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5章 天雷和地火-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495章 天雷和地火

    东京国际机场。

    顾锦下了飞机,这还是她第一次到日本,黑契跟在她身边。

    才刚下飞机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司厉霆的电话。

    他比自己先到,估计没有打通自己电话有些担心吧。

    “苏苏,你在哪?”接到他的电话顾锦就听到司厉霆略带紧张的声音。

    为了不打草惊蛇,也害怕被司厉霆担心,顾锦只好撒谎,“我刚刚在公司开会关了一会儿机,厉霆哥哥你到了吗?”

    “到了一个多小时,打你手机打不通,小竹说你去了公司,我估计也是在开会。”

    “放心吧厉霆哥哥,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不会出事的,之前是没有防备,现在有了防备就不会给人有机可趁的机会。”

    顾锦在司厉霆面前嗓音永远都是温温柔柔十分柔和的样子。

    相比在飞机上那个顽劣的女人,司厉霆更喜欢顾锦这种软软糯糯的性子。

    “苏苏,在飞机上我见到了一个人。”司厉霆并没有打算隐瞒什么。

    就算那女人长着一张和顾锦一模一样的脸,还嚷着要爬上他的床,他并无一点心动,而是满脑子都想着要保护顾锦。

    “是她出现了?”顾锦就知道自己没有猜错,那个女人果然是想要将自己取而代之。

    司厉霆一和自己分开,她的目标就转移到了司厉霆身上。

    “是,我看到她了。”司厉霆将在飞机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都告诉给了顾锦。

    只是把她那些露骨的话归纳得更加简单一些。

    明明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想着另外一个女人接近司厉霆的样子,顾锦咬着唇眼中有些不悦。

    “别人赶着要嫁给你,你别说你没动心?”

    哪怕是经历过生死的伴侣,其她女人顾锦不会放在眼里,偏偏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样。

    从司厉霆的叙述来看就知道她是一个很有性格的女人,男人难道不会心动和觉得新鲜?

    听出顾锦声音中的醋味,司厉霆轻笑一声:“我家宝贝儿是在吃醋吗?”

    “你还笑。”顾锦小女人一般在原地跺了跺脚,一旁的黑契看了一眼就赶紧移开了视线。

    这样的女人恐怕没有男人不会好好捧着的,那小女人的媚态连自己这种清心寡欲的单身狗骨头都要酥了。

    传闻中司厉霆是不折不扣的宠妻狂魔,换做自己也会好好宠着吧。

    她和那些矫揉造作的女人不同,身上有着一种天然的魅意,当然在自己面前她则是一直高冷的形象。

    如果说在外面她是一朵带刺的蔷薇,那么此刻在心爱的男人面前则是一个受宠的小公主。

    不会让人觉得厌烦,反而只想要顺着她,宠着她,不忍让她眉心有一点点褶皱。

    司厉霆听到自家老婆有些发火了,这才赶紧过来熄火。

    “苏苏,我如果对她有兴趣难道不是隐瞒你,为什么要将所有事情都告诉你?”

    “……”

    “孩子她妈,我都恨不得死在你身上,你还担心我对别人有意思?”

    司厉霆这句话说得让顾锦面红耳赤,一声娇嗔传来:“胡说八道什么。”

    “光是一个苏苏我就吃不消了,我哪有心思肖想别人?那样身体会透支的。”

    司厉霆半开玩笑的调侃,他的体力那么好,哪里会有什么透支的现象。

    顾锦嘟着嘴还是不依不饶,“那你不许多看她,不许和她有任何亲密接触,不许……”

    “遵命,老婆大人。”

    “我不在你身边,一定要按时吃饭。”

    听到他暖心的话语,顾锦几次都差点忍不住告诉他自己来了日本。

    想到那个女人就在司厉霆身边,如果自己冒然出现很有可能打破她的计划。

    她已经掌握了主动权,那么这一次该自己来掌握了。

    “好,苏苏,才分开几个小时,我就开始想你了。”司厉霆轻声道了一声,没有再开玩笑。

    “想你,想诺诺。”

    顾锦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老婆,好好照顾自己。”

    两人挂了电话,顾锦瞬间收起了自己脸上贤妻良母的表情,取而代之的则是冷漠。

    “目标人物已经出现,我需要你找到她的下落。”

    “是,司太太。”

    顾锦悄然入住了司厉霆下榻的酒店,原来在暗中的感觉这么好,神秘而又刺激。

    怪不得顾安南会寄那些东西,也有一些恶作剧的意味。

    酒店是日式风情,环境优美,如果不带着任务来顾锦倒是想要好好放松一下。

    她打开电脑,查看这次的贸易会有哪些公司参加。

    她的分公司本来也是收到邀请函的,当时她并没有想来的意思,当了妈妈以后她更多是想要和诺诺在一起。

    要不是觉察出顾安南的用意,她也不会特地飞过来。

    黑契很快就回来了,“司太太,如你所料,那位顾小姐就住在……司先生的隔壁,而且……两个房间之中就隔着一堵墙。”

    顾锦手指紧了紧,就算知道司厉霆不太可能会劈腿,但一想到有一只财狼虎豹虎视眈眈的盯着他,顾锦心里还是不舒服。

    黑契着重介绍这堵墙,很显然这堵墙不会太高。

    她咬牙切齿道:“人能翻过去?”

    “是的,如果想翻的话就能。”

    “顾安南的身份你查出来没有?”

    “暂时还没有,通过太太你给出的消息,我查到此次顾安南是代表新加坡的一个公司出场,那个公司我已经让人接着去查了,相信很快就有答案。”

    之前顾安南在暗中顾锦找不到任何头绪,现在她现身那就未必了。

    只要人活在这个世上就会有痕迹。

    顾锦不动声色的查着,绝对不会冒然动手。

    “好。”

    “那个……太太你如果不放心的话要不要换个房间,司先生隔壁的房间空着,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换。”

    “不用,要是隔得太近会打草惊蛇,在还没有足够的把握之前我不能出手。”

    “那太太我就继续打探消息了。”

    “去吧。”

    空寂的房间中,顾锦身穿和服喝着清茶盘腿而坐,一阵风吹来,庭院中的竹叶飒飒作响。

    阳光穿过竹叶洒落在院中,六月的天气本就是微风和煦,最好的时节。

    这样的美景会带给人好心情,但是顾锦却丝毫都感觉不到愉悦,而是满心煎熬着。

    深爱的人就在同一个酒店,她却暂时不能出去相见,想着顾安南时时刻刻都在打司厉霆的主意,她有些坐立不安。

    顾锦叹了口气,这次过来她不是来作孽的么,还好有黑契在,如果真的出什么事情她也能清楚。

    此刻在房间中的司厉霆也没有做其它事,随手拿过酒店的写字板随意在上面写写画画。

    画面中一个漂亮的女人抱着可爱的孩子,他嘴角牵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即便是和母子分开,他也要用这样的方式和她们在一起。

    过几天回去锦诺会不会又长大一些了?孩子每天都长得很快,每隔几天就会发生一点变化。

    司厉霆耐心的记录他的成长变化,等待着将来他长大后给他看,他的妈咪有多爱他。

    画得正开心门铃响起,司厉霆放下笔起身开门。

    门外站着身穿制服的顾安南,“哈喽,先生你的午餐。”

    司厉霆挑眉,“不请自来,很好。”

    顾安南笑容灿烂,“司大总裁,爱妻不在身边,不如我们天雷和地火勾动一下?”

    司厉霆一把拽起她的手,敲响了她旁边的门。

    “喂,你要带我去哪?去你房间就好了。”

    唐茗一开门就被人塞了一个女人进来,司厉霆清冷的声音传来:“给我驯老实了问点话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