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1章 全部崩盘-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331章 全部崩盘

    顾锦哪里还有之前在白小雨面前的强势,在南宫熏面前的理智。≦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她就像是一只很久没见到主人的小狗狗,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司厉霆。

    他的出现对自己来说就是最大的礼物。

    昨晚司厉霆挂了电话心中一直有些不安,他觉得顾锦话中有话。

    直接问的话顾锦未必会说,这个想法让他心中犹如悬着一块大石。

    他直觉顾锦问他的那个问题是很重要的答案,不放心的他特地连夜飞回来。

    下飞机查到顾锦和南宫熏在这里见面,他就猜到了南宫熏很有可能和顾锦说了什么。

    怀中的小女人紧紧抱着他的腰际,抱着他司厉霆才有了片刻的安心。

    两人没有说什么,只是亲密相拥。

    南宫墨看到这一幕,“哥,你放手吧,她们两人真的很般配。”

    “我的字典里没有放手两个字,顾锦我要定了。”南宫熏冷冷开口。

    南宫墨知道他那执拗的性格,他只能叹了口气,不知道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情。

    顾锦将头埋在司厉霆怀中,感受着他身体的温度,好几天他没有抱着自己,她每天都很难入睡。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司厉霆的怀抱已经成了顾锦的港湾,为她遮风挡雨。

    “真是佩服司先生的从容,分明都火烧眉毛了,还有时间谈情说爱。”南宫熏皮笑肉不笑道。

    司厉霆将顾锦从自己怀中拉出来,表情从容淡定道:“比起苏苏来说,这世上还真的没有什么可以和她相提并论。

    要是再不回来,恐怕某些挖墙脚的人就要得手了。”

    顾锦双颊如花,有些害羞道:“三叔,我哪有那么容易被挖走?”

    南宫熏看到在司厉霆身边那乖巧如同小兔子的女人,和在自己面前张牙舞爪的大老虎完全不同。

    这样软软糯糯的苏锦溪他也很想要拥有,想让她在自己怀中撒娇。

    “小锦,你记得我说的话。”

    “南宫先生,谢谢提醒,我定然一字不落记得。”

    司厉霆虽然不知道两人说了些什么,以他的智商也不难猜到发生了什么。

    “南宫熏,如果你想要利用我来威胁苏苏,那么你的算盘就打错了,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司厉霆,希望你能一直这么淡定,之前你所遇到的一切是我还没有动真格,要是我动了真格,我倒是要看看你还会不会像现在这么淡定。”

    司厉霆轻轻一笑:“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另外,感谢你之前对苏苏的照顾,以后苏苏就不用你操心了。”

    说完司厉霆揽着顾锦的纤腰上了车,顾锦跟没骨头一样的趴在司厉霆的怀中,大有一种要将这几天的亲昵补充回来的架势。

    “三叔,你刚刚说不会给南宫熏那个机会是什么意思?”

    司厉霆轻轻挑起了她的下巴,“小苏苏,比起我来说,我更想知道你和南宫熏做了什么约定。”

    司厉霆的眼中流露出危险的光芒,每次他这个眼神顾锦就有些心虚。

    “那个……不是约定,只是建议。”

    “什么建议?”

    顾锦便将之前南宫熏来她家发生的事情全都说了一遍,司厉霆身上冷意加重。

    “小苏苏,生更半夜让陌生男人进你的公寓,看来你的胆子也太大了些。”

    “三叔……那个你不要误会,他就是进来说了几句话就走了的,连芒果汁都没有喝。”

    司厉霆更加生气,“你还给他榨芒果汁?我最喜欢喝的。”

    看着闹脾气的三叔就跟个孩子似的,顾锦哭笑不得,“他不是没喝嘛,三叔,你别气了好不好?”

    “不好。”司厉霆嘴上生气,揽住顾锦的手倒是没有松一分。

    顾锦揽着他的脖子轻轻吻了吻他的脸颊,“三叔,这几天你一定没有好好休息吧,我们回家好好睡一觉。”

    听到睡觉司厉霆的眼睛亮了亮,“好,你陪我睡。”

    “我说的是单纯的睡觉,你想哪去了?”顾锦见他的眼神在放光就知道他想到不可描述的事情去了。

    司厉霆邪邪一笑,“我说的也是单纯的睡觉。”

    “怎么看你的表情都不单纯。”

    两人打打闹闹,享受着属于彼此的温馨,此刻顾锦也不想管他在美国的事情,她只想要他在身边就好。

    才进屋司厉霆便忍不住吻住了顾锦,这几天的事情就像是大石头一样砸在他身上。

    他是人不是神,也有疲惫的时候,每次他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会想想顾锦。

    想到她不管再累他都有了动力,他一定要坚持下去。

    “三叔,去床上,不要在这里。”顾锦还是不太习惯在除了床以外的地方发生这种事。

    “如你所愿。”

    将她抱到柔软的床上,司厉霆温柔的吻着她身上每一寸肌肤。

    “苏苏,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嗯,不……离开……啊。”顾锦承受着他的狂风暴雨。

    两人身体相贴,气氛变得火热起来,别后重逢两人比以前更加动情。

    司厉霆大约是累极了,以前结束之后他都会抱顾锦去清洗干净才入睡。

    但今天结束他便睡了过去,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顾锦知道他这几天一定没有好好休息。

    感觉体内有什么流出,这一次两人都太过于动情,谁都忘记了做措施。

    顾锦想要去洗手间清洗身体,还没有离开就被司厉霆紧紧抱住。

    他毫无意识的呢喃:“苏苏,不走……”

    司厉霆的模样落在顾锦眼中,顾锦又是心软又是心疼,他说过自己是他唯一的爱人和亲人。

    他什么都可以失去,唯独不能失去自己。

    顾锦重新躺回他的怀中,替两人盖上了被子,将头靠在了司厉霆的胸口处。

    “三叔,苏苏不走。”

    算了一下自己上次例假的时间,这几天都是安全期,一次的话应该不会有事,顾锦也闭上了双眼。

    南宫熏被司厉霆气得不行,从来没有人敢违背他的心意。

    他对顾锦已经成了偏执,不得到誓不罢休。

    他拨通一人的电话,“通知下去,禁止所有公司和他合作,不提供原材料,要是有人私自和他合作,那就是与我南宫家为敌!”

    对方承受着南宫熏的怒气,末了才小心翼翼说了一句话:“总裁,我刚得到消息。”

    “什么消息?”

    “司厉霆已经将他所有公司的股份全都低价卖出,那几个公司马上就和他无关。”

    “什么!!!”南宫熏这才明白司厉霆那句话的意思,自己不会有机会了。

    确实,自己的确没有机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那人自己便自断前程。

    他辛辛苦苦努力了几年,到现在却为了一个女人全部崩盘。

    “目前还没有人接手,不过他开出的价格很吸引人,相信很快就有人接手他的公司。”

    南宫熏冷冷一笑,“好,他要卖我就买,去,将他所有卖出的股份都给我买了。”

    “是,总裁。”

    顾锦还不知道这一切,她静静守着司厉霆醒来。

    “三叔,晚餐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司厉霆看了一眼外面漆黑的天空,他竟然睡了七八个小时,果然顾锦就是治疗他失眠的良药。

    长臂一揽,将顾锦揽入怀中。

    “我想吃你。”

    “中午不就吃过一次了?”

    “没够,现在我休息好了,咱们大战三百回合。”说着司厉霆就要继续开始。

    顾锦连忙推开了他的身体,“三叔,你怎么没个正经的?一天都没吃饭了,先吃饭。”“哦。”司厉霆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