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8章 摊牌-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308章 摊牌

    司厉霆胃不好,吃了几口就没有了食欲,顾锦看着他那么大的个子只吃了这么一点,心中再次升起心疼。

    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一手造成,顾锦又连哄带骗的让司厉霆多吃了点。

    见他的脸色略有疲惫疲态,连着这么多个小时没有休息,他也该好好休息了。

    倒了一杯热水,拿着胃药过来,“三叔,将药吃了。”

    林均在离开之前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记得让司厉霆吃药,不然他老是会忘记。

    只要是顾锦给的,不管里面是什么他都会直接吃了。

    “昨晚到今天你就睡了几个小时,医生说你现在的身体很虚弱,需要好好睡一觉。”

    “要我睡也可以,但我要你陪着我一起睡。”

    “好,我陪你。”顾锦本来还打算和司厉霆说清楚就回去,免得南宫熏那边起疑心。

    此刻看到司厉霆这个模样她怎么忍心离开,心里所有柔软的地方都被击得粉碎。

    合衣躺在司厉霆身边,才一上床司厉霆就紧紧将她揽入怀中。

    “苏苏,我真的好累,这一觉我可能睡得有点久,中途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司厉霆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更让顾锦心生怜惜。

    “三叔,我不会离开你。”

    “真乖。”司厉霆在她脸颊上亲吻了一下立马就陷入睡梦中。

    也许是抱着顾锦让他没有之前那么多后顾之优,这一觉他睡了很久。

    一直到天黑他才幽幽转醒,对于工作狂的他能连着睡十几个小时就算很不错。

    醒来第一时间他就摸了摸身边的人,手中是她柔软的肌肤,“苏苏。”

    “三叔,我在。”顾锦的嗓音柔柔,听上去十分让人觉得舒服。

    司厉霆亲昵的在她颈项间蹭了蹭,“苏苏,还好你在。”

    “我说过不会再离开你。”

    “那南宫熏那边呢?”司厉霆问道,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昨天到今天已经过了一整天。

    南宫熏那边应该也已经发现顾锦消失,想必也按捺不住了。

    “我暂时还不知道家里究竟是怎么和他说的,但我这边肯定不会同意。”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休息了一天我精神好多了,洗个澡我们出去吃晚餐。”

    “嗯。”顾锦对他很顺从,这本来就是她欠他的,以后的路她只希望都这么轻轻松松的走过。

    南宫熏这边也发现了不对劲,他的确在给顾锦的手机中做了些小手脚。

    不仅可以监控到她的通话记录,而且还有定位系统。

    手机显示今天一天她都在酒店中,就算之前拍了戏辛苦睡了一天也该起来了。

    下午五点整,南宫熏来到顾锦的门前敲门,“小锦,睡醒了吗?”

    里面一直没有人应答,南宫熏担心她是出了事,找来了备用房卡打开门。

    “小锦,我进来了。”

    他并没有闯入,绅士的在门边提醒,并没有得到人的应答声。

    房间整齐干净,床铺也是铺得整整齐齐不像是睡人的样子。

    一只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屋中并没有人。

    南宫熏眼眸变冷,想到昨晚顾锦那淡然的眉眼,他仿佛明白了什么。

    “去给我查司厉霆住在什么地方!”

    怪不得这几天他总是觉得有些奇怪,顾锦的反应也太平静了,一点都没有失忆之人应该有的惊慌。

    就连司厉霆找来她也没有太大的起伏,难道她一直在伪装自己?

    自己每次想要亲近她的时候她都会刻意避开,假意顺从自己。

    好一个顾家家主,自己当真是小看了她!

    很快助理就查到了司厉霆下榻的酒店,南宫墨刚刚补了瞌睡起来,正准备出门觅食就对上了一双快要喷火的眼睛朝着南宫墨扫来,吓得南宫墨仅有的瞌睡一扫而光。

    “大哥,晚上好,你这是要去哪?”

    “捉奸!”南宫熏风一般的离开。

    南宫墨一头雾水,捉奸?捉谁的奸?难道是小锦儿?

    “大哥,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

    昨晚就差点发生天崩地裂的战斗,之前是因为顾锦离开两人才没有能发生争斗。

    现在情况完全不同,南宫熏一脸要跟人干架的表情,这两人就是火星撞地球。

    顾锦也算是他的好朋友,南宫墨可不想将事情闹大。

    一路上南宫墨都在给南宫熏做思想工作,“大哥,你不要想多了,说不定小锦儿就是出去吃饭忘记带手机了。”

    南宫熏:“……”

    “又或者小锦儿出去透透气,你说她来了方城这么久的时间每天都在忙碌,她去逛街了,女人不都好这一口嘛?”

    南宫熏:“……”

    “好吧,万一小锦儿真的在他那里,你要如何?大哥,在你没有出现之前小锦儿和他真心相爱……”

    “她以前的事情我不管也管不着,但顾老爷子亲口许诺我和她的婚事,她就得是南宫家的人。”

    南宫熏一字一句道,南宫墨偷偷看了他一眼,完了,他是动真格的。

    “大哥,你要做什么我不管,当然我也管不了,我只有一个要求,你们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一会儿不要闹得太过分。”

    南宫熏没有回答,只是眼神又冷了冷。

    来到房间门口,南宫墨深呼吸了一口气,他怎么觉得比自己老婆出轨还要紧张?

    他按了按门铃,在心中默默祈祷,千万不要是顾锦啊!

    顾锦在客厅等司厉霆洗澡出来,突然听到门铃声。

    心想可能是林均过来问她们有没有什么需要吧,想也没想就去开了门。

    对上一张尴尬的脸,“嗨……小锦儿,好巧啊。”南宫墨极不自然的笑着。

    “南宫。”顾锦一眼就看到了他身后那张冰冷的脸。

    她早就知道这一天会来,但没想到南宫熏会来得这么快。

    “南宫太太,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在这?”南宫熏已经在刻意压制着自己的心情。

    “也许我们该好好谈谈,但不是现在。”顾锦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见到了司厉霆之后她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为了他连一切都可以舍弃,那么她也不用担心自己会得罪南宫熏了。

    “为什么不是现在?”南宫熏本以为顾锦会慌乱,但他没想到那人竟然会这么镇定的和他谈话。

    冷静的顾锦只会让他心中更难受,他拼命压制着内心的火气。

    顾锦没有迟疑,淡定的回答:“因为我已经和三叔说好马上出门用餐,他的胃不好,需要按时进食,关于我们的事情只有下次再谈。”

    刚刚出门的司厉霆就听到顾锦说的这番话,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他的苏苏果然是站在他这一边的,一颗悬起的心终于落下。

    “顾锦,你想起来了?”

    “是,我都想起来了,他才是我的爱人,我们曾经登记结婚还举办了婚礼,我早就是他的女人。

    抱歉,我恐怕做不了你的南宫太太,外公那里肯定是误会了什么,我会给他说清楚。

    至于南宫先生你,我也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南宫熏双拳紧握,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甚至和司厉霆大打出手。

    可他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他还没有来得及和司厉霆说一句话就已经被打入冷宫。

    “顾锦,我问你一个问题。”

    “南宫先生请问。”顾锦连称呼都变得疏远。

    “从头到尾你都在伪装?你刻意在讨好我,让我放松警惕,其实你心中早就开始怀疑了?”顾锦干净的点头,“我没有讨好你,只是想要弄清楚真相而已。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