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4章 你缺个女人-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404章 你缺个女人

    南宫熏用手指抬起顾锦的脸,灯光下她的眼眶明显红红的一片。≦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是谁欺负你了?”南宫熏冷冷问道,刹那间身上散发出冰冷至极的气场,仿佛谁要是欺负了顾锦,他必要血洗那人。

    顾南沧也注意到了这点,脸色由担心变成了严肃,“锦儿,你告诉哥哥,谁欺负你,我给你报仇。”

    “对啊小锦儿,你要是受了委屈一定要告诉我们,我们不会让你白受委屈的,看我的天马流星拳。”

    “没有人欺负我,我只是触景伤情,你们不要担心我,我没事的。”

    顾锦勉强笑了笑,顾南沧看到她手心拽了一条手巾,那手巾分明是男人插在胸口口袋上的。

    之前她给自己发了一条信息,里面也是含糊不清。

    “这么久了,你在哪里?我们四处都找不到你,电话也是无法接通状态,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吗?”

    “对不起哥,我遇到了一位老朋友,在一起聊了会儿天,我们回家吧。”

    见顾锦不想再说什么,几人也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将顾锦送上了车。

    南宫熏倚在车边淡淡道:“如果有麻烦,任何时候你都可以联系我。”

    “好,我知道了。”

    顾南沧关上了车门,和几人道别。

    直到车子开走,顾南沧这才开口:“锦儿,刚刚你见的男人是谁?唐茗还在国内,别想着拉他出来挡枪。

    至于南宫熏和南宫墨都一直在我身边,你的老朋友会是谁?”

    “哥,我见了谁有这么重要吗?”

    “妹妹,你要知道以你的身份很多男人不怀好意,我是怕你被人骗。

    况且你大着个肚子,要是有一点闪失我怎么给外公交差?”顾南沧苦口婆心道。

    顾锦见他一脸严肃的样子,心中知道他肯定是想歪了,这才认真解释道:“我见的史密斯。”

    “就是之前在飞机上遇到的那个男人?”

    “是的,他一个人,我也是一个人,就在一起聊了会儿天,我们聊的很投机。”

    “那为什么你的手机没有信号,你又为什么会哭?”

    “因为我们在天上看烟花,天上信号不好,加上烟花爆炸我也没有太关注手机,让你担心了。”

    顾南沧皱了皱眉,“天上去看烟花?”

    “嗯,他的身世和我一样,也是失去了最爱的人,所以我们才会聊得那么投机。

    他不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这一点我是能够肯定的,而且以他的身份你觉得会贪图顾家?

    我们只是聊得很投机,从头到尾他也非常绅士,没有做出半点出格的事情。

    至于为什么会哭,就是之前我说的那样,看到那烟花我想到了厉霆哥哥,所以才……”

    见顾锦说的都很正常,但顾南沧却觉得这里面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他的名字是什么?”

    “这个我倒是忘记问了,只知道他的姓氏,总之我能感觉到他是个好人,哥,你要信我,他不会伤害我的,而且我们也就是随缘遇到。”

    “见你这么维护他的样子,我都要以为你爱上他了。”顾南沧十分无奈。

    “不会的,说不上来是种什么感觉,在他身边莫名我就能安心,他很绅士,谈吐也不错,我和他可以成为朋友。

    关键是他和别人不一样,他有喜欢的人,所以我和他在一起才会聊得来。”

    “傻锦儿,你知道一个男人要接近另外一个女人会安全吗?那就是说他有女朋友从而会让人放下戒心。”

    “哥,我一个孕妇,和他加起来也就只见过两次面而已,他怎么可能会对我有所图。

    而且我管他要电话号码的时候人家可没有答应,也看得出他很爱他的心上人。”

    “总之你自己小心一点。”

    “嗯。”

    顾锦看着外面飞驰而过的夜景,她趴在窗边吹着风,“哥,三叔曾说会给我一场盛世烟火,你说今天的烟花有没有一个可能是三叔放的?”

    “如果是他为什么不来见你和宝宝?明知道你那么想他……”

    “烟花落幕之时写的是等我,如果真的是三叔,他一定遇到了什么麻烦。”

    “如果他还活着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顾南沧叹了一口气,司厉霆回来顾锦才能彻底开心起来。

    如今的顾锦不吵不闹,相比以前沉默了太多。

    司厉霆是她活下去的源泉,他回来就皆大欢喜了。

    午夜的钟声敲响十二点,顾锦洗好澡边擦拭头边走出来。

    发现手机进来一些信息,大多都是国内一些朋友或者合作伙伴的祝福短信。

    顾锦向来不喜欢发这些东西,慢慢往下翻着,突然她翻到一条陌生的信息。

    “新年快乐。”

    上面只有四个字,没有落款也没有什么祝福之类的话。

    一般的短信大多都会写一堆有用没用的话,这个没有储存的号码就只有四个字。

    要是以前她看看也就罢了,联想到之前烟花,刹那间她的心中有种很强烈的预感。

    她按捺不住复杂的心情,沿着那个号码回拨了回去。

    “嘟……”电话通了,却并没有人接。

    他发信息也就是在五分钟前的事情,难道手机没有在他身边?

    一座欧式古堡别墅中。

    黑暗中手机在不停的闪烁着光芒,手机旁边坐着一人,男人盯着手机上的来电提醒。

    苏苏。

    他只是看着并没有伸手来接,静静的看着电话光芒消失在黑暗中。

    男人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起身朝着洗手间而去。

    偌大而又华丽的洗手间足矣比寻常人家的客厅还要大上许多,大到浴缸小到电动牙刷都精致而又奢华。

    男人修长的手指拿出一瓶药水倒入水中,很快水就变了颜色。

    净手从眼中摘出一对黑色的隐形眼镜,捧起水温和的浇到脸上,很快脸上的皮变得松弛下来。

    男人犹如变戏法一般撕下了脸上的那一层特殊人皮面具,拿过一旁的毛巾擦干脸上的水珠。

    一张英俊的脸出现在镜子之中,男人表情淡淡,湛蓝色双瞳犹如大海一般。

    扯下身上的衣服,赤身走入淋浴房,水流变成了黑色从他脚下流过。

    再次出来,男人一头耀眼的金色发丝,以及蓝宝石般的双瞳引人注目。

    随意裹着浴袍走出浴室,端起桌上早就醒好的红酒浅尝一口。

    “咔嚓”门悄无声息开了,一道火辣的身影走入房中。

    来人身穿透明黑色短裙,内衣若隐若现,浓烈的大红唇,妖娆上挑的眼线。

    女人一眼就看到那刚刚沐浴完毕的男人,空气中残留着洗发水的清香。

    男人随意裹好的浴袍露出蜜色胸膛,眸光冰冷的盯着自己。

    这个结合了东西方优点的男人俊美无比,身材挺拔修长,露出的小腿蕴含着力量,不经意间显露出的肌肉更是撩人。

    “谁让你进来的?”男人发出纯正的英文腔,一个从骨子里都透着优雅高贵的男人。

    “史密斯,我觉得你身边缺少女人,所以我就来了。”

    女人想要从背后拥抱他,男人一杯红酒尽数倒在了女人的头上。

    红色酒液顺着她的脸颊缓缓往下淌,女人的脸色气急败坏。

    “我觉得有必要让你冲动的头脑清醒一点。”

    “该死的,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女人怒极。

    “爱丽丝小姐,夜半三更到男人的房间,这是你们家族的教养?这样的事情我不想再发生第二次,门在那边,请。”

    “史密斯!你是不是个男人!”“是不是,与你无关。”司厉霆漠然收回视线,再不理会那张扬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