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5章 我可以帮你-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335章 我可以帮你

    一点都没有,唐鄀回答的很是肯定,为本来就心寒的华晴再次在心上补了一刀。≦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华晴眼泪流不停,“既然你一点都不喜欢我,甚至连好感都没有,你为什么要娶我?”

    “跟了我这么久,你难道不了解我的性格?我最喜欢的不是人而是掠夺。”

    掠夺,是的,唐鄀从小就有些心理不正常。

    “当年你和司厉霆在一起,我看出了你的眼中写满了不甘和欲望,那是他无法给你的。

    我最喜欢看人心的丑陋,所以我出现在你面前,以利益诱惑你。

    果不其然你很快就答应了,你一定很后悔吧,你躺在我身下的那一天司厉霆本来准备向你求婚的。

    而你就那么恬不知耻的取悦着我,让他撞见。”

    当年的事情被他层层剥开,血淋淋的真相被揭开。

    “别说了!”

    “你一定后悔死了吧,就因为一念之差走错,一步错步步错。

    不过你也不要太难过了,当年我碰你的时候你还是第一次,说明那个男人也根本就不爱你。

    他要是爱你怎么舍得一直不碰你,你是没看到他对苏锦溪,那叫一个激烈……”

    “别说了,我让你别说了!”华晴最柔软的地方被他伤得体无完肤。

    她一直不愿意承认的现实,而唐鄀偏偏要当着她的面揭露这一切。

    “怎么,你觉得难受了?华晴,你骨子里就是一个放荡的女人,司厉霆不喜欢你也是情理之中。

    你比任何人都自私,对于你这种自私的女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本以为你是司厉霆喜欢的女人我才费尽心思将你抢过来,没想到他根本就不在乎你。”

    华晴紧紧捏着他的裤管,这个男人当真是绝情到了一定的境界!

    “唐鄀,你有心吗?”

    “即便是我有,也不可能落在你这样的女人身上。

    华晴别浪费时间了,赶紧签约吧,对你对我都好,我没那么多时间和你耗着。”

    面对着唐鄀那不带一丝留恋的眼神,足矣见到他对自己的不在意。

    这样的男人她还有必要留恋么?唐鄀也直接表示了不会再给她一点机会。

    “好,我签!”华晴颤抖着手指在那份离婚协议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

    唐鄀丢给了她一张支票,“从今以后,你我再无关系。”

    华晴泪流满面,看着那上楼的男人,他并没有回头看过自己一眼。

    从头到尾自己都只是他手中的一个玩物而已,别说爱,就连心动都不曾有过。

    一开始他想要利用自己来打击司厉霆,后来发现没有用处便舍弃自己去了美国。

    自己和他两地分隔,知道他身边围绕了很多女人也从来不敢多说一句话。

    本以为自己足够本分,到头来才知道在他眼中自己连床伴的地位都不如。

    华晴拽着支票离开,看着灰蒙蒙的天气,似乎很快就要下起雨来。

    最近的温度越来越冷,一阵寒风吹来,她拢了拢自己的衣服。

    她曾经登上神坛受万众瞩目,而今却是孤身一人,形单影只,华晴想哭却觉得自己眼泪都哭干了。

    想了想司厉霆,自己为什么要放弃那么好的一个男人。

    否则今天顾锦的位置就是自己坐的了,还用看谁脸色。

    不行,她一定要重新回到顶峰。

    雨说下就下,华晴正准备找地方躲雨,手机却在此刻响起。

    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她本来想要挂断,肯定又是记者一类的,鬼使神差的她接起了电话。

    “喂。”

    “你好啊,华小姐。”一道刻意伪装过,非男非女的声音传来。

    华晴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谁的声音,两年前她突然接到一个人的电话,也正是那个人告诉她苏锦溪和司厉霆的关系。

    这道声音太容易分辨了,上一次是那人帮忙毁了司厉霆和苏锦溪的婚事。

    虽然苏锦溪没能死在海里面,那人的手段华晴已经见识过了。

    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说不定是一件好事。

    “是你,两年前给我通风报信的人。”

    “不错,是我,华小姐记忆力还真好。”对方的人呵呵笑了起来。

    因为声音刻意伪装过,所以听起来有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找我做什么?”

    “我是来帮你的,我知道华小姐最近陷入困境中,我能救你摆脱这个困境。”

    “我和你非亲非故,你凭什么帮我,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华晴也不是蠢人。

    两年前自己按照那人的吩咐行事,本以为只是将两人的婚事给搅黄,谁知道后来会发生那么多事情。

    苏锦溪坠海身亡,司厉霆出车祸,两人福大命大没死,给华晴也留下了心理阴影。

    后面的事情她没有直接参与,不过将苏锦溪逼走也有她的功劳。

    在苏锦溪死后很长一段时间中她都睡不好,老是梦到苏锦溪来着她索命。

    时隔两年这人再次出现,华晴虽然难过,也不敢轻易相信那人。

    “呵呵,两年前我和华小姐也非亲非故,华小姐不也和我并肩作战?”

    “当初我的确以为你是来帮我的,搅黄两人的婚事就算了,谁知道你的用意竟然是为了杀人,司厉霆出了车祸,苏锦溪也葬身大海。”

    “我帮你除掉苏锦溪难道你不开心?”

    “我是想要她消失,但没想过要司厉霆也出事,这一次你又要利用我做什么,我劝你死了这条心!”

    豆大的雨珠洒落下来,华晴站在雨幕中,听着电话中那人传来的恐怖笑声。

    “如果我说我能帮你重新回到司厉霆身边呢?难道你不想?”

    那人就像是魔鬼一般,华晴明知道自己应该远离她,她抓住了自己的软肋,根本就没有抵抗力。

    “你有什么办法?”

    “呵呵……”

    顾锦看着天空突然落下的雨,每到大雨的时候她心中就会莫名不安。

    “小姐,你手上的合同已经都处理完了,怎么还不回家?”小桃进来就看到顾锦负手而立站在窗前。

    顾锦如梦初醒,“马上就回家。”

    看了看表,都六点了,手机有几个未接来电,之前开会她调成了静音。

    连忙给司厉霆拨通了电话过去,“三叔,你在哪?”

    “在你公司楼下,之前在开会吗?”

    “没,我现在就下来,等我。”顾锦连忙收拾好东西下楼,自己竟然站在这里看雨看了这么久。

    司厉霆在车库等了她二十分钟,顾锦抱歉道:“让你久等了。”

    “没事,晚上回家吃还是去餐厅?”

    “这么大的雨,咱们还是早点回家吧,看这个样子应该会闪电打雷。”顾锦看着那昏暗的天空。

    司厉霆喃喃念了一句:“打雷。”

    “怎么了,三叔?”

    “没事,回家吧,我想你做的菜。”

    “嗯,我们回家。”

    司厉霆在雷雨夜很容易发病,这两年顾锦不在的时候他都会让林均提前将自己绑在床上无法动弹为止。

    今晚要是打雷的话自己会发病吗?希望不要吓着顾锦才好。

    顾锦已经失忆,对过去的事情都忘记了,说不定会手足无措,那个时候自己是没有任何理智的,就像是被另外一个人格占据一样。

    从超市到家,司厉霆和以前不同,情绪一直很低沉,总感觉有心事的样子。

    就连他卖了所有股份都没有这样的表情,顾锦有些担心起来。

    “三叔,是不是公司出了什么事情?”

    “没有,”

    “那是你胃又不舒服了吗?我给你拿药。”

    司厉霆将顾锦按下来安抚道:“我没事,一切都好,你不要紧张。”顾锦眉头皱了皱,怎么看他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