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5章 导火索-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475章 导火索

    苏爸爸就这样毫无征兆的离开,本来以为找了全球最好的专家团队一定可以救活他,却没想到在手术当场死亡。≦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当苏妈妈回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衰老了十岁,以前她还能勉强打起精神,如今苏爸爸一走,苏家彻底完了。

    “妈,你要振作起来,爸爸走了你还有我。”苏梦抱着苏妈妈,现在该轮到她安慰苏妈妈了。

    谁会料到发生这样的事情?一瞬间人就没了。

    满怀希望的将他送进去,以为他会健康归来,谁知道再看到他已经是阴阳两隔。

    虽然苏妈妈平时骄纵任性,对苏爸爸很不客气。

    两人的感情是很好的,苏苏一走也就相当于要了苏妈妈半条命。

    苏妈妈的眼眶红红一片,她呆呆的坐在那,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

    “他……走了。”

    “妈……”

    “医生说如果早送来几天,成功的几率是百分之九十几,我应该早点把房子卖了,是我,都是我害死了他!他本来不用死的。”

    苏妈妈目光呆滞,疯了一样捶自己的头,“都是我不好,是我!”

    “妈,你不要这样,不关你的事情。”苏梦紧紧抱住苏妈妈。

    “你爸走的时候我连他最后一眼都没看到,梦儿,他走得不甘心啊!

    手术台上那么冷,以那样的方式离开。”

    苏梦泣不成声,“妈,爸爸打了麻药,他感觉不到痛苦的,他只是在梦里睡过去了。

    他被病痛折磨了这么久,对他来说这是一种解脱。”

    “你爸走了,我也不想活了,梦儿,以后你自己好好保重。”

    “妈,爸爸已经走了,难道你要丢下我一个人嘛?爸爸在天有灵也不希望你做这样的事情。”

    仅仅在一天的时间之中,苏梦的天塌了。

    从小不管她怎么惹事生非,她的背后都有爸爸妈妈给她撑腰,让她随时随地都可以做小公主。

    然而现在人死的死,难过的难过,她的家已经不完整了。

    苏梦忍着眼泪去安慰妈妈,如果连她都放弃的话那么就真的完了。

    苏妈妈直接哭昏了过去,看着已经哭得蜷缩成一团昏迷的人,苏梦也是两眼泛红。

    爸爸的遗体还要去火化,苏妈妈已经无法去做这些事。

    家庭的重担落到了她的身上,苏梦亲自主持爸爸的葬礼。

    苏妈妈说:“你让锦溪来送她爸爸一程,虽然她不是我们的亲生女儿,好歹你爸爸对她还是不错的,肯定也希望她能过来祭拜。”

    “好。”

    尽管苏梦很讨厌顾锦,她毕竟在家里生活了这么多年,怎么也应该来送爸爸一程。

    苏梦到了顾锦的公司,想到上一次来这里跪地求她借钱给爸爸治病,她不闻不问。

    如果那时候她能够给自己钱,那一切也就不会发生,爸爸会好好的活着,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耽误。

    前台将她挡了下来,“抱歉,我们顾总很忙,要是没有预约的话是不能见到顾总的。”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她。”

    “再重要的事情都不行。”

    “人命关天。”

    前台不敢怠慢,只好拨通了顾锦的座机,却被秘书告知她并不在公司。

    “我们顾总事务繁忙,没有时间见你。”前台不耐烦的将苏梦给轰走。

    “她的私人电话是多少?我是她亲戚,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她。”

    “亲戚?我们顾总可是美国的,想要和我们顾总攀亲带故的人每天都有一大卡车,你算是老几?”

    今天苏梦并没有打扮,身上穿得还是医院的病服没有换,导致被人看不起。

    从前顾锦穿着地摊货出入高档餐厅的时候就被服务员嘲讽过。

    那时是自己想要让她出丑,没想到今天同样的事情却发生到自己的身上来了。

    苏梦感叹世事变化无常,这些人和事情根本就不是她能够看得懂的。

    那时候是要去参加一个叔叔的生日宴,苏家人一起出席。

    顾锦从做兼职的地方风尘仆仆赶来就被拦在了门外。

    “抱歉这位小姐,你的衣着打扮并不适合进入我们的餐厅,会给我们的贵客带来惊吓。”

    “你误会了,我是受邀来给人祝贺的,我的家人马上就要到了。”苏锦溪小心翼翼的解释。

    服务员显然不相信穿着这么普通的人是受邀过来,贵族的人最讲究礼仪和穿着。

    更何况今天是别人的生日派对,哪有不穿礼服就来的?这不是太奇怪了嘛?

    “这样的话小姐就等到你的家人过来再一起进入吧。”

    话音刚落,苏梦身穿大牌高定款从豪车中走下来。

    苏锦溪两眼放光,“妹妹,你来得正好,她们都不相信我是被邀请的人不让我进去,你给我作证吧,我们是一起的。”

    服务员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根本就不相信这两个穿着天差地别的人会是两姐妹。

    苏梦高傲的扫了她一眼,“你是谁?我怎么可能有你这样的乞丐姐姐,少跟我攀亲带故的。”

    “梦儿,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难道我说错了?这年头阿猫阿狗都想要来攀亲戚,放手,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苏梦恶狠狠将她一甩,苏锦溪被她推倒在地。

    服务员在一旁装腔作势,“我就说嘛,小姐这样身份的人怎么和她做姐妹。”

    “你们可要看仔细了,这年头有很多不知检点的女人,为了想要傍大款就想方设法进入舞会里面勾搭金龟婿呢。”

    “谢谢小姐提醒,我们肯定会严防死守,不会让这种人进来的。”

    “梦儿……”苏锦溪跌倒在地叫着她的名字。

    她不明白明明都是一家人,苏梦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还看什么看,快滚。”服务员的脸和前台重合在一起。

    苏梦回到现实,当真是她过去做了太多错事,所以现在全都要报应在她身上?

    前台对她挖苦的样子像极了当初讽刺苏锦溪的服务员,唯一不同的是她和顾锦身份交换了而已。

    如今顾锦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自己却是阶下囚。

    苏梦拿出手机,“这是我和她的合照,我们本来就是亲戚。”

    她的手机里只有一张两人的合照,还是过年的时候苏锦溪小心翼翼过来和她拍的。

    因为她的手机性能比较好,所以用苏梦的手机拍了传过去。

    这张照片后来不知道怎么被传到空间里忘记删。

    前台见里面的女人除了瞳色不同之外果然是顾锦,这才对苏梦好了一点。

    “好吧,那我把顾总的私人号码给你。”

    苏梦拿到号码走出公司,她呼出一口气,她是沦落到连前台都可以随便欺负她的份了?

    拨通那个号码,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喂。”

    “我是苏梦,我有事要……”

    话音未落,对方已经传来“嘟嘟嘟”挂断声。

    苏梦矗立在公司门口,手指几乎要将电话给捏碎。

    顾锦并没有听到对方说的是什么,司厉霆正好缠上来,她只好挂了电话。

    想着一会儿给她打过去,后来就忘记了这回事。

    她并不知道这通电话成为激怒苏梦的导火索。

    “梦儿,你回来了,锦溪她什么时候过来?”苏妈妈问道。

    在她的潜意识里面顾锦反而是一个很好的后盾,可以供她们依靠。

    顾锦回来对她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她们家现在太需要一个支撑的人了。

    她想要借着苏爸爸之死缓和顾锦的关系,只要顾锦愿意认她们,那么以后可以给苏梦找到一个好工作和好人家。

    苏梦低垂着头,眼中一片冷意,“妈,她不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