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9章 自食其果-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349章 自食其果

    游轮上。

    今晚的客人比想象中还要热情,顾锦这个当主人的都还没到游轮上已经到了几位客人。

    看来大家对这个项目都十分感兴趣,都想赶在其他人之前和顾锦交谈。

    这段时间每天约见顾锦的总裁就有一堆,顾锦一个都没见。

    大家对新来的顾家小姐充满了好奇,一个个赶着过来,也就造成了主人还没有到客人先到了。

    唐茗端着酒杯站在甲板上凭栏眺望,还是这个游轮,他想到了上一次在游轮上发生的事情。

    也正是那糊里糊涂的一晚,让苏梦有机可趁,苏锦溪满身鲜血的被司厉霆抱着离开。

    已经过了两年的时间,而他却觉得仿佛就在昨天。

    苏锦溪,也不知道她最近怎么样了。

    才这么想着,一抹红裙赫然出现在视线中,这人不正是他心心念念的苏锦溪么?

    她踩着细高跟走上甲板,每一步都稳当,和过去那个跟在司厉霆身边的小白兔完全不同。

    红裙和发丝随着海风起舞,她就像是一个孤独而高贵的舞者。

    当她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暂停了手中的动作,一个个看着她发呆。

    她出现就像是一副动态的画,就像是拍摄什么时尚大片的模特,唯美又惊心动魄。

    男人们眼睛都看直了,这世间竟然会有这样漂亮的女人。

    在他们心中还以为顾锦是跟着哪个大老板来的小明星,扫了一眼并没有看到她身边的男人,只有一个助理。

    一些男人上前过来搭讪,“艾琳娜小姐,听说还有一个月你的那部电影就要上了。”

    顾锦大概是唯一的一个电影还没有放出来人就已经火了的人。

    “似乎是这样,谢谢关注。”顾锦点点头。

    “又是你,怎么我到哪里都能遇到你?”詹微雪挽着一个中年男人上来。

    顾锦这么耀眼,不让人注意都很难。

    见她风头正盛的站在男人堆里,詹微雪心中十分不平衡。

    “亲爱的,她就是我之前给你那个抢我造型师的人,你可要帮我报仇啊。”她对身旁的吴总道。

    吴总看到顾锦的绝色容颜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詹微雪和她一比,那就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他可不想在大家面前,尤其是顾锦的面前失礼。

    “别闹,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

    “我哪有在闹,你不是说最疼我了,亲爱的,有人欺负了你的小宝贝儿你就这么袖手旁观?”

    詹微雪拉着吴总的手又是撒娇又是磨蹭的。

    被她烦的不行,要是不解决这件事恐怕自己一晚上耳根子都不会清净。

    一会儿等见到了顾总他还要去谈合作的事情,免得被詹微雪破坏了。

    吴总朝着顾锦走去,“这位小姐,微雪说你之前恶意欺负她,还抢了她的造型师。”

    顾锦砖头看向詹微雪,没想到她又跑这里来了。

    “哦,那她有没有告诉你事情的真相呢?”顾锦挑眉看去。

    “你这个恶心的女人,之前抢我造型师的时候凶神恶煞,现在又装的这么纯良无害。

    我说的就是真相,我要你现在就给我道歉!”詹微雪仗着自己身边有人撑腰更加方式。

    “要我道歉?”

    一旁的小桃准备上前阻止,顾锦伸手示意她不用管这件事。

    “是。”詹微雪以为顾锦是认怂了,从一旁的酒架上取过一瓶白兰地。

    “你当着所有人的面前将这一瓶白兰地喝了我就放过你。”她洋洋得意道。

    一旁其他男人倒有些想看美女醉酒,仿佛这样他们就有机会似的。

    唐茗眉头紧皱正要出言为顾锦出头,一道男声比他更快响起:“让她给你道歉,你先回娘胎重新投胎再说。”

    “关你什么事,你是什么东……”詹微雪看着迎面走来的男人,一手插兜,慵懒的走来。

    詹微雪赶紧住口,喃喃道:“司,司先生。”

    司厉霆径直走到顾锦身边,以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道:“顾总,抱歉,我来晚了。”

    顾总!

    一听到这个顾字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谁都知道g集团新上任的人是一个女人。

    可这个女人多大,长什么样子,什么脾气大家都不知道。

    就连唐茗眼中都闪过一丝诧异,她竟然就是自己一直想要联系的顾总。

    想到两年前苏锦溪坠海,顾南沧曾经下海救过她,原来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一些谜团今天终于解开了。

    旁边的吴总以及詹微雪的表情才算是精彩,两人都快要疯了。

    刚刚他们还想要找茬,找茬找到主人头上也是没谁。

    詹微雪还有些不愿相信,“开玩笑的吧,跨国总裁竟然会去拍电影?”

    小桃这才面无表情冷冷道:“这是我家总裁的爱好,怎么,你有意见?”

    “不,不敢。”詹微雪哪里还敢说一个字。

    这位主子可是比她身边的男人还要高等的存在,吴总也赶紧和她划分关系。

    将手从她胳膊中抽了出来,“你竟然敢冒犯顾总,还不给顾总道歉?”

    不过一瞬间两人就颠倒了,不用吴总说詹微雪也知道自己犯了一个怎样的错误。

    怪不得琳达宁愿叫保安将自己赶走也不敢触怒这个女人,原来这个女人是她们惹不起的大人物。

    “顾总,对不起,之前我冲撞了你,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这次。”

    顾锦看着那低头垂眸的人,这便是所谓的现实,要她不是顾锦,没有顾家这个背景,面前的女人一定要飞上来咬她不可。

    司厉霆沉沉出声:“一句对不起就有用?刚刚我可是听到你要让顾总喝下一瓶白兰地给你赔罪,你开开口就想要将这件事带过?”

    “我……我酒量不好。”詹微雪赶紧示弱,哪里还有之前那得意的模样。

    吴总也趁机打压,“少来,谁不知道你爬到今天的位置就是喝酒喝来的。

    惹恼了我们顾总也得拿点诚意,将这瓶白兰地喝了。”

    詹微雪看了那接近一斤装的白兰地,就算她酒量再好也不能一下就喝一瓶啊。

    她可怜兮兮的看着顾锦,“顾总,请你饶了我这次吧。”

    换做以前的苏锦溪可能会怜悯她,顾锦却不会,既然詹微雪很擅长玩弱肉强食。

    那么现在也该是她自食其果的时候了,否则以她这个脾气不知道打压了多少人。

    顾锦表情淡然,“这个惩罚方式是你自己提出的,怪不得别人,小桃,你监督她喝完。

    各位客人,甲板上海风比较大,咱们去里面聚聚。”

    “顾总说的有理,我们进去谈。”

    詹微雪拽着吴总的衣角,眼中露出可怜的神色,“亲爱的,你帮帮我好不好,我真喝不了。”

    “喝不了也得喝,谁让你不长眼睛敢得罪顾总,给我喝完,一滴都不许剩。”吴总说完追着顾锦而去。

    詹微雪只好对小桃讨饶,“请你放我一马吧,同样都是女人,你何苦为难我?”

    “抱歉,这是命令。”

    “反正顾总都走了,你只要给她说句我喝光了就没事的。”

    小桃冷笑一声,“你让我家小姐喝的时候怕是没想过你也有这一刻?我家小姐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仗势欺人的人。

    马上给我喝了,要是剩下一滴有你好受的,别以为我家小姐长得漂亮脾气就好。

    要她真的动怒,你也别想在这个圈子混了,喝不喝在你,你自己想清楚。”

    詹微雪一听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拧开酒瓶一口灌下,灼热的酒犹如刀锋刮过嗓子。自己犯下的苦果到头来还是要自己尝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