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0章 想做什么-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050章 想做什么

    每次司厉霆叫自己小苏苏的时候都没带好意。

    简昀没有错过司厉霆嘴角的那抹笑容,那样的笑容似乎在证明着他和苏锦溪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溪儿,你和这位先生的关系是……”

    苏锦溪心中一紧,不知道司厉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是说自己和他是同床共枕的关系,还是和唐茗无名无实的关系。

    不管是哪种关系在这样的场合她都不好意思说出来。

    唐茗请她只是为了搪塞家人,可不是让她以唐太太的身份到处招摇撞骗。

    苏锦溪舔了舔唇,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在隔壁听得清楚的唐茗莫名的希望苏锦溪能够将他和苏锦溪的关系说出来。

    就连嫣然也朝着苏锦溪有敌意的看来,“厉霆哥哥,她和你究竟是什么关系?”

    “溪儿,你们的关系让你很为难说出口?”简昀那晚上就觉得不对劲。

    这人见到苏锦溪受伤,那种骇人冷然的气息现在让他想起来都觉得十分可怖。

    他抱着苏锦溪扬长而去,却断了那些伤害苏锦溪之人的手脚。

    哪怕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来头,简昀也知道他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我们是……”苏锦溪吞吞吐吐,她看着那身穿黑色蕾丝裙的嫣然,才认识司厉霆的时候那人就说过他喜欢黑色。

    在酒吧他们在一起,今天又在一起,她的心隐隐有些不舒服,差一点脱口而出她是司厉霆的女人。

    在她快要将那个答案脱口而出的时候,司厉霆轻松开口:“我是她三叔,除了亲戚关系还有什么?你们是在约会吗?”

    他这样轻松的调调倒是让之前那些心中一紧的人都松了口气,也是,就是亲戚关系而已,还能有什么?

    简昀洒脱回答:“我们是在约会,准确的说是我在追求溪儿。”

    司厉霆在桌子下的手紧紧握住了苏锦溪的手。

    表面上云淡风轻,其实内心早就起了显然大波。

    “那我家小苏苏答应了?”他仿佛是长辈般的眼神看着苏锦溪,只有苏锦溪看到了他眼中藏着的滔天怒火。

    她觉得自己现在要是说答应的字眼,司厉霆非得活生生扭断她的手不成。

    之前他的冷漠,苏锦溪以为他真的将自己当成玩物一样,腻了就扔掉。

    他现在捏自己有多疼就证明他有多愤怒,手中生疼一片,她的心莫名变得轻松起来,好似所有的阴霾都在这一瞬驱散。

    简昀以及唐茗都在等着苏锦溪的回答。

    苏锦溪从司厉霆身上转移开视线,一字一句道:“简昀对不起,我暂时不能答应你。”

    她的这句话同时让几人都松了口气,唐茗重新拿起了刀叉看向白小雨,“愣着干什么,凉了就不好吃了。”

    白小雨一脸委屈的看着他,刚刚凶自己的人是他,让自己吃饭的人还是他,这么觉得他变了呢?

    简昀的脸上有些失望,“为什么?”

    一旁的嫣然倒是抢先回答:“这还不简单,女人拒绝你要么是心有所属,要么把你当备胎咯。”

    简昀脸色更难看了,苏锦溪也没想要在别人面前来分享她的感情经历。

    连她自己都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了,简昀给她表白她应该开心才是,怎么会拒绝呢?

    “我……我暂时不想谈恋爱,对不起简昀。”

    “没关系,我可以等你。”

    简昀想到之前苏锦溪没日没夜的去做兼职赚钱,她本身就是一个很勤奋的人。

    也许是因为她才第一天上班,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自己可以给她时间。

    嫣然懒得插手别人的事情,而是朝着司厉霆看来,“厉霆哥哥,我们还是别打扰别人谈情说爱了,我们去那边坐吧。”

    “不用,就在这坐,难得遇见熟人。”

    嫣然有些不满的嘟囔了一句:“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么大的一个侄女呢。”

    要不是司厉霆亲口承认苏锦溪的身份,她都要怀疑两人的关系了。

    苏锦溪心中又是一紧,看样子她并不知道自己和唐茗的事情。

    “话这么多?点吃的。”司厉霆似乎很是不耐,嫣然也不敢再多言,只得乖乖的点餐。心中充满了不满,好不容易才有时间和司厉霆过一下二人世界,现在一切都泡汤了,不开心。

    简昀也没想到两人约会变成了四人,而且是关系这么奇怪的,有外人在场他也不好再勉强苏锦溪什么。

    “厉霆哥哥,你吃这个。”嫣然一股脑的给司厉霆夹菜。

    司厉霆并没有拒绝更让嫣然得寸进尺,“厉霆哥哥,你陪我去看电影吧?”

    “我一会儿还有事。”

    “厉霆哥哥,你说过今晚要好好陪我的,我不管,你就要陪我。”嫣然开始使出了撒娇招数。

    苏锦溪不知道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但一想到两人晚上要一起,她的心情不太好受,“那个……你们先吃,我去下洗手间。”

    苏锦溪走到洗手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因为之前受伤身体元气还没有恢复,脸色仍旧有些苍白憔悴。

    想到嫣然那张娇艳的脸以及妖娆的身段,今晚她会和司厉霆做什么?

    捧起一把清水拍到自己脸上,她做什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干嘛要胡思乱想。

    “小苏苏……”耳畔突兀的响起一人的声音,苏锦溪不可置信的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司厉霆。

    “你,你怎么进来的,这是女厕所。”

    “当然是走进来的。”司厉霆说得云淡风轻,仿佛对他来说就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气不错一样。

    “被别人看到了怎么办?你快出去!”

    “出去?但我现在只想做一件事。”

    苏锦溪对上他炽热的目光,小心翼翼问道:“什,什么?”

    “做你。”

    司厉霆拽着她的手腕进了洗手间里面关上了门。

    “三叔,这是洗手间,你,你不能乱来。”苏锦溪紧张的咽了口水。司厉霆憋了几天的怒火终于在此刻爆发,“该死的女人,要是我今天不来你是不是就要答应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