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0章 拿命爱她-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460章 拿命爱她

    两人迈着缓慢的步子走到了花毯的那端,顾家老爷子和比尔早就站在那里。≦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顾老爷子牵着顾锦和司厉霆的手,声音带着感慨万千。

    “这两个孩子一路来吃了太多的苦,受了太多的委屈和磨难,好不容走到今天。

    作为长辈的我也觉得很不容易,小子,不管你是司厉霆还是史密斯,锦儿就交给你了,以后你可要好好对她!”

    “是,这一生我会拿命去爱她。”

    比尔也是欣慰的看着两人,这一次有他在两人的订婚仪式才算是完整。

    “锦儿是一个非常好的女孩,从今天起就是我们史密斯家的人,我的儿媳。”

    他招了招手,助理送上来一样东西。

    大家都以为是珠宝首饰一类的东西,谁知道盒子打开,那是一份合同文件。

    “丫头,这是我名下所有的地产,我已经转让到你的名下,就当是我给你的见面礼。”

    此话一出,全场所有人目瞪口呆,谁不知道史密斯家就是以房地产开发起来的。

    他们家从祖辈那一代就有一个癖好,那就是买地,当所有人都还没有意识的时候就买下了很多地产。

    后来等到房地产开始兴起,他们家买的地大多都是商业区,不知道价值翻了多少倍。

    有的自己拿来开发房地产,有的是租赁,还有一部分还握在手中,无人知道他们家究竟有多少地产。

    这样一份天价地产合同就直接交到了顾锦的手上,足矣看出史密斯家对顾锦的重视程度。

    “天呐,这份礼物也太珍贵了吧!”

    “就是,怪不得顾苒和顾明珠削尖了脑袋都想要嫁进去,这得是怎样一笔天价巨款。

    别说是其他人,就连顾锦都吓呆了,都不敢伸手去接。

    “叔叔,我不能要,这太珍贵了。”顾锦连连摆手,她和司厉霆是真心相爱,又不是图他的钱。

    “拿着吧,我就只有这一个儿子,我的东西早晚都是他的,给你和给他难道不一样吗?”

    这当然不一样了!下面的人都在心里想,两人现在是恩爱,谁能说得了以后。

    这时间最靠不住的就是感情,尤其是豪门中的感情,万一有天两人感情破裂就会牵扯到财产纠纷。

    作为公公居然给了她这么一大笔地产,可见是对她们很有信心,觉得这一辈子都不会分开。

    “可……”顾锦觉得自己虽然不可能离开司厉霆,但也不太好意思接受这么多的钱啊。

    “拿下吧,这是爸的一片心意。”司厉霆在一旁劝道,“再说我的就是你的,难道你还要和我分你我?”

    “当然不会。”

    “没有就好,拿下吧。”

    顾锦只好收下,收不收都不重要了,人家已经签字盖章,在法律意义上是承认的。

    “谢谢叔叔。”顾锦羞涩的道谢。

    “到现在还叫我叔叔?是不是应该改口了?”

    顾锦脸更红,只好小声叫了一声:“爸。”

    “乖。”比尔笑眯眯的看着她,这么多年他终于有儿子儿媳和孙子了。

    顾明珠和顾苒两边的亲人都是一脸羡慕忌妒恨的看着顾锦,要是能够嫁入史密斯家的人是她们该有多好。

    不能能够享受至高无上的荣耀,还有这么丰厚的见面礼。

    当然现在已经不是能不能和史密斯订婚了,想着当初司厉霆才来顾家的时候,他们每个人对他挖苦嘲讽。

    现在才知道他竟然有这么高的地位,以后怕是在顾家的日子更加难过了。

    看来果然不应该那么冲动的就嘲讽别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打脸了。司厉霆牵着顾锦的手当着所有人道:“从今天起,我身边的这个女人将是我要携手走一辈子的人,不是未婚妻,而是妻子,我在此发誓,不管生老病死,不管疾病贫穷

    ,我将用我的性命来爱她。”

    唐茗等知道他们这一路艰辛历程的人都是一脸复杂的表情,既觉得感动又为她们开心。

    秋葵甚至都流泪了,“呜呜,好感人,她们终于走到了一起。”

    想着上一次订婚司厉霆坠海,顾锦那悲痛欲绝的样子还深深印在了大家的脑海中。

    这一年来多少人劝她另嫁他人,给宝宝一个完整的家。

    而她愣是守着一个或许永远都不知道结果的人,还好上天听到了她的祷告将司厉霆还给了她。

    “傻瓜,你哭什么?”

    “你不觉得很感人吗?她们终于得到了幸福。”

    南宫墨一边给她擦掉脸上的泪水,一边笑着安慰:“既然是幸福你就应该笑,你看谁像你哭成这个样子的?”

    “我就是控制不住嘛,她们两比唐僧西天取经都还要难,以后一定要顺顺利利的才好。”

    “顺利?那可未必。”南宫墨的脸色却是严肃起来,除了在片场拍戏的时候他很少是这个样子。

    秋葵抬起泪汪汪的眼睛看他,“为什么?”

    “今天可是有一个难缠的人没有来。”南宫墨扫了一眼全场,爱丽丝没来。

    “谁啊?”秋葵迷迷糊糊的哪里会想那么深远。

    “在海岛上差点让小锦儿一尸两命的罪魁祸首,连杀人的事情都敢做,足矣见她对司厉霆的在意,现在两人订婚她却没有来这不是很奇怪?”

    说到那个女人的时候秋葵小脸变了变,她不知道一个人得狠心成什么样子才能连孕妇都不放过。

    而且那人自己还是一个女人,有一天她也会结婚生子,她居然会对孩子下手。

    “墨,你别吓我,她不会作妖吧?”秋葵本能就很怕这种心狠手辣的人。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南宫熏在此刻开口:“我得到消息,迈克·伍德一天前从欧洲动身。”

    “这不是爱丽丝她爸吗?他居然从欧洲杀过来了,估计是要开大招了。”

    “那个男人不简单。”

    南宫熏在欧洲呆的时间比较长,比起南宫墨他们更清楚情况。

    “我知道伍德家族在欧洲比较厉害。”

    “你知道厉害在哪?”南宫熏难得有兴致会多说几句,平时你想要从他嘴里套出一句话都不可能。

    “哥,你就别卖关子了,明知道我们不知道嘛。”

    “伍德家族表面上在做房地产等正常产业,其实背地里做得却是洗钱、贩卖军火,甚至走私……”

    “卧槽,哥,那不是个狠角色嘛!”南宫墨皱了皱眉,怪不得爱丽丝出手这么毒辣。

    沾染这些东西的能有几个人是善良的?

    “嗯。”南宫熏淡淡道,就算是他在欧洲也很忌惮伍德家族,尽量不会和他们有任何牵扯。

    在酒吧拼酒的时候爱丽丝对他轻蔑的态度也不是没有道理。

    他们黑白通吃,地基庞大,有几个人敢招惹?

    “这下小锦儿她们是惹上麻烦了。”南宫墨叹了口气。

    秋葵也紧紧的抓着南宫墨的衣服,心中为顾锦捏了一把汗。

    越怕什么便越来什么,当司厉霆说完这番话门口黑压压出现了一堆人。

    “小子,你要拿命去爱她,那我女儿呢?”一道粗旷的嗓音在大厅响起。

    所有人朝着他们看去,爱丽丝身穿一条黑色长裙,化着精致的妆容。

    头上戴着纱帽,纱帽垂下来的网纱遮住她半边脸,只露出她小巧的下巴以及涂着大红色的嘴唇。

    她挽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说是中年,但男人的头发已经花白,要不是脸上并无皱纹,绝对要以为这是一个老爷子。

    男人身材高大,长相颇为俊朗,毕竟爱丽丝长得也很美艳。两人站在一起,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情人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