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8章 加二十亿-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338章 加二十亿

    接下来的日子平静而又忙碌,顾锦忙着处理接下来的那个大项目,每天忙得跟个小陀螺似的。≦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而司厉霆在美国釜底抽薪,斩断了自己所有后路,同时也断了南宫熏的威胁,暂时两人不用担心南宫熏的威胁。

    事情开始往好的方面发展。

    南宫墨知道了司厉霆在美国做的事情,惊讶中又带着敬佩,本以为他还会放手一搏。

    谁知道他竟然在最短暂的时间做了一件最干脆的事情以绝后患。

    不担心司厉霆,他现在又开始担心南宫熏了,第一次和他斗到这个地步,这是谁都不曾料到的。

    虽然南宫熏在经济上没有什么损失,在精神上损失就大了。

    “哥,你过来也这么久了,不回去美国那边看看嘛?”

    经过这件事情两人之间的感情比起以前要好多了,至少从前在家的时候自己看到他都是绕道走,哪里会主动上前搭话。

    南宫熏冷冷看他一眼,“你是想要我放弃?”

    “哥,锦儿和司厉霆之前的感情那么深,连生死都没有将他们两人拆散,那个……趁着现在你对她也没有太深的感情,放手才是最好的选择。”

    南宫墨好歹是他的弟弟,多多少少也了解他的一些脾气。

    顾锦是很优秀也很吸引人,这是肯定的,不然也不会吸引这么多人对她倾心。

    南宫熏算起来认识她也没有几天的时间,喜欢固然是喜欢,不然他也不会一直追着不放手。

    但你要说就短短的几天时间中要爱得多深刻这个南宫墨不相信。

    司厉霆爱的那么深毕竟是有感情基础和时间基础自己能够理解,南宫熏对顾锦的感情顶多是比欣赏多一点的喜欢罢了。

    正如从前的自己,一开始也曾经被她所吸引,和南宫熏不同的是,自己成长的环境教会了一个道理。

    不该属于自己的就不要肖想,趁早放手才是上上之策,退到朋友的位置反而更好。

    南宫熏自小就是南宫家的老大,万众瞩目的继承人,对他的要求也比旁人高。

    也许是因为自己的到来给了他一定的威胁感,他的性格变得独断专行,只要他喜欢的就一定要到手,绝对不会给别人机会。

    自己不敢和他争,也是不想和他争,他生意场上的那些人是争不过他。

    司厉霆不同,一个和他同样有着出色的外形条件,还有雷厉风行手段的男人。

    同样两个强势的男人聚在一起,面对司厉霆心中最重要的女人,他怎么舍得让。

    就算是拼得头破血流,他也不会罢手,司厉霆这一招釜底抽薪用得十分好。

    虽说前途没了和可惜,但经济上他并没有失去损失,而且还没有了后顾之忧。

    这样的男人和南宫熏才是同一个级别的,南宫熏对顾锦已经是一种执念,求而不得的执念。

    现在还多了一个和司厉霆竞争的欲念,这些外在因素导致了他不想要放手。

    只是单纯谈及感情来说,他对顾锦的感情又能有多深呢?他这样一个聪明的男人放手后很快就能忘记。

    可是他偏偏不放,大有和司厉霆斗个你死我活的架势。

    “放手?你以为我会怕他?”南宫熏冷哼一声。

    “哥,我得到消息,你在国内的公司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阻碍,这不是司厉霆在打压你?你们又何必做到这个地步?

    他已经放弃了美国的公司,股权卖了一百多个亿,他手上有着很雄厚的一笔资金。

    如果我没有料错,这也是他为什么要自断后路的一个原因。

    小锦儿的那个项目需要雄厚的资金支持,他卖了股权就可以全力支持小锦儿,有他相助,小锦儿不可能会失败。”

    南宫熏不愿去承认这个事实,那个男人确实为了顾锦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出来,这让南宫熏心情十分不爽。

    他能做的自己难道就不能做了?只是顾锦连一个机会都不给自己罢了。

    “那又如何?至少我手中还有一张底牌!”

    “哥,你的主场在美国和欧洲,这几年的重心才慢慢转移到国内。

    现在因为小锦儿的关系,你阻碍了他在美国的发展,他阻碍你在国内的发展,你们这又是何必?”

    南宫熏眼中闪过执拗的光芒,“斗,我一定要和他斗到底。”

    “哎……”

    帝凰。

    司厉霆坐在办公桌后看着面前的电脑上密密麻麻的数据,林均敲门进来。

    “爷,股权的流程已经完善了,有很多家公司想要购买,其中便有南宫熏和顾家,你打算卖给谁?”

    林均本以为司厉霆会直接开口说给顾家,以他和顾锦的关系,有句话不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么。

    而且卖给顾家南宫熏也不好再阻碍发展,将来局势变了也有机会将股权再买回来。

    司厉霆眼中掠过一道冷意,“你去告诉南宫熏,他要买,加二十个亿。”

    之前他为了尽快赶回顾锦身边,要快点脱手,才会出了极低的价格。

    谁知道南宫熏竟然也想要买,自己怎能让他捡了这个便宜,况且他不是想要给顾锦资助二十亿么?

    林均一愣,“是。”

    卖给其它公司都是低价,唯独南宫熏要多加二十亿,南宫熏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脸都气白了。

    “好个司厉霆!敢算计到我头上!”

    “哥,我都要怀疑你和他才是亲兄弟了,你们性格也太像了,都是睚眦必报的性格。”

    “他要玩我就和他玩。”南宫熏打开电脑核算和估计了一下,司厉霆那几个公司经营的很好,再有两年就会成大器,这二十亿其实一点都不贵,自己也不会亏损。

    只不过他卖给别人低价,给自己就要多加钱,这口气他憋在心中很难受。

    “他敢卖我就敢买。”

    “哥,再加二十亿就快接近两百亿了,就算我们家底厚,也未必有这么多流动资金吧?

    纵然他的公司买入不会亏,但一下子将所有流动资金砸出去,一旦遇到什么麻烦那该怎么办?”

    南宫熏冷冷道:“这不是你该担心的事情。”

    顾锦的办公室,小桃快步走进来,“小姐,刚刚接到消息,司先生将股份卖出去了。”

    “嗯?卖给谁的?”顾锦在听小桃这么说话就知道情况有变。

    两人虽然每天都在一起,谁都没有提起过公司的任何事情,顾锦本以为自己不提司厉霆也肯定会将股份卖给顾家。

    “南宫熏。”小桃看了一眼顾锦的表情,希望这个事情不要影响到她们两人。

    殊不知顾锦脸上根本就没有一点表情,小桃也太小看了她,她和司厉霆是共患难的伴侣,怎么会因为金钱而闹翻。

    况且十几亿的股份司厉霆说给就给自己了,在他心中自己是什么地位顾锦比任何人都清楚。

    顾锦停下手中的事情,没有卖给顾家也没关系,但她没想到居然卖给了南宫熏。

    “你确定?”

    “确定,刚刚才得到的消息,听说司先生卖给南宫熏的时候加了二十亿。”

    “南宫熏买了?”

    “嗯,买了,两边的人已经在走流程,你说这男人之间也真是奇怪。”

    顾锦轻笑了一声,“算了,由着他们去吧。”三叔绝不是一个容忍别人在他头上放肆的人。

    既然他已经决定好,自己也不用再说什么,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顾锦并不想参与。

    “对了,晚宴的请帖都发出去了嘛?”

    “嗯,差不多国内知名的大公司都发出去了,小姐,为什么要定在游轮上面呢?我听说你之前在游轮上出过事情。”

    “出了一次事情,难道这辈子都不能靠近了?这次我只是想要认识一下国内的这些人而已。

    如果只是普通的宴会应该会有很多媒体混进来,我懒得去应付媒体。”

    毕竟之前她是以演员的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突然间一个演员变成跨国集团的总裁,有这个爆点那些媒体还不疯狂想要从她身上榨取新闻价值。

    顾锦并非不想露面,而是不想去应付像是苍蝇般的记者。

    在游轮上会有严格的把关,一旦游轮离开记者也没有办法上来。

    当然顾锦定在游轮上还有一个原因,司厉霆为她做了那么多事,她也想要给他一个惊喜。

    “小姐思考的也是,我见请帖里面没有司先生的,小姐是忘了还是……”

    “他的请帖我亲自送去吧。”

    “我觉得也是,小姐怎么可能忘记给司先生的请帖。”

    顾锦想了想,“小桃,为防止有人做手脚,你亲自去安排游轮上的事项。”

    “是。”

    看了看表,“没事就提前下班,我先走了。”

    顾锦关好电脑,正好今天的事情她都处理完了,今天她去接司厉霆下班吧。

    两人没有刻意约定,总之谁先下班就去对方的公司。

    顾锦正准备去车库开车,一人却拦在了她的面前。

    “姐,我求求你帮帮我。”

    姐?顾锦看着面前这个有些眼熟的女人,可见她是自己的故人。

    “你是?”

    “我是苏梦啊!姐,我知道你恨我,但你也不能因为恨我而装着不认识我。”

    原来她就是苏梦,怪不得觉得有些熟悉,对这个从来没有将自己当成她亲姐姐的妹妹顾锦也没有好感。

    想着之前自己为了苏家着想,以三千万的价格答应当唐茗的挡箭牌。

    那三千万自己一分没动全部转给了苏家,她们连一点衣服首饰也舍不得给自己买就算了。

    给苏梦倒是挺舍得花钱的,苏梦在商场非要自己给她买衣服。

    甚至为了一套衣服她要自己给别人下跪,要不是司厉霆在附近及时派人送卡过来,她还不知道要被苏梦折腾成什么样子。

    苏梦为了得到唐茗做了一系列的事情,假孕嫁入唐家,落得一身污名。

    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自己失忆就不清楚了,资料上也没有记载。

    总之苏梦出现在这肯定有问题,顾锦眉头紧锁,并不想和她有任何来往。

    “抱歉,我不是苏锦溪,你挡着我路了,请你让开。”

    苏梦拉着她的衣服不肯放手,“不,我知道你就是苏锦溪,姐姐,我知道过去是我对不起你,现在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只有你能帮我们了!”

    原来是又找到自己的利用价值了,这一家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让人觉得恶心呢。“让开,我没有那么多闲工夫听你废话。”顾锦脑中想的是司厉霆,今晚给他做什么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