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3章 等我-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403章 等我

    男人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绕到了耳后,摘下了面具。

    他的动作并不算缓慢,当顾锦却觉得此刻仿佛是慢动作回放,她紧张得咽了咽口水。

    就连手指都无意识抓住了自己的大衣,连大衣的衣角皱成一团都没有发现。

    面具揭下,一张平淡无奇的脸入了她的眼中,黑发黑眸,脸只能说是清秀,和帅气一点都沾不了边。

    偏偏就是这样一张并不帅气,甚至和她周围的俊男比起来只能算是平庸的男人。

    他坐在那里表情淡漠,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的却是高贵气质,不显山不露水,但你绝对无法轻视这个人。

    顾锦虽然嘴上说没关系,其实心中是有一些在意的,不知道为什么她就觉得很失落。

    并不是因为面前的男人帅不帅,而是他并非自己等的人。

    “顾太太,我是不是吓到你了?”司厉霆自然没有错过顾锦眼中的失落之色。

    她在期待和失落什么司厉霆知道,两人在一起那么久的时间,她怎么会不觉得自己熟悉呢。

    “没有,我只是觉得奇怪,史密斯先生怎么会长着东方人的面孔?”

    “我母亲是亚洲人,我比较像她多一点。

    烟火还有一会儿,顾太太可以尝尝看这个点心,我一个人吃也吃不下。”

    “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相同经历的原因,顾锦在他面前就是很放松的姿态。

    两人相谈甚欢,每个话题都能很好的交谈,顾锦还觉得奇怪,世上怎么会有人和她喜好这么相似。

    她并不知道,在这个世上最了解她的人不是顾南沧,也不是她自己,而是她面前的这个男人。

    知道她所有的喜好,他自然而然可以和她谈论得比较开心了。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顾锦的情绪很是高涨,“天呐,那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乐队,没想到你竟然也很喜欢。”

    “大概这就是缘分吧。”司厉霆勾唇一笑。

    那个笑容令顾锦傻在了原地,晃眼间她为什么觉得这个男人的表情那么像是司厉霆。

    她揉了揉眼睛,面前的男人还是那一张平凡无奇的脸。

    也许是两人气质很像,所以那一瞬间她才会看花眼。

    “顾太太,你看那边。”司厉霆抬手指向远处的天空。

    顾锦转头看去,安静的天空闪过一朵绽放的烟花,也就只有一瞬间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不是说烟花盛宴,怎么只有一发?”顾锦的话音刚落,刹那间从四面巴方都开始响了起来。

    天空亮如白昼,各种绚烂的烟花在天际闪过,这样大规模的烟花顾锦还是头一回见到。

    她还从来没有在天上看过烟花,这个视角下的烟花都美炸了。

    “好美……”顾锦喃喃道。

    都说烟花开时最绚烂,但繁华过后留下的却是无尽的落寞。

    但多种烟花齐放,仿佛永无止休,根本就不会给你落寞的机会。

    你只会觉得烟花犹如百花争艳,各有千秋,各种图形各种颜色。

    顾锦头一回知道烟火竟然还有这么多的种类,她看得目不暇接。

    烟花整整燃放了一个小时之久,顾锦是大饱眼福,虽然都是烟花,但每一次都不同,不会给人落差,反而会让人觉得十分新颖,想要尽快看到下面的烟花。

    当烟花落下,夜空重新恢复了宁静,顾锦也长吁一口气,“感觉像是看了一部很好看的电影,情节紧凑连贯,全程无尿点,真好看。”

    她才刚刚说完,下一秒空中再次绽放出一道绚烂的烟火。

    “还没有结束吗?”顾锦喃喃道。

    这一次烟花在空中绽放开却是形成一串字符。

    “waitfor。”

    等我。

    看到这一幕顾锦泪水轰然流下,司厉霆没想到她最后是这样一个反应。

    他本来只是想要让顾锦心中有一个期待的,谁知道竟然会惹她哭。

    “你别哭。”他手忙脚乱的拿着纸巾给顾锦擦拭眼泪,没想到顾锦不但没有停却哭得更厉害了。

    顾锦本来是一个坚强的人,她唯一的软肋就是司厉霆,当司厉霆出事以后她的情绪就再也管不好,时常自己没有感觉就哭了。

    加上怀孕的缘故,她比过去更加多愁善感。

    司厉霆一个没忍住,索性坐到了对面,一把将顾锦拥入怀中。

    顾锦没有挣扎,而是紧紧抓着他的衣襟,两人谁都没有开口,只有顾锦默默流泪,泪水润湿了他的西服。

    司厉霆的手一直托着顾锦的后脑勺,他脸上的表情也很难过,这是他不想发生的事情。

    他只想要实现他的诺言,并且给她一个希望,谁知道顾锦哭的稀里哗啦,他的心仿佛被人在一刀刀的凌迟。

    直升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在了地面,顾锦也慢慢止住了眼泪。

    “抱歉史密斯先生,我将你的西服弄脏了。”

    “没关系。”

    从头到尾他都很绅士,并没有触碰她的肌肤,只是托着她的后脑勺,给予她安慰。

    “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哭了吗?”司厉霆柔柔的问道。

    “刚刚我的情绪太激动了,都是因为看到了那串英文,在半年前,我和他还在国内的时候。

    他曾经许诺过要陪我一起过年,还说要送给我一场盛世烟火。

    这场烟花很漂亮了,在结尾的时候却出现等我的字样,我一时想到了他。

    我真傻,明知道那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希望,然而我不却不忍将希望给泯灭。

    看到那串英文的时候我下意识就想到了他,其实到头来也不过像是这烟花一样只是一场梦境罢了。”

    司厉霆耐心听完,掏出手帕给她擦干泪水,“也许你不是幻想,这场烟火真的是他给你举办的呢?”

    “怎么可能,他要是没死早就回到我身边来了,史密斯先生,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

    “我……”司厉霆想了想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话都没说。

    “时间不早,我送你回家吧,你和宝宝应该休息了。”

    顾锦这才打开手机,发现顾南沧给她打了n个电话,发了n条信息。

    之前在天上信号不好,烟花又狂轰乱炸,她压根就没有注意过手机。

    “我哥哥还在等我,我自己回去,今天我还是很开心的,多谢史密斯先生款待。”

    “不用,我说了我们是缘分,今晚我也很开心。”

    “史密斯先生,我能不能留一个你的电话?”顾锦有些扭捏道。

    “那个……你不要误会,我只是觉得在你身边很平静,如果以后我熬不下去时候,我希望能够看到你,这样我会好受一点。”

    司厉霆表情一愣,“顾太太,过几天我会联系你。”

    顾锦有些诧异,他这是拒绝了还是答应?手机不是每个人都有的,为什么要过几天?

    “好,那今晚就到这里,我先走了,再次谢谢你的款待。”

    司厉霆绅士的扶着她下了飞机,手指放在她头上轻轻揉了揉,“好好照顾自己和宝宝,不要哭。”

    顾锦听到他这句话,刚刚收好的泪水差点又要流出来。

    目送着他重新回到直升机上离开,顾锦仰望着天空,将泪水重新倒了回去。

    刚刚那个动作以及说话的语气都好像司厉霆!她是不是想他想疯了?

    “锦儿,你跑哪里去了?都急死我们了!”身后传来顾南沧的声音。

    “哥,我没事。”

    南宫墨等人也快速走进,“你大着肚子消失是不是要吓死我们?”

    南宫熏先是看了一眼那辆消失在夜空中的直升机,再看了看顾锦。“你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