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绑架-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392章 绑架

    此时风雨密布,这样恶劣的天气怎么会有人坠海?

    “救人。 ”

    随着一声命令下去,很快人就被救上来了。

    救上来的人身穿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金色的发丝,一张融合中西方所有优点的英俊脸颊。

    当看到这人的脸颊之时,男人手中的伞落在甲板之上。

    老者也又惊又担心,“比尔,他就是我给你说过的那个人,他怎么会无端坠海的?”

    “快救人!”

    从白天到黑夜,床上的人终于苏醒,他缓缓睁眼,一双湛蓝色的双瞳对上另外一双略带担忧的蓝色双瞳。

    “你醒了。”

    “你是……”

    ……

    司厉霆消失的第四个月,顾锦的肚子已经明显看出隆起,她的心从一开始盼望、希望到最后的绝望。

    如今唯一能够支撑她活下去的也就只有自己肚子里的这个孩子。

    家庭医生检查过,是个男孩,顾锦从四维里面可以隐约看到孩子的轮廓,长得和司厉霆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她一次又一次的幻想过,这个孩子会不会和他爸爸一样,也有一双蓝色的眼睛呢?

    和唐茗约定了在咖啡店相见,她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外面飘落的大雪。

    漫天飞舞的雪花像是一个个可爱的白色小精灵,将这个城市染上一层圣洁无瑕的颜色。

    手指拿着笔在素描本上画着,画画成了她唯一的爱好。

    司厉霆不在的日子里,她想要将一切她觉得美好的事物画出来。

    秋天的红枫,冬天的雪,她将这一切定格在画面上,等有一天司厉霆回来一一给他看。

    唐茗进来的时候便看到坐在床边的小女人,今天是周末,她没有穿得那么职业化。

    身上穿着一件米色针织衫,栗子色的发丝柔软披散在她的肩头。

    手中拿着铅笔仔细绘画着,白雪在她身边玻璃窗外洋洋洒洒飘落,咖啡店的灯光暖暖洒落在她身上。

    少了在公司的威严,却多了一些柔软细腻的气息。

    “锦儿,让你久等了,刚刚我有个会。”

    “没关系,反正今天我也没事,我已经点好了,你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你知道我的口味。”

    唐茗脱下外套在她对面坐下,凝视着素颜的顾锦,她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母性的光辉。

    这几个月的相处,两人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唐茗隔三岔五就会和顾锦见面。

    ”对了,我妈让你明天去我们家吃饭,爷爷也挺想见你的。”

    当初虽然闹了那么一场,唐妈妈倒是从头到尾很喜欢顾锦的。

    “又要麻烦阿姨了。”

    “跟我还客气什么,我妈每天没什么事,也就对你的事情上心,最近身体怎么样?”

    “这段时间帝凰那边挺太平的,分公司又有我哥派来的助理,就连这个项目你都全权把关,我还有什么地方操劳的?营养品就没断过,身体能不好吗?”

    她虽然没有了司厉霆,却有家人和朋友的关心,别说唐茗,就连简昀每拍完一场戏都会特地飞回来看她。

    南宫墨就更不要说了,前几天竟然神经兮兮的给她送了十套各国淘来的小鞋子。

    顾锦无语,孩子都还没有出生,他就给孩子买鞋了。

    南宫熏比他也好不到哪去,自己每隔几天就会收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管顾锦怎么说,人家该送的还是送,就连南宫老爷子都开始送些玉观音之类的礼物。

    还说什么男戴观音女戴佛,这是他亲自督工让人精心打造的。

    南宫家都如此了,顾家还能消停吗?顾老爷子则是热衷滋补类的食物,基本上全球所谓对孕妇好的,都被顾老爷子给她捎来了。

    这个孩子还没有出生已经被所有人眷顾,这大概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她和司厉霆从小到大就没有受到过关爱,最渴望的就是被人关心,她们的孩子不会再重蹈覆辙。

    唐茗将项目的近况给顾锦仔细汇报了一下,之前的四十亿也追回来了。

    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地方发展,除了那个人没有回来之外,一切都很好。

    两人聊了两个小时,看了看昏暗的天色。

    “我送你回家。”

    “好。”顾锦裹紧了自己羽绒服。

    换作以前,她绝对不会穿羽绒服这种臃肿的衣服,毕竟你看哪个总裁是穿羽绒服在公司晃来晃去。

    如今为了孩子,她也顾不了那么多,甚至舍弃了她的高跟鞋,选了一双厚实的雪地靴。

    宽大的羽绒服遮住了她的肚子,唐茗看着她这个装扮,心上一软。

    他拿出一条围巾围在了顾锦的脖子上,“新年礼物。”

    顾锦哈出一口气,是啊,都已经到了新年。

    “会回美国过年吗?”唐茗问道。

    “大概吧。”

    “回去也好,你在这里没有亲人,过年还是应该一家人团团圆圆。”

    顾锦喃喃道:“一家人团团圆圆。”

    唐茗发现她的表情有些变化,立马反应过来,“锦儿,我……”

    “没事的,茗哥哥,都过去了。”她抬头微笑。

    对上她天真烂漫的笑容,唐茗的心中犹如被什么撞击了一下。

    一时情不自禁,“锦儿,或许我这么说有些唐突,我想要给你和孩子一个家。

    现在你觉得没什么,以后孩子大了问他的爸爸去哪儿了,你该怎么回答?

    我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照顾你和孩子。”

    唐茗既然这么说,那么就一定会做到,顾锦只是浅浅笑了笑。

    “茗哥哥,谢谢你,我这辈子没想过再嫁人,以后孩子大了,我会给他解释清楚的,我的孩子一定可以理解他的爸爸。

    他的爸爸不是坏人,没有丢下我们母子两,他很爱我和宝宝。”

    她温柔的眉眼之中却染上了一层坚毅的神色,这是她唯一坚持的事情。

    唐茗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退了一步退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

    “抱歉,是我唐突了。”

    “没关系,我理解你的心。”

    “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你晚上不是还有个重要的约?我叫了司机的,他应该马上到了。”

    唐茗看了看腕表,确实时间不早。

    “到家给电话,明天我来接你。”

    “好。”

    唐茗上了车,看着路边站着的那个女人越来越远,一时之间心中涌起怜惜之情。

    他是多想司厉霆能够再次出现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她一个小女人不该受到这么多痛苦。

    顾锦送走了唐茗,她漫无目的走在街角,其实她并没有叫司机过来。

    她站在街角,看着一对情侣路过,女生似乎在抱怨着什么,男生捧起她的手放在嘴边哈气。

    “这样就不冷了吧?”

    女生扬唇一笑,“嗯,不冷了。”

    顾锦呆呆的矗立在那里,曾几何时也有个男人对她那般温柔。

    怀孕之后她的情绪十分不稳定,比起以前变得更加多愁善感。

    突然眼睛一黑,她彻底失去了意识。

    等再有意识的时候她听到耳边传来陌生的男人声音,“这女人也太漂亮了。”

    “可不是,瞧这细皮嫩肉的,没化妆都这么好看,那要是化了妆还不知道是怎样的小妖精。”

    “可惜了,这女人都怀孕了,要是没怀孕还能好好玩。”

    “切,怀孕怕什么?还不是照样玩,反正雇主说了只要不玩死就不过分,记得一会儿拍照。”

    顾锦眉头紧皱,自己这是被人绑架了?

    才这么想着,她猛地睁开了眼睛,“你们是什么人?”

    “哟,大美人醒了啊,这双眼睛是蓝色的,难不成还是混血妞?来,给哥哥亲一口。”“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