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8章 壁咚审讯-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438章 壁咚审讯

    司厉霆将顾锦抱回房间,经过刚刚那么一闹顾锦的气也消了很多。≦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不过表面上她仍旧气鼓鼓的,让她担惊受怕了这么久,她必须要给这个男人一点教训。

    “浴室在哪?”

    “那边,我抱你去。”

    “不用了。”顾锦从他怀中跳下来直接进了浴室之中。

    司厉霆抬脚想要追进去门被猛地关上,差点没将他的鼻子给砸到。

    他有些无奈的摸了摸鼻子,印象中顾锦的脾气性格很好,几乎在他面前没有发过火。

    上一次她这么生气还是在误会他和其她女人有关系的时候,她哭着发火。

    这一次显然事情要严重很多,也不怪顾锦,换作任何人都会生气。

    顾锦进了浴室之中,虽然顾家已经够奢华了,这个古堡可是存在上百年,装潢很有历史感。

    看到洗手台上有一副隐形眼镜,里面是黑色的镜片,这个大坏蛋,就是用这个遮住了他的眼睛吧?

    洗手台上很干净,并没有一点关于女人用的东西。

    一边将浴缸放水,一边打量着浴室。

    这一年他就是在这里生活吗?虽然是第一次来,但因为是司厉霆住的地方顾锦觉得很温馨。

    身体滑入浴池之中,心中的郁结之气全都消失了,其实他不用解释她也知道他有苦衷。

    如果他不在乎自己了,又怎么会在飞机上安慰她,怎么会精心给她布置那一场盛世烟火?

    当时自己和顾南沧他们在一起,司厉霆刻意将她引开,直升机,糕点都是给她准备的。

    包括为什么在岛上他会帮南宫熏,自己生产的时候他一直紧紧抓着自己的手。

    仔细想来这件事之中最痛苦的不是自己而是他。

    在海岛上自己见到他那几次都不是梦,他是真正陪在自己的身边。

    他想认却又不敢认,还不知道内心之中有多纠结。

    想着想着顾锦心中就只剩下了重逢的喜悦,虽然她每天都在自我催眠他会回来。

    但那只是一个梦,一个她从来不敢奢求的梦。

    如今他是真的回来了,顾锦看着自己身上留下的那些红色痕迹,可见昨晚两人的疯狂。

    这都是他活着的证据,不管他现在叫什么,他终究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司厉霆。

    锦诺,对顾锦的承诺,他实现了。

    想着想着顾锦心里哪里还有半点生气,只留下愉悦罢了。

    因为是司厉霆的地方,顾锦也并没有一点不自在,用他的浴巾擦干了身体。

    她惊讶的发现不管是沐浴露还是洗发水都是她以前喜欢用的那个牌子,连香味都是。

    如果一个男人爱你爱到了极点,连你的生活习惯也照单全收。

    顾锦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吹干了头发出来。

    等她再出来的时候司厉霆乖巧的坐在床上,犹如犯错的孩子。

    “苏苏,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哪里错了?”

    “我不该瞒着你我还活着的消息,不该让你担心受怕,让你孤苦无依,让你一个人怀着孩子不照顾你。”

    “看样子你对自己的罪行还是很清楚,那我就给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告诉我为什么要瞒着我?”

    司厉霆将他落海之后的事情娓娓道来,“苏苏,我发誓从来没有一刻我对你的心是变过的。

    可是当时情况很危急,我爸的身体很差,如果我离开他,不仅史密斯家族会落入卡特之手,而且他也活不了多久。

    从小到大我就没有体会过爸爸的温暖,好不容易找到了亲人,知道他并不是故意扔下我们,我还没有给他尽过一天的孝道……

    思虑再三我选择留下来帮他,我知道你想说明明有那么多的机会我为什么不告诉你真相。

    哪怕给你发一封短信,或者打一通电话也好,可是苏苏,你该知道我有多爱你。

    我生怕我一告诉你了之后你就会有所期盼,我会想要去联系你。

    你不知道卡特是个怎样厉害的人物,他心狠手辣,连我爸都敢下毒。

    只要我和你靠近一定会露出蛛丝马迹,一旦被他们父子知道你和宝宝的存在,一定会对你们下毒手。

    人一旦有了弱点就会被对方抓住把柄,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我不敢拿你和宝宝以身犯险。

    为了怕自己离你越来越近,就算在飞机上我也只能抱着你不敢说出我是谁。

    苏苏,你和宝宝就是我的全世界,我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去保护好你们不受到伤害。

    所以我只能出此下策,等我搞定了一切没有后顾之忧才出现在你的面前。

    千算万算我还是没有算到在岛上会被爱莉丝发现你的身份,她对你们下了毒手。”

    提到爱莉丝,顾锦脸色一沉,“你和她又是什么关系?”

    司厉霆哭笑道:“如果我说我和她没有一点关系你信吗?”

    “没有关系她会以女主人自称?还要杀了我的孩子,而且她怎么发现我们的事情?连我都不知道你的存在。”

    不提这件事还好,提到这件事顾锦心中冒火,宝宝就是她的全世界,她怎么能允许别人对宝宝下手!

    “苏苏,对不起,我以为我做得足够好,没想到百密一疏。

    那一晚她来找我,在我房间里发现了一本育儿经。

    其实你住的那个房间本来就是我为你设计的,那个岛也是我为我们大婚买下。

    爱丽丝一直在自作多情,她以为我要娶的人是她,所以才会在知道你住在那间房的时候找麻烦。

    正是因为那一本没有收起来的育儿经,再联想到你住在隔壁,还怀着孩子。

    她自然而然就会起疑,尽管我提前将我的资料抹去,但从你身上还是会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她查到我们的关系,所以对你下了毒手,想要打掉锦诺,还好你那天吃的很少,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那时候的情景司厉霆就一阵后怕,他的老婆孩子差点出事了。

    “怪不得你抱孩子的手法,连换尿不湿都是井然有序,原来你一直都在学习。”

    司厉霆要是不说,顾锦永远都不知道居然是一本育儿经引发的血案。

    “我知道你怀孕很辛苦,虽然不能陪在你身边,但我将产前产后所有知识都系统的学习了一遍。”

    想着司厉霆以前对她所做的一切,这还真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

    不过顾锦的重点可不在这里,她手指戳着司厉霆的胸膛。

    “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她跑你房间做什么?吃夜宵?司厉霆,你不给我解释清楚,这件事我们没完。”

    司厉霆可怜兮兮,两人的形象一个瞬间高大,一个则是缩小成一团在角落瑟瑟发抖。

    “苏苏,天地良心,我连她的一根头发都没有碰过!”

    “那你说,她来找你做什么?”顾锦索性抓住了他的衣领。

    司厉霆支支吾吾、结结巴巴,“那个……不做什么。”

    “说!”顾锦吼上一吼,司厉霆吓得身体颤了三颤。

    嘤嘤嘤,这样的苏苏好可怕,司厉霆就像是咬着小手绢被人欺负的小可怜。

    “她想勾引我,不过苏苏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我,我根本就没有正眼看她,天地可鉴,除你之外我对其她女人都没有二心。”

    顾锦显然不满意他的说法,“这种事情发生过多少次?”

    “我,我不太记得了。”司厉霆都被逼到了床角。

    “三叔,我记得你的记忆力很好的,给我说!一字不差的给我说清楚,要是隐瞒一点,休想我原谅你。”顾锦一手抓着他的浴袍,一手衬在床头,以壁咚的姿势按着司厉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