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3章 就凭你-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353章 就凭你

    顾锦和司厉霆两人都发了话,李小姐再也崩不住。

    “我记错了,我的项链好像是被我取下来放在手包里,应该是没有丢的。”她连忙打开了自己的手包拿出一条项链。

    大家都知道她是故意而为,不过又能说些什么,这人就是故意如此贼喊捉贼。

    丢失东西是小,将人引到这里才是大,从华晴灰溜溜离开就知道她是设计了司厉霆。

    如果顾锦没有坚定不移的相信司厉霆,那么今天的场面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李小姐,既然东西没有丢失就不要信口开河,诬陷她人也是一种罪过。”

    “顾总说的是,都怪我喝了几杯酒糊涂了,给大家带来的不便很抱歉。”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女人有问题,无奈手中没有证据,也只得任由她自圆其说。

    顾锦明知自己被算计,哑巴吃黄连也说不出,这口气她只得暂时咽下去。

    “既然没丢东西就好,我们先离开这吧,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

    “什么差不多?”

    话音落下,耳边传来震耳欲聋的剧烈响声。

    有人透过走廊的窗户看到外面的景色,“是烟火,真漂亮啊。”

    “走,快去甲板上看烟火。”

    大家都被烟花所吸引,也没有再关注司厉霆和顾锦。

    顾锦将手伸向司厉霆,“司先生,你愿意带我去看烟花吗?”

    “我的荣幸。”十指紧扣,两人犹如一对璧人般缓缓朝着外面走去。

    夜风迎面吹来,司厉霆脱下西装外套披在顾锦身上。

    两人选择了一个观赏烟花最佳的位置,司厉霆抱着顾锦,生怕一松手她就消失了。

    “本来我是打算在这个时候向大家宣布,没想到发生了那种事情,只得提前宣布。”

    “谢谢你苏苏,谢谢你愿意相信我。”

    顾锦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若是连三叔都不信了,我还该信谁?没想到有些女人还贼心不死惦记着三叔,看来我对她都太过宽容。”

    司厉霆眼中闪过一抹暗芒,“是我太过仁慈,以为她没有威胁力,才让她留到了今天,差点又一次破坏我们的感情,华晴就交给我。”

    “好。”顾锦没有问他要对华晴做什么,但华晴的所做所为足矣让她受到更惨烈的惩罚。

    在灿烂的烟花之中,两人紧紧相拥,原来只要两人心足够坚定,那么就没有任何人能破坏。唐茗等人远远的看着那一对相拥的人影,比起两年前她真的变了太多。

    灿烂的烟花过后便是无尽的空虚和寂寞,总觉得心中缺少了什么。

    顾锦缓缓从司厉霆怀中退出来,“感谢各位今天赏脸来参加我的晚宴,相信大家最想要知道的就是我会选择哪家公司合作?现在我就公布答案。”

    “顾总,你和司总感情这么好,想也不用想就是和他合作了。”

    “对啊,你们鹣鲽情深,肯定是选择他了。”

    顾锦微微一笑:“大家猜错了,这一次我选择的是唐氏集团。”

    “唐总?”大家对这个结果有些意外。

    以前唐茗在她最危难的时候帮助过她,还成全了她和司厉霆,这个恩顾锦总算借着这次的机会还上了。

    她这个人恩怨分明,她一直没找到报答的机会,现在时机已经到了。

    而且唐家虽然不比司厉霆的帝凰,在业界口碑不错,也发展的很好,选择他肯定没错。

    顾锦突然公布自己,连唐茗都没有心理准备,这些天他也找人约过顾总几次都没有结果。

    就连在船上看到她是顾总,两人也只是浅浅打了个招呼并没有其它,顾锦说要和他合作,着实有些意外。

    “不错,符合条件的公司也有几家,唐氏集团不管是口碑还是财力都很好,经过我再三思考下决定和唐氏集团合作。”

    唐茗很快就收起了脸上惊讶的表情,端着香饼朝着顾锦走去,“顾总能选择我们公司是我的荣幸,我一定会让顾总看到选择我们是没错。”

    “唐总,合作愉快。”

    香槟杯相碰,唐茗勾唇一笑:“合作愉快。”

    看着面前亭亭玉立的女子,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两年前第一次见她还是为了帮自己遮掩,自己私下和她说明了情况。

    只是假结婚,无名无实,她开口要三千万,两人达成协议。

    当时也是说了一句合作愉快,时间一转便到了现在,过去的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

    烟花继续绽放,不知道是为了庆祝顾锦和司厉霆,还是这次的合作。

    其他人虽然心存怨言也不敢开口,这次合作没有成功,来日方长,说不定下一次成功了呢?

    这场狂欢一直持续到深夜,三三两两的人才散去。

    顾锦喝了不少,司厉霆抱着她回到房间。

    司厉霆拿来热毛巾给她擦脸,顾锦却抓着他的手不放。

    “三叔,我讨厌华晴,她竟然敢抱你,我好生气!”

    之前小东西在人前装得那么淡定,还真的以为她不生气,原来她只是将火气压下来了。

    “对不起苏苏,我应该早点离开那个房间的。”司厉霆哪里知道华晴已经不要脸到这个地步了。

    顾锦反过身将司厉霆扑倒在床上,“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

    “好,我是你的,一辈子都是你的。”

    云雨之后顾锦乖乖的趴在司厉霆怀中睡着,司厉霆却没有这么容易入睡。

    今晚的事情一定是有人策划,他有种感觉并不是华晴,应该是华晴后面还有主谋。

    两年前自己和顾锦结婚的时候突然跑出来一个保姆破坏自己和苏锦溪在一起。

    今天的事情和当年有异曲同工之妙,司厉霆悄悄起身,天亮之后船就会靠岸,现在是最好的时间。

    叫上林均他直接去了一人的房间,敲门。

    “谁?”里面传来警惕的声音。

    司厉霆看了林均一眼,林均变了个声音回答:“送夜宵的。”

    “大晚上的送什么夜宵?我不需要。”

    “船上的人每人都有,请小姐开开门。”

    “来了,烦死了。”华晴不耐烦的打开门,对上是司厉霆冰冷的俊颜。

    “厉霆……我知道你是真的放不下我。”华晴还以为司厉霆是找他来约会的开心极了。

    司厉霆看她要扑过来的架势朝着后面一退,林均直接将她拦开。

    “你做什么?”华晴也发现事情不对了,哪个幽会的人会带一个电灯泡?

    “带进来。”司厉霆冷哼一声。

    “是。”

    华晴被林均剪手背在身后带了进来,“司厉霆,你要做什么?”

    “华晴,应该是我问你究竟要做什么!你安的什么心?”

    “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我们才是天生一对!”华晴的眼睛里呈现出愤怒的光芒。

    林均忍无可忍一巴掌甩在了华晴脸上,“就凭你还想痴心妄想?两年前要不是你,爷已经和太太早就在一起,至于分开这么久。

    你这个坏女人,当年是你背弃爷在前,现在看到爷找到了真爱又眼红搞破坏。

    本来见你是个女人得饶人处且饶人,谁知道你变本加厉,还做出这种事情。

    你以为就凭你便能分开她们两人?就连生死都没有,你算个什么东西!”

    华晴脸上火辣辣的疼,“你敢打我!”

    “华晴,我没那么多闲工夫和你耗着,是谁指使你做的这些事情?”

    华晴脸色一变,“什么指使不指使的,这是我自己心甘情愿做的,目的就是分开你和苏锦溪,让你重新和我在一起。”司厉霆冷哼一声,“不说是吧,你可别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