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4章 买一送一-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344章 买一送一

    今天顾锦在她面前故意提起了两年前的事情,晚上自己就被带到陌生的地方关到笼子里,不正是当年对她做的事一样嘛?

    “是谁?”白小雨还在喝酒,莫名其妙被人给拉了过来,她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会儿头都还有些疼。≦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是苏锦溪,她在为两年前的事情报复。”苏梦抓着牢笼,脸上的表情十分难看。

    “苏锦溪?竟然是她!”

    “她现在的身份和以前不一样,而且性格也完全变了一个人,一定是她做的。”

    白小雨这才开始后怕,“不会吧,那我以前还打了她一巴掌,泼过她咖啡,这该怎么办?”

    “那就一并清算了。”耳边突然响起一道熟悉的男声。

    “你是谁!”白小雨对他的声音很陌生。

    苏梦倒是马上就听出来是谁的声音,“表哥,那件事都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姐姐她也没事,你为什么还要抓着我们不放?”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我不是你表哥,她更不是你姐姐。

    苏苏性格良善,从来都不会与人为恶,原来她背地里竟然受了这么多委屈都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也好,反正今天我有的是时间,你们一五一十的给我交代清楚。”司厉霆看着那被装在笼子里的两人。

    两年前顾锦也是这么被装在里面,当时她得有多害怕?而自己竟然什么都不知道,两年后才知情!

    想到这里他的心中就弥漫着深深的愧疚之情,那个小东西一个人究竟受了多少委屈?

    “你是司厉霆!”白小雨这才觉察到他的身份。

    司厉霆表情森冷,招了招手让人将她们的眼罩取下来,从黑暗到光明两人很难适应。

    看着那身材修长,手中夹着一支烟,慵懒坐在椅子上的男人,不是司厉霆还会有谁?

    “不错,是我,我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将你们对苏苏的所作所为全都写在纸上,根据你们的坦白程度可以决定你们今晚的命运。”

    白小雨愤愤难平,“司厉霆,你知不知道买卖人口是犯法的,只要我们去告你,你马上就完了!”

    听到她的话司厉霆只觉得可笑,“既然两位都知道买卖人口是犯法的,那你们对苏苏又做了些什么?我不过是将当初你们对她做的还给你们了而已。”

    他找人给两人丢了一个笔记本和笔过来,“好好给我写,要是写少了一条,你们知道后果的。”

    白小雨和苏锦溪认识的时间短暂,和苏锦溪也没有太多的正面冲突。

    至于苏梦就不同了,从小到大她欺负了苏锦溪多少次,能够记得的都有很多次,更不要说很久以前的事情她都已经记不清楚。

    白小雨写了半页纸,苏梦已经翻篇都没有写完。

    “她是不是你的姐姐,你居然对她做了这么多事?”

    白小雨看不到苏梦具体写的什么,从那张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字来看就知道苏梦有多可恶。

    苏梦从小不喜欢苏锦溪,这是一种天性,也许正是因为没有血缘关系的缘故。

    她不仅不喜欢,而且还十分讨厌,尤其是品学兼优又懂事的苏锦溪和她性格截然相反。

    自己不喜欢念书,成绩一塌糊涂,什么都比不上苏锦溪,所以才想方设法的折磨她。

    后来苏锦溪越大出落得越漂亮,明明是两姐妹她们却没有一点相似,苏锦溪又高又漂亮,怎么看都很完美。

    过去那一桩桩一件件就像是小溪流慢慢汇聚成了大海,写完的时候她也懵了,自己竟然对苏锦溪做了这么多事情。

    司厉霆看到苏梦写的那整整两页纸,他有些不可置信苏梦竟然从小就有这么歹毒的心肠。

    小时候只是一个熊孩子的恶作剧,但那些恶作剧随时都能让苏锦溪死亡。

    例如将她推到水池里,例如过马路的时候将她往马路上推,例如趁着她睡着的时候买了宠物蛇吓她。

    司厉霆每看一条脸上的表情就阴沉一分,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在找死。

    苏梦发现司厉霆的表情越来越阴沉,她的心都快要跌到谷底,“你说了只要我坦白,你就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司厉霆抬起头一字一句道:“我说的是你的坦白程度决定你今晚的命运,你很坦白,但你必须要为你做过的这些事情付出代价!”

    说着司厉霆起身离开,想着顾锦那温柔的脸颊,他的心中只剩下心疼。

    为什么自己没有早一点遇上她,为什么要让她一个人承受这么多的苦痛?

    苏苏,从今往后我不会再让你受苦,而伤害过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司厉霆离开,苏梦和白小雨也彻底没有了底。

    “苏梦,他会对我们做什么?”

    “我们是怎么对苏锦溪的,他就会怎么对我们,不,他甚至会用更厉害的方式折磨我们。”苏梦已经认命,她还能做些什么呢?

    白小雨眼中还有一些期待,“那只是对你吧,我和苏锦溪也没有认识多久,我对她就做了几件事而已。”

    “呵呵,这个男人爱苏锦溪爱的发狂,哪怕是你对她动了一根手指头,你都吃不了兜着走,别做梦了,我敢打赌,我们的下场比苏锦溪当晚要悲惨十倍。”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呢?苏锦溪没有一点事,你和我却要遭受这么多的痛苦,我不想被其他男人碰。”

    两人自怜自艾,起初是对手,后来又变成联盟,现在还一起变成了阶下囚。

    就在两人悲哀的时候,有人进来,手中还拿着一些近乎透明的衣服。

    “别脱我衣服,滚开,不要碰我!”两人嘶吼着。

    那女人一看就很有经验,脸上没有一点怜惜,“都给我听话一点,要是不想要我换,那我只有让男人给你们换了。”

    一句话让两人闭嘴,这里的人都是凶神恶煞的,男人来换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两人不敢再闹腾,只得任由着她们给自己换上衣服,化了一个妖艳的妆容。

    看着女人就要离开,苏梦连忙问道:“面具呢,到这里的人不是都要带上面具的?”

    “呵呵,你倒是懂这里的规矩,不过很抱歉,那只有尊贵的客人才能戴的,你们只是猎物。”

    上一次苏锦溪之所以会戴面具,那都是因为她的长相和身材十分出色,为了吸引人拍出大价钱才给她戴上了面具。

    至于苏梦和白小雨的长相根本就达不到那个标准,自然而然也不会给她们二人戴面具。

    也就是说连最后一层遮羞布都给她们剥夺了,白小雨还好一点,苏梦到底是苏家的千金大小姐,难免会有人认出她来。

    “你回来,把脸给我遮上!”苏梦知道已经改变不了结局,她所希望的就是不要被人认出自己。

    “戴不戴面具只有我们老板说了算,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准备迎接接下来的狂风暴雨吧。”

    十分钟后两人被推了出去,来过一次两人也知道一些规则。

    就算是货物也要分等级的,排在前面的就是一些不值钱的。

    像是苏锦溪上次是作为压轴出场,换句话来说也就是最值钱的。

    白小雨和苏梦第一个出场,言下之意两人也就是最不值钱。

    还没有到大厅就听到耳边传来热闹的声音,这艘不夜船一直都是最热闹的存在。

    在船舱的负一楼还设有一个巨大赌场,就是说阴暗的一面全都在这艘船上出现。

    白小雨和苏梦被推着出去,越是靠近那里两人就越是害怕和紧张。

    “我不想被当成货物。”

    “蠢货,你以为我想?当初要不是你出的鬼主意我们现在会在这?”

    两人骂骂咧咧,最后还是暴露在大众眼前。

    和上一次不同,上次她们可以躲在人群之中看着苏锦溪的笑话,今天在下面看笑话的人成了司厉霆。

    他刻意将两人安排在第一个出场,越是珍贵的东西大家才会越珍惜。

    如果这个东西是你花大价钱买来的,看在钱的份上你也会好好保管,如果只是用极低的价格买到,在你心中也就不会那么珍惜。

    金钱和价值挂勾,当然一般来说是衡量一件商品,当人也突然变成了一种商品,也和其它东西一样。

    白小雨吓得身体都在颤抖了,这一刻两人终于知道了苏锦溪当时的感受。

    下面那一张张戴着面具的脸,他们就像是一个个恶魔,自己则是他们的祭品,准备着被他们吞噬。

    拍卖员介绍着两人,身边那些男人的手已经穿过铁笼朝着两人摸来。

    这幅画面落在司厉霆眼中十分刺眼,两年前那个小东西是不是也是这样面对着众人?

    因为是低价商品,而且还买一送一,几个男人将她们出资买下,只用了五十万,和当初苏锦溪的几千万可谓是天壤之别。

    她们只能算是人前的开胃小菜,很快就被人放了出来。

    苏梦和白小雨各自被一个男人给爆了出来,男人们将两人丢到一旁的桌子上就开始了活动。

    “不要,不要过来!”“拿开你的手,不要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