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0章 没你 怎么团圆-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400章 没你 怎么团圆

    提到司厉霆,顾锦的表情黯淡了几分。≦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顾南沧也是见她状态不错,毕竟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他以为顾锦已经完全走了出来,这才一时口快说了出来。

    “锦儿,我又勾起了你的伤心事,抱歉啊。”

    “哥,我没事。”

    “这件事你就不要多想了,就当是有人送给宝宝的礼物,也不是什么坏事对不对?”

    “好,我不想这么多了,我有些困先回房了。”

    “也好。”顾南沧将她扶到了房间,“最近温度低,就在家呆着吧,等暖和一点了我带你和宝宝去玩。”

    “嗯。”顾锦若无其事的关上门,脸上的表情在关门那个瞬间彻底垮塌了下来。

    那人已经离开了这么久,每个人都以为她慢慢放下了,只有顾锦知道并没有。

    只怕这一生一世她都不可能将那人的身影从脑海之中抹去。

    司厉霆的尸体一直没有找到,也许早就尸沉大海。

    也许这辈子她都再也见不到他,然而心里却仍旧对他充满着一丝念想。

    “厉霆哥哥,还有几个月宝宝就要出世了,你回来看看我们的宝宝好不好?”

    每个人都劝她放弃,再找一个伴侣,这样对宝宝也好,她一个单亲妈妈始终无法弥补孩子的父爱。

    顾锦一直倔强的说自己可以,内心深处却仍旧渴望司厉霆回来给她一个完整的家。

    眼看就到了春节,顾家的人虽然在美国扎根了很多年,骨子里还是保留着本国的文化。

    别墅之中四处张灯结彩,顾老爷子亲自让人置办了很多年货回来。

    顾南沧脸上很是开心的样子,“锦儿,咱们家的人越来越多了,今年又多了一个人陪我们跨年。”

    “哥,你睡糊涂了吧,哪里有多啊?”

    “你肚子的宝贝嘛,前几天做了四维彩超,小家伙的轮廓很精致呢,还有两个多月就可以出来了,他也算一个人嘛。”

    顾锦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想着半年前在国内的时候。

    “三叔,今年咱们一起过年吧。”

    “好啊,你想在哪过年?”男人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来温柔的看着她。

    “在哪过年不重要,重要的是和你一起过年,唔……我想和你一起去放烟花。”

    司厉霆宠溺的刮了刮她的鼻尖,“好,都依你,我啊给你放一场盛世烟花。”

    “什么盛世烟花,好夸张呢。”

    “呵……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想到这里顾锦眼中莫名被泪水润湿了眼眶,顾南沧欲言又止。

    什么都没说,只是抬手给她抚去了眼角的泪水。

    顾锦仿佛从梦中惊醒一样,“这里风真大,眼睛里都进了沙子。”

    “锦儿,你想吃什么,我让管家去买,这个春节我们快快乐乐的过。”

    “饺子吧。”

    “还有呢?汤圆要不要也准备一些,你喜欢什么口味的?”

    “我吃汤圆反胃,你们就不用管我了。”

    “那好吧。”顾南沧见她的情绪不太好也没有再继续下去。

    顾锦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悬挂的红灯笼,已经有过年的气氛。

    汤圆象征着团圆,没有他,怎么都算不了团圆。

    转眼便到了除夕,顾南沧难得放假在家呆几天,为了逗顾锦开心他也是想方设法。

    “锦儿,今晚有人举办了一个灯火会,咱们过去看看吧。”

    “灯火会?”

    “是啊,听说主办方花了一个亿筹备的,不仅各种灯火和烟花,还有各国美食,你在家不是闷得慌?要不要过去看看。”

    顾老爷子从新闻中抬起头来,“胡闹,你妹妹大着个肚子怎么能去那么拥挤的地方,出了事情你负责?”

    “外公,我还不是看着锦儿这几天无聊,想让她开心开心。”

    “外公,我跟我哥去看看,我肚子还不算太大,有我哥在,我自己也会注意和小心的。”

    顾老爷子被缠磨得不行只好放松了口气,“好好好,你可以把你妹妹好好照顾。”

    “是。”

    顾锦也好久都没有参加过这么热闹的活动了,心中有些期待。

    换上一件兔子绒衣,扎着马尾,帽子上还有一对可爱的兔子耳朵。

    要不是肚子有些隆起,看她也就像是学生一样青春靓丽。

    “外公,我们走了啊。”

    “小心一点。”

    顾南沧绅士的扶着顾锦,很多时候两人外出都被人当成夫妻。

    “锦儿,你看就在前面。”

    “我看到了。”顾锦看到南宫墨在猛地给她挥手,除了在片场这人会稍微严肃一点,在任何地方都是放飞自我的小少爷。

    “嗨,小锦儿,我们在这。”

    秋葵羞答答的跟在南宫墨身边,当然还有那跟木头桩一样的南宫熏。

    南宫熏看了一眼顾锦身上萌萌的装扮,眼睛亮了亮。

    “秋葵,你不回家过年吗?”顾锦有些好奇,毕竟对于国人来说这个节日是很重要的。

    不管是在各个地方的打工族,跋山涉水也会回家。

    秋葵比起初见那时候漂亮了很多,摘下了大框架眼睛,一双眼睛水灵剔透。

    “我……”她支支吾吾不好意思说。

    南宫墨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有什么不好说的,不就是小爷把你租回家过年。”

    秋葵小脸粉扑扑很可爱,难怪南宫墨会动心,估计这两人也发生了不少故事。

    顾锦也没有多问,只是说了一句:“那你可要对人家好点,人家这里可就只有你一个亲人。”

    “知道啦,小锦儿,小小锦还有多久出生?我都迫不及待想要和他一起玩了。

    希望长得像你,可不能像那个大坏蛋。”南宫墨想要伸手摸摸顾锦的肚子,被南宫熏一手抓了回来。

    南宫墨哀怨的看了南宫熏一眼,“哥,又不是你孩子,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南宫熏冷眼扫来,南宫墨闭口不谈。

    看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也好了很多,顾锦也很是欣慰。

    南宫熏看了看顾锦的气色还不错,“最近还好吧?”

    “还不错,不过你们就打算一直和我站在这边叙旧吗?”

    “叙旧的话以后再说,今天我是专门带锦儿出来透透气,走吧。”顾南沧揽着顾锦离开。

    南宫墨叮嘱着身边的秋葵,“喂,你离我这么远干什么?小爷又不会吃了你!”

    “哦。”秋葵朝着他靠近了一点。

    南宫墨直接将手递了过去,“喏,今天就勉为其难让你牵着吧,你英语不好,一会儿可要将我牵住了,走丢了可没人来找你。”

    秋葵连忙牵住了南宫墨的手,南宫墨的嘴角不知觉勾起。

    看到他们情窦初开就想到自己和司厉霆那时候才认识的样子,当时觉得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魔鬼。

    还曾经想着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呢?谁知道后来会爱他爱得那么热烈。

    如今的秋葵和南宫墨就是如此,两人小心翼翼的靠近。

    顾锦有些羡慕。

    今天来的除了很多华人之外,还有不少外国人,灯会靠近河边,布置的风格也是很奇妙,中西结合。

    例如树上悬挂着古典的灯笼,却又有现代气息的彩灯。

    不仅有一些发光的小玩具,还有一些古装剧里面的面具。

    这一瞬间顾锦有种穿越的感觉,秋葵走到一旁卖面具的小摊前。

    “南宫,我想买个面具玩玩。”

    “又不是化装舞会,戴什么面具?”南宫墨一边抱怨着,另外一边却是拿了一个色彩艳丽的面具给秋葵戴上。

    顾锦被他这个动作逗笑,他心里有了那人还不知道。

    “哥,我要这个小白猫的面具。”顾锦指着其中一个面具。“好,我给你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