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8章 欠你一条命-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488章 欠你一条命

    第0488章欠你一条命

    医院。

    司厉霆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推开门,一眼就看到坐在病床边的顾锦。

    “苏苏,你没事吧?”他焦急的声音传来。

    顾锦才起身就被司厉霆狠狠拢入怀中,她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感觉到司厉霆全身都在颤抖。

    他上气不接下气,可见这一路上是狂奔而来。

    本来顾锦有很多话想说,到了嘴边也只有一句:“抱歉。”

    抱歉,又让你担心了。

    “三叔,受伤的是我,你倒是正眼看看我啊!”躺在病床上的唐茗呻吟道。

    司厉霆只记得电话那头轰然倒塌的剧烈响声,一路上都害怕顾锦出事。

    要是顾锦真的出事,他都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还好你没事。”他在顾锦的耳边说了一句。

    也许旁人听来只是轻描淡写很简单的一句话,也只有顾锦才知道这句话里面蕴含的意思。

    她和他的想法是一样的,如果他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该怎么办?司厉霆松开顾锦朝着唐茗走去。

    “今天你救了苏苏,我欠你一条命,以后只要你开口,我义不容辞。”

    有司厉霆的一句话,就和圣旨是一样的,这辈子唐茗都会是他的恩人。

    “三叔,你不用这样,锦儿是我认识已久的朋友,当时情况那么危机,我也没想其它的。”

    顾锦想到那时候的情景心中就一片后怕,她都要以为自己死定了。

    当时她正在给司厉霆打电话,听到唐茗突然叫她,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被狠狠扑在了地上。

    接着就是震耳欲聋的崩塌声音,原来是一块钢化玻璃在升起的时候绳子断裂导致落下。

    唐茗因为过度用力头撞到了石头,是因为这个原因住院。

    “这条命我记下了。”

    唐茗反而被他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你还是酷酷的三叔吧,突然这样我不习惯。”

    唐家的人接到消息也纷纷赶来,“儿子,你没事吧?可不要吓妈,妈就你一个孩子。”

    才进门唐妈妈就朝着唐茗奔过来,唐茗笑了笑:“妈,就是头磕破了一点皮,没事的。”

    虽然没有那么严重,但也不至于像是他说的这么简单,他额头包扎好的纱布已经有血迹渗出。

    “阿姨,抱歉,茗哥哥是为了救我。”顾锦很是愧疚道。

    毕竟都是父母生的,哪个父母愿意看到自己儿子受伤呢?

    “为了救你?溪溪,你没事吧?你没事就好,反而茗儿皮糙肉厚,不比你身体娇贵。”

    唐茗无奈:“妈,我还是你亲儿子吗?”

    打从看到顾锦的第一眼唐妈妈就很喜欢这个丫头,无奈唐茗不珍惜,最后被司厉霆下手。

    现在再说这些又有什么用?人家就和司厉霆看对眼了。

    哪怕顾锦无法再当她的儿媳妇,在她心里也相当于半个女儿。

    “溪溪,你没受伤吧?你说你一个女孩子,才出月子多久啊?不在家好好休息,跑什么工地?出了事情怎么办?”

    顾锦从小就缺乏母爱,被唐妈妈这么在意的关照着,她心中还是很开心的。

    “阿姨,以后我会小心一点的。”

    “嗯,现在你也是有家室的人了,时时刻刻为家里的人着想,千万不要让人担心你。”

    顾锦点点头,“好的阿姨,这次是我的错连累茗哥哥了。”

    “看他精神奕奕的哪有事?伤了也好,这几年他像是疯子一样工作,难得有休息的时间,趁着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一下也好。”

    唐妈妈无奈的叹了口气,唐茗在感情上受了伤,他便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

    她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白小雨欺骗他这么多年,他喜欢的顾锦又喜欢司厉霆,求而不得。

    直到那以后唐茗再没有和任何姑娘走得近,眼看着也是要上三十的人了,唐妈妈也是很着急。

    “妈,我这又不是大伤,休息不了几天。”

    “茗哥哥,医生说了这一个星期你都要留院观察,不许离开。”

    唐茗到底还是听顾锦话的,“锦儿,你就饶了我吧,我公司还有一堆事情。”

    “这一周我每天都会给你做饭带过来,厉霆哥哥,可以吗?”

    要是换做以前,司厉霆肯定冷着一张脸直接说不可以。

    这次是特殊情况,他也没有拒绝,“好。”

    他的心里还有其它计较,这次玻璃坠落是意外还是人为?

    如果是人为,顾锦暂时就处于危险之中。

    两人又呆了一会儿才离开,顾锦离开之时还刻意吩咐了很多:“茗哥哥,我明天就来,你不许乱动。”

    “是是是,我不动,就躺在床上行了吧?”

    司厉霆只说了一句:“你好好休息。”

    言语之中的诚挚唐茗能清楚的感觉到,司厉霆这种性格的人和那种表面上话很多的不同。

    他要决定做什么,绝对不会多说什么,认定了就干!

    自己无意中救了顾锦,却让他将恩情铭记在心。

    离开医院上车,司厉霆将顾锦紧紧揽入怀中,“苏苏,以后不要再吓我了。”

    刚刚有唐茗等人,司厉霆收敛了很多。

    其实他在听到声音的时候,三魂七魄被吓走了一半都不是假的。

    当时他拿不住电话,背脊发凉,满脑子都想着一件事,他的苏苏怎么样了?

    “对不起厉霆哥哥,我……我再也不会了,这次是意外。”

    “意外……”司厉霆眼眸暗了暗,他根本就不相信会有这么巧合的意外!

    “当时是怎样的情景,你给我讲一遍。”

    虽然已经让人去调查,现在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

    顾锦便将事情的始末完完整整讲了一遍。

    司厉霆表情看不出什么,从顾锦讲的来看也听不出有问题。

    但很多真相都是潜伏在平静的水面之下,这件事究竟巧合还是蓄意为之?

    他暂时不会下结论,不过要是有人害顾锦,他一定不会轻饶。

    “苏苏……”

    千言万语都汇聚成她的名字,顾锦反手拥抱着他,温柔的宽慰。

    “厉霆哥哥,你对我这么好,我不会离开你的,一定不会。”

    锦诺早就被司厉霆给送回了家,一回家顾锦先是抱着锦诺亲了好一会儿。

    劫后余生,她在司厉霆身边一直都装得很平静。

    她不敢泄露一丝害怕,因为她越害怕司厉霆就越是心疼。

    “宝贝。”她轻喃着,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当时她以为天都塌下来的感觉。

    她以为自己和司厉霆、锦诺阴阳相隔,她连道别都没来得及。

    抱着软软糯糯的锦诺,顾锦这才有一种她还活着的真实感。

    “太太,不知道小少爷怎么了,回来就不太高兴呢,也就你回来的时候他消停了一会。”

    锦诺的眼眶红红,应该是之前哭过。

    顾锦觉得这种感觉很奇妙,难道锦诺和她有感应么?知道她有危险所以着急。

    “诺诺,妈咪回来了。”

    锦诺这才对她微笑,司厉霆站在门边静静看着这一切,然后悄然去了走廊上。

    一个男人半跪在黑暗中,“我去现场查过,不是意外,有人割断了绳子,如果不是太太命大,今天已经没命。”

    他递过来一些照片,司厉霆看到照片上那醒目的玻璃碎片。

    事发当时,唐茗的反应速度很快,将顾锦扑倒在一旁的安全通道里面。

    玻璃砸在了临时搭建的安全通道上,不然那么大的劲,就算没有被砸死,也会被碎掉的玻璃所伤。

    司厉霆看到那触目惊心的画面,顾锦完好无损的出来,这已经是一个奇迹。

    想到这里他的背脊发凉,差一步,他就要彻底失去顾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