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2章 妻子的模样-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492章 妻子的模样

    突然多了一个双胞胎姐妹出来,顾锦心中很复杂,欣喜之中又多了一些失望。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她们是一母同生的亲姐妹,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杀自己呢?

    想来想去都觉得是当年妈妈将她丢给苏家有关系,她的身世之谜慢慢开始揭晓。

    唐茗遇袭至少多了一条线索出来,司厉霆当即便吩咐让人去查顾锦的身世,也许真相很快就会大白。

    而顾锦则是回家第一件事给顾南沧打了一通电话,“哥。”

    “在呢,人我已经安排好了,已经赶往过国内。”顾南沧办事效率极快,这么快已经找到了雇佣兵过来。

    “哥,我想说的不是这件事,今天茗哥哥遇袭遇上一个女人,那个女人长着一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

    “什么!”顾南沧也是满脸的不可置信,“是整容的吗?”

    “不是整容,极有可能是我的双胞胎姐妹,如果当年妈妈生的不是我一个,而是一对呢?”

    顾南沧想到还有一个和顾锦长得一模一样的小丫头,他有些激动。

    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如果你真的有一个姐妹,那么她为什么要杀你?”

    “我也很想知道这一点,应该是和咱们的身世有关系,哥,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咱爸究竟是谁?”

    顾南沧声音也软了很多,“我怎么不想知道,这些年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他的下落,可是他实在太神秘,我根本就不知道他是谁。”

    “她在攻击我,很显然是知道我的身份,那么极有可能她是跟着爸爸,或者妈妈身边的。

    找到她,也许就能找到我们的父母!”顾锦有些激动道。

    “可是锦儿你不要忘记了一件事,这么多年来我们的父母从来就没有管过我们,这里面一定有很重要的原因。”

    顾锦眼中的光亮渐渐散去,“是啊,没有一个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妈妈如果还活着,她不来见我们,肯定有她的苦衷。”

    “总之你自己小心一点,就算她是你的姐妹,你也不要忘记了她想要杀你。

    你们从小没有在一起长大,除了身体里面流的血液是一样的,其它的和陌生人没什么两样。

    如果你是一只猫,那她就是一只凶残的野兽,随时随地等着撕破你的喉咙。”

    顾锦点点头,“哥,这一点我知道。”

    挂断电话,顾锦摇晃着摇篮中的锦诺,“诺诺,你还有一个姨姨,她和妈咪一样。”

    司厉霆从门外走进,每天最暖心的就是看到他的两个宝贝在一起。

    “苏苏,很晚了。”

    顾锦看了一眼外面漆黑的夜色,“是挺晚的了,睡吧厉霆哥哥。”

    司厉霆轻轻拥着她的身体,两人都没有睡意。

    “那人暂时是你的敌人,你不要放松警惕,她是想要你命的。”

    现在就算是有了一点线索,丝毫改变不了之前她所做的那些事情,玻璃的碎片清楚印刻在司厉霆的大脑深处。

    他没有顾锦那么感性,有时候他理性得犹如一块石头,别说是顾锦的姐妹,就算是顾锦的亲生父母,他也不会任由她们逍遥法外。

    “嗯,我知道。”

    “宝贝睡吧,有我在。”司厉霆揉了揉她的头,和过去不同,现在她有了他这个依靠。

    梦里顾锦睡得并不踏实,她梦到了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女人。

    她站在水面,水中那个倒影缓缓开口:“你今天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我要拿回一切。”

    “你是谁?”

    水中的倒影又消失在了水里。

    这一夜她都没有睡好,她梦到有个人彻底取代了她,那人抱着自己的锦诺,依偎在司厉霆身边。

    而自己仿佛被关在一个盒子里,她拼命的叫着他,却没有等到他的回应。

    天亮,司厉霆看到脸色不好看的顾锦,“没睡好?”

    昨晚他明显感觉到顾锦一直在挣扎之中,显然是做了噩梦。

    “做了一个噩梦。”顾锦将头埋在他怀中,“厉霆哥哥,如果真的有一个人和我一模一样,你会不会认错,把她当成我?”

    “傻瓜,就算脸长得一样,但眼神是不同的,这一点连唐茗都知道,你觉得我会把我朝夕相处的老婆认错?”

    顾锦心中有些不安,那张卡片上说过,要拿回一切,那是不是也代表有司厉霆?

    “别胡思乱想了,就算你们是孪生姐妹,你们长得一模一样,她终究不是你,我的苏苏是世上独一无二的。”

    顾锦被他这句话给逗乐,“嗯,你也是我心中独一无二的存在。”

    “苏苏,在家陪着诺诺,其它事情就交给我。”

    “嗯。”

    顾锦还不知道那个变态姐妹是想要做些什么,万一她趁着自己不在家,直接进来抱走锦诺呢?这才是防不胜防。

    接下来的日子那人消停了很多,喧嚣的大海重新恢复了平静。

    但顾锦很清楚,她绝对不会这么善罢甘休,也许她只是在等待着机会,一个可以将自己一网打尽的机会。

    司厉霆将帝凰遗留下来的所有问题都解决了,但是要去日本开一个重要的会议。

    这是亚洲地区重要的贸易会,亚洲的一些集团总裁都会出席,他也不例外。

    “苏苏,我得出差几天。”

    司厉霆陪着顾锦已经占据了很长的时间,他毕竟身上还有着自己的责任。

    “好的,去几天?”

    “三到五天,看情况,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回来,我的意思是想你和诺诺陪我一起。”

    经历了之前的事情,司厉霆一点都不想要和顾锦分开,生怕自己前脚一走,后脚顾锦又遇上麻烦。

    “厉霆哥哥,我总不可能一辈子像是小尾巴一样跟着你,这几天分公司的事情很多,我怕是走不开。”

    顾锦虽然没有去公司,每天都是在家里办公的。

    “锦诺太小也不适合跑来跑去,你在家呆着也好,我会加派人手,你自己小心一点。”

    “好。”

    顾锦放下锦诺,“我给你收拾一下行李。”

    司厉霆抱着锦诺玩,“诺诺宝贝,爹地要离开几天,你在家要乖乖的。”

    顾锦一边将他的衣服拿出来熨烫整齐,一边回头道:“诺诺才这么小,哪里听得懂。”

    “怎么听不懂,他只是不会说话而已,苏苏,咱们的儿子可聪明了。”

    顾锦轻笑一声,“是是是,你的基因当然聪明,那我就给你准备五套衣服?”

    “老婆你看着办就好。”司厉霆放下锦诺,从顾锦身后环抱着她。

    以前这些都是助理给他做,现在换成了顾锦,总觉得会多了一些温度。

    “别闹,一会儿烫着你了。”顾锦拿着熨烫机娇嗔道。

    “烫着最好,我就有理由不去,专心在家陪老婆孩子了。”

    “你啊……真不知道在外面怎么装出来那么高冷的,分明就是一个无赖。”

    “这辈子我也只无赖你一人而已,苏苏,你知道我现在最大的梦想是什么?”

    “嗯?”

    “退休,退休了就能安安心心的陪着你,哪也不去了。”

    顾锦哭笑不得,一个在事业黄金期的男人居然最大的梦想是退休。

    “诺诺是个小孩子,你就是个大孩子,哪能这么任性的?

    去洗澡,明天早上的飞机起得早。”

    “一起洗。”

    “又闹我了,亲爱的老公大人,我还要给你准备出行的行李,你可是代表着帝凰,得注意形象。”

    司厉霆看着身穿真丝睡裙,长发披肩,脸上溢着温柔的女人。

    “不错,是有一些当妻子的模样,不像当初在我身下哭唧唧的小丫头了。”

    想到那时,顾锦瞪了他一眼,没羞没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