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0章 踩着都嫌脏-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370章 踩着都嫌脏

    司厉霆紧紧抱着顾锦,手指几乎全部都陷入被子之中,就是这个老东西,要不是南宫熏自尊心高,换做任何一个男人今天他就要失去顾锦。

    蔚蓝的眸子就像是大海中汹涌起伏的波涛,司厉霆直视着南宫老爷子。

    “原本我以为南宫家是百年大家族,做得都是体面事,不曾想你居然会给一个晚辈下药,这南宫家我踩着都嫌脏!”

    南宫老爷子知道这件事他做得有失分寸,别说是对顾锦下药,对任何晚辈也不应该。

    原本想着是让顾锦和南宫熏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就算顾锦会生气,也碍不过情面。

    谁知道司厉霆会突然闯进来发生这样的事,他的脸上也没有光彩。

    “脏?我看你到了监狱里还会不会嫌脏,恐怕以司先生的身份还没有进去过吧。”

    老爷子拍了拍手,保安们全都手持枪支进来,顾南沧也冒着大雨进屋。

    “南宫爷爷,很抱歉这么晚冒昧打扰。”

    “顾小子,你来就来,怎么还带一个不相干的人来?”

    顾南沧知道他们夜闯南宫家失了礼数,脸上也挂着有些尴尬的笑容,“南宫爷爷,小妹认床,要是在其它地方是睡不着的。

    妹妹明天一早还要见一个重要的客户,晚上要是休息不好明天搞砸了我家老爷子可是要怪罪的。

    这不我们就专程过来接小妹回家,南宫爷爷可不要怪罪。”

    “接人?这是你们接人的态度,直接撞开了我家大门?知道的是接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入室抢劫。”

    “南宫爷爷,哪里有你说的这么严重,这不是外面电闪雷鸣,我们又心急,一不小心将刹车当成油门踩了。

    这么晚了就不打扰你休息,明天一早我就让人过来修门,保证给你修的妥妥帖帖的。”

    顾南沧就想要一句话将这件事盖过去,老爷子可没有那么好糊弄。

    “这就想走了?顾小子,你跟我们是世交,但他可不是,他闯门被视频拍的清清楚楚,由不得抵赖,我……”

    南宫老爷子怎么会让司厉霆这么离开,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机会,他怎么会放过。

    “爷爷,放他们走。”南宫熏出现在楼梯口居高临下的看着几人。

    “熏儿,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冷冷看了南宫熏一眼,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放两人离开。

    他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司厉霆都上门挑事他竟然还能坐的住,竟然还要让他们离开。

    “爷爷,我说让他们离开。”说完南宫熏消失在了楼梯口。

    司厉霆看着那抹孤独离开的背影,生平第一次他觉得南宫熏没有那么讨厌,算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既然南宫熏都发了话,老爷子也不好再为难两人,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他抱着顾锦离开。

    顾南沧在老爷子耳边说了几句好话也转身离开,至于老爷子则是气呼呼的去了南宫熏的房间。

    南宫熏夹着一支雪茄,白色的烟圈从他口中吐出,在他冰冷的俊颜晕染上一层忧伤。

    他站在窗边,身影被拉得极长。

    “熏儿,你是不是要气死我?你不是那么喜欢锦丫头的,这多好的机会你居然将她给放走了?”老爷子的口吻中带着无奈。

    “爷爷,我南宫熏要个女人还要靠这种手段?”南宫熏反问道。

    “爷爷也知道不应该,但是那锦丫头多倔你也是看到了,她对那个司厉霆可是死心塌地,要是不用点手段,她恐怕不会和司厉霆分开。”

    “爷爷,我的事情你不用管了,就算我要她也不是用这样的手段。”

    “算了算了,你长大了翅膀也长硬了,我是没有办法再管你,只是熏儿啊,我见你真的很喜欢那个锦丫头,怕你错过了她恐怕再也找不到别人了。”

    “爷爷,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天下女人和其众多,只要我想要谁不能要?”

    南宫熏表情冷漠而疏离,只有老爷子看出他的脸上还有着一抹寂寞。

    从小这个孩子就很执拗,决定的事情谁都无法改变。

    他已经孤寂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看着他对一个女人有了感觉,哪怕是那女人早就心有所属老爷子也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替他留住顾锦。

    “傻孩子。”老爷子轻叹了口气。

    “爷爷,放心吧,我自己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时间不早,我扶你回房休息。”

    老爷子也只得摇摇头罢了,事情到了现在这个样子他还能做什么?

    这天下早就是年轻人的天下了,强扭的瓜不甜,况且南宫熏也有自己的做法。

    司厉霆的车子基本上已经报废,他只好抱着顾锦上了顾南沧的车。

    顾南沧抹了抹头上的雨水,“你是不是要吓死我,居然直接撞进了南宫家,你以为南宫家是你想去就去的?

    要是刚刚你被击毙在院子里,人家也只会说是正当防卫,还好南宫熏给我们解围。”

    顾南沧说了大半,司厉霆只说了一句话:“开车。”

    “哎,我说你这人……”

    窝在司厉霆怀中的顾锦却是开始不安分了,“厉霆哥哥,苏苏热,苏苏还要在被子里呆多久?”

    司厉霆摸了摸她的脸颊,像是发烧了一样滚烫无比。

    该死的,老头子果然给她下了药,看样子她的药效已经开始发作了。

    司厉霆安抚的摸着她的小脸,“苏苏乖,很快我们就到家了。”

    顾南沧知道后面火势蔓延,他只得用力踩了踩油门。

    又过了五分钟,顾锦难受的开始扒着自己身上的被子。

    “厉霆哥哥,我难受,你亲亲苏苏。”

    她的意识开始散乱,毫无意识的朝着司厉霆脸上亲去。

    眼看着就要现场直播,司厉霆知道她的性子,要是在车子里,尤其是顾南沧面前办了她,第二天顾锦恢复了意识会疯掉的。

    顾锦已经熬不住,才只开了一半的路程而已。

    司厉霆当机立断,“停车。”

    顾南沧慢慢减缓速度停了下来,“你要做什么?这附近是有酒店,但你这样抱着她去会让人误会你是趁人之危,说不定还会报警。”

    司厉霆抬眸朝着他看来,“你下车。”

    “有没有搞错?这车是我的!”

    “就算你想看,我也没有兴趣给你表演现场直播,苏苏撑不住了。”

    顾南沧抚额,怎么什么事情都让他给碰上了。

    他没有办法,只好熄火下车,将车钥匙留在了车上,“记得给我开回来啊。”

    “嗯。”后排的司厉霆已经扯开了顾锦身上的薄毯。

    顾南沧冒着大雨离开,心想自己这是遇到了什么事啊!

    他一离开,司厉霆才没有了后顾之忧,一直憋在他心中的情绪彻底爆发。

    司厉霆多担心自己赶到南宫家的时候是最坏的结果了,还好顾锦还在。

    “苏苏……”

    他将顾锦压在了后座上,身上的雨水一滴滴润湿顾锦单薄的真丝睡裙。

    巨大的雨幕之中,一辆车静静停在路边,大雨滂沱砸在车身。

    时间已经不早,路边并无行人,路过的车子一闪而过,也并没有看到那辆车子的起伏。

    顾锦就像是一只馋嘴的猫,哼哼唧唧不停索取。

    司厉霆也彻底疯了,一次对顾锦来说只是安抚作用。

    他飞快踩着油门回到自己的公寓,才一开门连灯都没有开便将顾锦抵在了墙上。

    这个夜晚注定了不会平静,顾锦则像一只妖精,彻底蛊惑了他。

    司厉霆失而复得,更加珍惜,每一次拥抱都像是要将顾锦揉入骨髓深处。他像是不只餍足的兽,一次次将她推入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