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4章 收了那只妖-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494章 收了那只妖

    一个毫无线索的人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还是这样大张旗鼓,唐茗和司厉霆都有些震惊。

    “我是谁?”女人歪着头看他,“你猜。”

    她的性格和顾锦完全是天壤之别,司厉霆也不会见她自动带入到顾锦的身上。

    “不管你是谁,你有什么目的,今天你都走不了!”

    司厉霆伸手朝着女人袭去,女人笑了笑:“你信不信我马上叫非礼?”

    “……”

    完全就是一个棘手的货,在飞机上她料定司厉霆不能将她怎么样,所以才敢大摇大摆的出现。

    “怎么?不敢动我了?”女人笑了笑,像是一只顽皮的猫。

    司厉霆满脸寒意的看着她,“骷髅头是你寄的?”

    “对啊,我好心好意寄礼物恭喜你们喜得贵子,你怎么用这种表情看着我?”

    “玻璃的事也是你做的?”

    “我是不是做得很好?差一点你老婆就死了呢。”

    她笑颜如花的看着司厉霆,分明是说着最恶毒的话,可是她脸上的表情却仿佛是在说中午的午餐很不错一样。

    司厉霆无法容忍她将那样的字眼放在顾锦身上,伸手就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

    “三叔……”唐茗见状赶紧开口提醒。

    头等舱里面就只有他们三人,以及唐茗的助理,但这个女人要真是在这里出事会很麻烦。

    况且她能这样毫不遮掩的出现早就想好了全身而退的办法。

    被扼住了咽喉的女人没有一点痛苦之色,甚至嘴角的笑容变得更大。

    “她要是死了,我把我自己赔给你怎么样?反正我两长得一样,对你来说不会吃亏吧。”

    想了想她又补充道:“不止不会吃亏,你还会赚呢,我们长相虽然一样,身体可是不同,你能上两个女人,难道不该感谢我?”

    一个女人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丝毫不自在的表情,很显然她的思路异于常人。

    “我爱的人只有她。”司厉霆无比肯定道,这种爱无关于长相,而是他就喜欢顾锦。

    “呵呵,爱……我倒要看看你们所谓的爱情有多坚定?男人不都是下半身动物。”

    她说得十分轻蔑,“我就要顾锦死。”

    “你敢。”司厉霆手指一点点收紧。

    “你再收紧一点,我马上呼叫空姐你性骚扰我,司大总裁不想要吃官司吧?

    要是被你的爱妻看到了会不会伤心呢?”

    分明是和顾锦一样的脸,一个让他爱之入骨,这一个却让他恨不得亲手结束了她的性命。

    “司先生,要不你考虑一下我,床上的姿势我都可以配合。”

    于是在接下来的三个多小时之中,女人对司厉霆产生了长达几个小时的骚扰。

    唐茗都听傻了,这个女人刷新了他对女人的看法和想象。

    就没有她不能说的,一个女人说话比男人还要露骨,还好头等舱没有其他人,不然还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

    这人真的是杀人凶手吗?为什么他却觉得她有些可爱呢?

    从头到尾女人都在热情的推销自己。

    直到飞机落地,司厉霆才摘下了耳机。

    机舱门打开,女人娇俏一笑:“司厉霆,记住我,我叫顾安南,我们会再见的哦。”

    说完她像是一只猫飞快窜出了机舱,身形快得像是一阵风!

    司厉霆本就打算在下机前抓住她,看着她逃离,他就要起身抓住她。

    不知道自己的安全带什么时候被那个女人给缠在了一起!

    该死的,肯定是她疯狂在自己耳边说着那些露骨话的时候。

    司厉霆都快被气得七窍生烟,这女人怎么如此不按照常理出牌?

    唐茗过来替他解开安全带,“三叔,你没事吧?”

    “我像是有事的样子?”他都快气死了。

    那人说她叫顾安南,这就说明她是顾锦的亲姐妹。

    苏苏像是小天使,那她就是恶魔!一个不折不扣的小恶魔。

    “三叔,我倒是觉得这个丫头挺可爱的。”

    “可爱?你忘记你额头上的伤疤是拜谁所赐?要是再偏差一点,你的头都会被玻璃给砸碎。”

    司厉霆在他耳边凉飕飕的提醒着,唐茗从前就喜欢顾锦,这个女人长着一张和顾锦一样的脸,难保唐茗不会动心。

    一样的脸却未必一样的心善,顾安南比起顾锦要狠多了,他想提醒唐茗不要被那张脸给蒙蔽。

    “三叔,我心里有数。”唐茗的眼中摆明多了一些趣味。

    司厉霆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唐茗要是能将那个妖孽收服,那顾锦的身世也就能慢慢知道了。

    “有数就行,走吧。”

    顾安南一定会再出现的,这一点司厉霆很笃定。

    在之前那几个小时之中,虽然顾安南不肯暴露自己的身份,不过司厉霆倒是也看清楚了一些东西。

    顾安南更多的像是孩子对玩具的占有欲,而非她真的对顾锦有什么深仇大恨。

    她口口声声说要爬上自己的床,但她的眼中并无对自己的爱意。

    司厉霆是个察言观色的高手,任何人只要一接触他就能分析出那人的人物性格。

    可以确定一点,顾安南的背景很不寻常,杀人对她来说并不是一件新鲜的事情。

    在顾锦之前她杀过其他人,但是她却拥有一双很干净的眼睛。

    一个十分矛盾的人,分明是应该坠落到黑暗中的女人,她为什么有那么干净的眼睛?

    唐茗要是能说服她,顾锦的安全就能得以保证。

    司厉霆大致可以判断,顾安南就像是一个争宠的孩子,看到姐妹有一个玩具她没有,她就要抢到手。

    当然并不是因为她很喜欢这个玩具,而是她没有,自己就是那件玩具。

    她要杀顾锦也并非是顾锦得罪了她,更多的也是心理问题。

    看来这趟日本之行倒也不是没有收获。

    司厉霆和唐茗落脚在同一个酒店,两人结伴而行,一路上谈着生意。

    之前唐茗救了顾锦,司厉霆便拿出上百亿的生意和唐茗谈,导致唐茗有些受宠若惊。

    “三叔,其实就算没有这层关系我也会救锦儿的,你真的不用这样。”

    面对司厉霆突如其来的好意,唐茗一点都不习惯。

    他对司厉霆最大的印象还是当初他为了逼迫自己和苏锦溪离婚,不顾一切要在自己的项目旁边建火葬场。

    如今他伸手就要给自己百亿大项目,唐茗当然不习惯了。

    “唐鄀有母家支持,这几年唐氏集团在你手中发展的不错,不过他随时都可以将你取而代之。

    你确定不需要这个项目稳固?这个项目做成,你的公司市值又要上升。”

    “三叔,虽然你不是我唐家的人,但老爷子心里始终留着一份你的位置,我知道他给你留了一些股份。”

    “我不需要,过去不需要,现在也不需要,以前你和唐鄀怎么斗我不关心,以后我会帮你。”

    一句帮你就代表了唐茗的地位。

    唐茗突然有一种感觉,成是因为顾锦,不成也是因为顾锦,还好当初他及时收手,否则现在一无所有的人就是他了。

    “你不必觉得心里不安,这个项目不给你我也要给别人,股份我拿来没有用。

    说起来老爷子对我够好,教了我很多东西,这就够了,我已经从唐家拿到最珍贵的东西。

    至于其他的,我想应该物归原主,你是唐家的血脉,股份本来就是你的。”

    难得司厉霆会静下心来心平气和同他说这一堆话,司厉霆真的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

    唐茗显然已经成为他的朋友,他会真心诚意提携唐茗,帮助他将唐氏集团带领到一个很高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