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6章 她出事了-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036章 她出事了

    几个小时之后麻药劲过了,苏锦溪被疼醒。≦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疼,好疼……”

    “不能动伤口。”司厉霆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小手。

    “伤口?”苏锦溪想到之前围绕自己的白大褂医生,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个大骗子,明明你说不做手术的,你还是让我切了阑尾。”

    “苏苏,你是急性阑尾炎,除了切出没有办法,我是为了你好。”

    “大骗子!”苏锦溪连呼吸都觉得疼,委屈巴巴的哭了。

    之前他怎么没有发现这个丫头这么任性呢?

    “苏苏,伤口已经缝合,很快就不疼了,等你好了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你当是哄小孩呢?我又不是孩子。”苏锦溪嘴翘得老高。

    这样别扭又任性的苏锦溪让司厉霆爱极了,他越发确定这就是喜欢。

    “等你好了,我会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秘密之所以被称之为秘密,当然是不能说的了,想知道就快点好起来。”

    “那……好吧。”苏锦溪妥协道,不过司厉霆的秘密会是什么呢?突然有些小期待了。

    唐茗接了电话就急冲冲赶到餐厅,白小雨分明和宁蕊有说有笑。

    他又被骗了一次,为了赶到她身边,他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绿灯,最后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宁蕊看到唐茗面色不善的走来,丝毫没有平时的温柔样子,笑容瞬间收敛,她拉了拉身边的白小雨。

    “茗,你来了。”

    唐茗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冷冷朝着宁蕊看来,“你不是说她昏迷了?”

    “唐,唐总,是小雨叫我这么说的。”宁蕊面容惊恐,小声回答。

    白小雨丝毫没觉得这样有什么错,起身挽住了唐茗的手。

    “茗,我要是不这么说你怎么会来?我就是想你陪我吃饭嘛,你看,我把你最喜欢吃的菜都点好了。”

    唐茗看着面前一脸无所谓的白小雨,脑中浮现的却是苏锦溪苍白又勉强的笑脸。

    胸腔中起了无名火,他猛地将桌布一拉,桌上精美的菜肴和餐具摔了一地。

    “茗,你干什么!”白小雨从没有见过他发这么大的火,当场就吓坏了。

    “白小雨,不要让我讨厌你!”唐茗此刻什么话也不想多说,转身离开。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聚在白小雨和宁蕊身上,白小雨委屈得掉眼泪,“他怎么能这么对我!”

    “小雨,我就说你太过分了,唐总为了见你满头大汗,这么快就到了,还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这样也是很危险的。”

    “可是以前我这么做他都不会生气的啊。”白小雨哭得更伤心了。

    “这……”

    唐茗脑子里一直回响着苏锦溪的那一句话:“唐总,我没事的,白小姐这个时候很需要你,你快去吧。”

    苏锦溪,你不要有事!

    火速赶回家里,“锦溪。”

    桌上还有没收拾的餐具,厨房除了散落的碎片之外空无一人。

    她一定是出事了!唐茗连忙拨通了苏锦溪的电话,电话无人接听。

    虽然动了手术,目前她还需要留院观察几天,否则伤口感染恶化会引发新的问题。

    苏锦溪也就只醒了一会儿便又睡了过去。

    “爷,苏小姐现在很稳定,你先去休息一下吧,本来昨晚你就一夜未睡,或者你想吃什么我去准备。”

    “准备一些清淡的流食。”

    林均很快就反应过来他让自己准备的流食是给苏锦溪的,“爷,那你自己呢?你到现在为止就只吃了早餐而已。”

    “随便。”司厉霆从昨天早上苏锦溪离开之后一直魂不守舍,他不明白什么叫喜欢,思想上走进了一个误区。

    加上知道苏锦溪这一天一夜都在唐茗身边,他的心里更不个滋味,这一天备受煎熬。

    林均叹息了一口气,爷显然是陷入了爱情的深渊。

    让人准备好了食物,精致的食盒中装满了司厉霆平时喜欢吃的。

    司厉霆确实也饿了,见苏锦溪睡得香甜也放心不少,坐在一旁优雅的进食。

    “好香……”苏锦溪闻到食物的香味幽幽醒来。

    听到小女人的声音司厉霆放下手中的筷子,擦拭干净嘴,从容不迫的走到她的身边。“醒了,还痛吗?”

    “似乎不怎么痛了,就是好饿,晚饭我就只吃了两口。”苏锦溪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的食盒。

    司厉霆想到自己去唐茗别墅的场景,桌上摆着一些小菜,家里除了苏锦溪就没有别人。

    “你给唐茗做饭了?”他的脸色有些不善。

    苏锦溪没有察觉到他话中的危险,诚实的回答:“是,阿姨突然到访,我只有过去配合一下,阿姨今天有事先走了,起初就有点痛,我没在意,结果竟然是阑尾炎。”

    “唐茗呢?”司厉霆想到她给唐茗做饭的样子心情就不爽,哪怕是在做戏。

    “白小雨有事他就离开了。”苏锦溪回答的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你痛得那么厉害,他就扔下你走了?”司厉霆怒意更甚,要不是自己刚好给苏锦溪打了个电话,再晚一些情况会更加恶化。

    就算唐茗和苏锦溪只是逢场作戏,哪怕是普通朋友他也不应该见死不救。

    “他不知道我怎么了,白小雨那边应该也出事了。”苏锦溪对于唐茗这个雇主倒是没有什么不满。

    司厉霆冷眸不言,径直从兜里掏出了一叠支票,抬笔在支票上签下一些数字。

    “这是四千万,你交给唐茗,你们合约终止。”

    苏锦溪没有接那张支票,“不行。”

    “为什么不行?”司厉霆眸光冰冷的看着她,房中气氛陡然变冷,林均识趣的悄然离开。

    “第一我不能要你的钱,第二我和他虽然只是合约关系,但唐总在苏家有困难的时候帮了我们。

    我们的事情没有对外界公布,唐家上下都认定了我是他的妻子,这才几天就分开,他怎么办?我不能干这么狼心狗肺的事情。”

    苏锦溪本就是固执的人,觉得人不能这么没有良心。

    “你就要这么无名无份跟着他演一辈子的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