做?”顾安南都快气死了,自己这是捅了马蜂窝么?惹上这么一个难缠的男人。

    唐茗微笑着上前一步,“别动。”

    “你干什么?”顾安南眨吧着大眼睛盯着站在她面前的男人。

    “不干什么。”唐茗笑眯眯在她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

    下一秒顾安南便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咪嗖地一下跳开三米远。

    “你你你……”她颤抖着手指指着唐茗,“你居然敢亲我。”

    分明叫嚷得比谁都厉害的女人,这一刻却像个孩子一样大惊小怪。

    唐茗觉得自己猜得不错,这个丫头别说没有经历过人事,就连亲吻都没有过。

    他很庆幸昨晚没有真的动了她,也许她比想象中还要好一些。

    “现在我们就两清了。”他谦和温柔的看着她,顾安南被他这样的目光看得有些发怵。

    心里有些不规律的跳动起来,她结结巴巴看着他道:“两清了就好,那你不许再,再缠着我。”

    顾安南朝着前面走了三步,继而又像是不放心似的回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站在原地没有动,这才像是猫飞一般窜走。

    唐茗轻笑一声,“真可爱。”

    顾安南心不在焉,满脑子里面全部都想着刚刚唐茗对她微笑的样子。

    就是个妖孽。

    想得入神,她的眼前一黑,身体被一个麻袋给套得严严实实。

    “谁敢偷袭我?”顾安南怒道,这些人是不是不长眼睛敢动她?

    都怪那该死的妖孽,干嘛对她那样笑,要不是这样她才不会失去了理智被人抓住。

    身体在一阵颠簸之中停了下来,顾安南维持着淡定,准备伺机而动。

    “太太。”她听到有陌生男人的声音,太太?哪个太太?

    “我警告你,不管你是谁,敢动我一分,我都不会放过你!”

    “是么?”耳畔响起一道含笑的女声,下一秒她头上的麻袋被解开。

    一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出现在眼前,两人犹如照镜子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