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7章 良苦用心-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367章 良苦用心

    听到她的回答,南宫熏颓然的收回了手,眼中有些受伤。≦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从小到大他要什么有什么,小时候只需要张张嘴东西就会送到他面前。

    长大以后他看中了什么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实力拿到手,直到遇上顾锦他有种无奈。

    一开始顾老爷子给他说这件事的时候他一口回绝,那时候他没有成家立业的心思。

    没想到前段时间老爷子旧事重提,南宫熏也并没有意中人,觉得这辈子他可能都不会有喜欢的女人,那就找个合适的结婚。

    顾锦的身份和他般配,能够在一年多的时间中夺得顾家家主之位,那就证明她有本事。

    这两点就够了,南宫熏不喜欢弱者,他的女人一定是有一定的能力和家世的。

    原本只是带着一个任务去见她,犹如例行公事,可顾锦在马上驰骋的模样就那么悄然入了他的眼。

    而后她失去记忆,乖巧温顺,一双蓝色的双瞳很干净。

    她在车上睡着的时候就像是一只猫,乖得让人想要一直守护着她。

    在司厉霆出现以后,她才彻底露出了本来的模样,即便是猫也是会露出自己锋利的爪牙。

    原来她的乖巧都是伪装的,知道真相的自己并没有生气,反而对她刮目相看。

    要是顾锦乖乖听话,随着自己心思,也许他还不会有感觉。

    偏偏是顾锦反其道而行,竟然连他都被顾锦耍弄于股掌之间。

    这个女人很厉害,在失去记忆的情况下还能如此理智,对她的好奇一点点增多。

    她选择和司厉霆在一起,哪怕自己威胁她还是一如既往。

    从头到尾顾锦都表现出和一种和其她女人不同的特质,坚强、沉稳冷静、却又不失女人的天真烂漫,她和其她女人完全不同。

    南宫熏也从一开始的任务心理变成非她不可,他真的不想放弃顾锦。

    只不过顾锦比他想象中还要桀骜,宁愿牺牲一切也都要和司厉霆在一起,生平第一次南宫熏感觉到了无奈。

    老爷子岔开话题,“本来呢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也不愿多管,你们现在的年轻人也不喜欢我们老家伙多事。

    但我们和顾家关系匪浅,我还是希望我们亲上加亲,锦丫头你年纪小容易被人迷惑我能够理解。

    你何不给熏儿一次机会,也许他比你的心上人更适合你呢?

    咱们买衣服还都要多试几件,只有上身了才知道哪一件更适合自己吧。”

    顾锦缓缓起身,“对不起老爷子,感情不是买衣服,喜欢的衣服可以有很多件,但喜欢的人一辈子只能有一个。

    什么事情都有余地商量,唯独这件事没有。

    本来我们也没有订婚,对南宫家也没有真正的损失。

    顾家有错我会担,如果还是无法获得你们原谅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时间不早,我就不打扰各位,告辞。”

    她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不可能真的答应南宫老爷子的条件和南宫熏试着交往。

    即便是要得罪南宫家她也没有办法,司厉霆是她最重要的人。

    顾锦正要离开,突然觉得头有些晕,难道是那药的副作用?

    这一年来她时不时会有耳鸣头晕,也都已经习惯了。

    她抚着额头几步踉跄,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南宫熏一把将她抱住。

    “顾锦,你没事吧?”把南宫熏吓得气都来不及生了。

    老爷子笑笑:“熏儿,不用着急,她没事。”

    “爷爷,好端端的怎么会晕倒?我马上去叫家庭医生。”南宫墨也着急了。

    且不说顾锦是不是在他家出事的,他和顾锦过去还是好朋友,他拿出电话就要拨出去。

    “你们都不要紧张,锦丫头是被我下药了。”

    老爷子的话让两人顿悟,原来这才是他今天的目的,怪不得一直都很亲和的样子,为的就是打消顾锦的警惕性。

    “爷爷,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南宫熏有些不耻这种手段,也想不通老爷子这样身份的人来做这种事。

    “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你!如果不是见你这么喜欢她,顾锦不嫁就不嫁,我南宫家还愁找到一个好媳妇?

    你在中国为她做的那些事情我都知道了,要不是对她动了真情以你的脾气怎么可能一直容忍着她。”

    老爷子叹了口气,以他长辈的身份的确不适合做这些事情。

    南宫熏是他很心疼的一个孩子,论性格远不如南宫墨的开朗。

    从小南宫熏的性格就冰冷执拗,从来没有什么人能入他的眼,更不可能将谁放在心里。

    顾锦是他唯一表现出的喜欢的人,这也是为什么老爷子一直对顾锦很好的原因。

    这可不是假装,哪怕知道她已经不是处子之身,老爷子也不介意。

    天下的女人再多再美再好,南宫熏连看都不看一眼,自己这些年来给他塞了多少女人都没用。

    唯独这个顾锦让他喜欢,甚至连性格都改变了。

    以前的南宫熏想要什么抢过来就完了,在顾锦身上他竟然有了一些怜惜。

    学会了怎么去保护不伤害一个人,也许顾锦就是能够改变南宫熏的人。

    老爷子在顾锦身上看到了希望,或许她有污点,但她的优点更多。

    如果顾锦离开的话还不知道对南宫熏是怎样的打击,甚至会让他的性格变得更加冷漠和残忍。

    老爷子为了这个孙子也是良苦用心,不然他一个长辈能用这样下作的手段么?

    “爷爷,我……”

    “别说你不想要这个女人,只要你们有了夫妻之实,这桩婚事就跑不了。”

    南宫墨愤愤不平,“爷爷,你不能这么对锦儿,这样的方式我们南宫家和土匪又有什么两样?”

    “你不想看到你哥哥幸福?”老爷子反问。

    南宫墨哑然,不管南宫熏喜不喜欢他,至少他是喜欢南宫熏的,也是真心希望南宫熏幸福。

    从小到大那个孤独的身影,什么时候他的身边才会有其她人陪着他。

    老爷子拍拍手,几个女佣出现,“替顾小姐清洗身体。”

    几人从南宫熏怀中抬走了顾锦,老爷子看着南宫熏,他的脸上并没有开心的神色,反而有些迷茫。

    “熏儿,机会只有一次,如果你不好好把握就会遗憾终身,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的。”

    南宫熏没有开口,南宫墨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他要打扰南宫熏的好事么?如果这一次真的会成呢?

    见南宫熏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老爷子朝着另外的女佣看去,“送大少爷回房梳洗。”

    南宫熏被拉回了房,老爷子看向杵在客厅的南宫墨。

    “你也回房去,今晚对你哥来说是很重要,你不要打扰。”

    “哦。”南宫墨摸了摸鼻子,垂头丧气的离开。

    作为顾锦的朋友,他当然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可作为南宫熏的弟弟,他也不该去打扰。

    老爷子遣散了下人,坐在主位上慢悠悠的喝下最后一口红酒。

    拄着拐杖缓缓离开了客厅,离开之前关上了所有灯。

    一道闪电划过,客厅瞬间被照亮,那一桌丰盛的菜肴还剩下了大半。

    桌子上点燃的香薰蜡烛还在静静燃烧,客厅中没有一个人,只余下一室寂静。

    外面狂风暴雨不停歇,花枝被打得乱颤,晕黄的路灯下一片大雨倾盆落下。

    司厉霆看着外面的大雨心里莫名有些不安,看了看表,时间还早,顾锦应该还没有吃完吧。

    今天顾锦是去道歉的,他要是出现在南宫家反而不好。

    也许是眼皮一直跳让他觉得不安心给顾锦发了一条信息。

    “苏苏,吃完了吗?雨很大,我来接你。”没有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