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0章 你可以当成是求婚-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030章 你可以当成是求婚

    吃完了饭,苏锦溪一直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雨幕。≦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不用看了,今晚你就在这里住下。”司厉霆一眼就看出来她的想法。

    “那……我睡客房吧。”苏锦溪说着就朝着楼上走去,“房子这么大,应该有很多客房吧?”

    司厉霆勾起一抹冷笑,顺势用公主抱将她抱了起来。

    “三叔……”苏锦溪瘪了瘪嘴,有时候会觉得他有那么一瞬的温柔,但更多的时候则是会觉得他霸道。

    将她放到主卧的床上,“今晚睡这。”司厉霆直接道,没有一点商量的口吻。

    “三叔,你知道的,我例假来了。”苏锦溪一想到那晚的疯狂,生怕他会乱来。

    “所以你在提醒我浴血奋战?”司厉霆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眉眼带着戏谑。

    苏锦溪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不不,我,我只是,只是怕你……”

    司厉霆弯腰,双手撑在她的身体两侧,手指轻轻托着她的下巴。

    才和他的目光对视,苏锦溪就心跳的很快,生怕他会狼性大发。

    他一言不发,苏锦溪就吓得更厉害,紧张的咽了咽唾沫。

    突然他的眸光变得温柔起来,“还怕我?”

    语气之中带着些无奈,这丫头胆子也太小了些。

    苏锦溪咬着唇点点头又摇摇头,“有时候怕,有时候又不怕,在唐家的时候最怕。”

    “你倒是诚实,放心吧,我还没那么禽兽,乖乖睡着,我不会动你。”

    司厉霆这才离开,他一走仿佛连呼吸都畅快了许多,苏锦溪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他这算是放过自己了?

    才这么想着就看到他开始脱衣服,苏锦溪吓得脸色一变,“你、你干什么?”

    “脱衣服。”

    “你脱衣服干嘛?”

    “洗澡睡觉。”

    “哦。”她觉得她都要变成神经病了。

    司厉霆再次靠近,离她的脸十分近的距离,“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当,当然也是洗澡了,哈哈哈,你快去洗,我好困先睡了。”苏锦溪吓得赶紧往被子里一钻。

    该死的,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呢,明明他都说了不动自己。

    听到浴室门关上,苏锦溪这才松了口气,摸摸自己的脸一片红,今晚又要和他同床共枕吗?

    这种关系真的好奇怪,两人就好像是一团乱麻慢慢缠绕在了一起,而且越来越乱。

    “想什么想的这么专注?”

    “啊,没,没什么!”苏锦溪连忙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

    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露出精壮的上身,身上的肌肉线条完美无缺,堪比时尚杂志上的男模。

    腰间围着一条浴巾,性感的人鱼线一直往下延伸,男人的身材让苏锦溪咽了咽口水。

    混血儿的五官比起亚洲人要精致深邃很多,刚刚才沐浴完毕的司厉霆眼中有着淡淡的水雾。

    蓝宝石般的眼瞳仿佛蒙上了一层轻纱,更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别这样看我,否则……我可不担保我会做出什么来。”司厉霆轻轻挑起她的下巴。

    这样暧昧的气氛,苏锦溪小心翼翼道:“三,三叔,可以请你放开我吗?我不看你就是了。”

    “不要叫我三叔。”司厉霆比她大不了太多,想着她叫唐茗的那一声茗哥哥,叫自己却是三叔。

    “那……我应该叫你什么?”

    “随你。”

    “厉霆可以吗?”苏锦溪嗫嚅道。

    “以后就这么叫,还有一件事,那一晚我就说过会对你负责,嫁给我。”司厉霆的声音犹如魔音一般。

    苏锦溪杏眼圆睁,她这是做梦了吗?

    “三叔,我是你侄媳。”

    “没有婚礼没有结婚证,算哪门子的侄媳?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要不要嫁给我。”

    苏锦溪弱弱的问了声:“我若不嫁给你呢?”

    “很简单,我就将那晚的事情告诉唐家。”

    “你威胁我!”

    “你可以当成是求婚。”

    苏锦溪面色一变,她虽然和唐茗是协议结婚,但父母是以为两人真的结婚。

    到时候传了出去,唐家和苏家的人怎么看她?

    苏锦溪一个头两个大,那晚她为什么要走错房遇到这个大魔王。

    “三叔,我,我们压根就不了解对方,结婚是不是太快了一点?”

    “我以为,你的里里外外我都足够了解。”

    “我说的是没有深入了解。”

    “原来是还不够深,放心,下次我会更深一点的。”

    两人鸡同鸭讲,苏锦溪一脸无语,“三叔,你能不能不污?”

    “我说的是了解程度,哪里污了?还是说你想到了什么?”

    苏锦溪:“……”

    “三叔,我们没有感情,说结婚是不是太早了点?那个……”

    “先结婚再培养感情。”

    “三叔……”

    “说了不要叫我三叔。”

    “厉霆,你先听我说,我们的情况比较特殊,第一我和唐茗已经签了约,我需要配合他应付唐家。

    虽然我和他没有什么感情牵扯,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在苏家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帮了我们,所以我不能现在就离开他对吧?

    第二就我个人而言,如果我能结婚的话我希望是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

    你和我不过就只见了几面,说什么喜欢肯定谈不上,你如果只是想要找乐子,我觉得婚姻大事不能儿戏。”

    司厉霆听完她的话眸光一片冷意,“不能儿戏?对他可以儿戏,对我就不能了?”

    “不是这样的,厉霆,唐茗不爱我,我也不爱他,他给钱我帮他应付唐家的人,我们只是交易关系。”

    “所以你铁了心不和我在一起了?”

    “要我和你在一起,那你喜欢我吗?”苏锦溪突然问道。

    喜欢?他喜欢她吗?平心而论,那一晚他在药劲上来的时候要了她,说不清是本能还是什么。

    以前不是没有被人下过药,最后他也挺了过来,唯独那一晚他对她产生了那么强烈的冲动。

    她的一颦一笑仿佛都在撩他,他想要和她更加亲密,但这是喜欢吗?

    就连司厉霆自己都不确定这是一种怎样的感情,他只知道现在他想要她。

    见他并没有回答,苏锦溪也没有怎么失落,本来就是才认识不久的人,要说喜欢才奇怪吧。

    苏锦溪兀自躺下,说起来她也有些困了,她的身体突然被禁锢到一具温热的怀中。

    “所以你也不喜欢我?”司厉霆冷冷道。

    苏锦溪转过身来,凝视着男人好看的眉眼,这还是头一回她看到男人的眼中露出这样复杂的神色。

    “司先生,如果不是真心,就不要来讨别人的真心,我很穷,唯一富有的就只有这颗心了。”

    说着她没有理会男人的禁锢,闭上了双眼。

    说之前不觉得有什么,说完了她才吓得心惊胆战,自己是活拧歪了吧?居然敢对司厉霆说这样的话。

    虽然他在唐家好像份量不重,但能够随随便便给自己拿黑金卡的,他身份肯定不会太低。

    他这样的男人踩死自己就像是踩死一只小蚂蚁似的,苏锦溪闭着眼心脏突突狂跳。

    能够感觉到他的视线没有离开,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脸上。

    他是不是在想怎么弄死自己?苏锦溪啊苏锦溪,你干嘛要说那样的话?

    等了一会儿并没有等到狂风暴雨,而是听到耳边传来关灯声。

    司厉霆没有任何动作,脑中一直想着她说过的那句话。

    不是真心就不要来讨别人的真心,自己对她是真的喜欢,还是仅仅觉得她很特别。

    独占欲太强的他向来看上了什么就会得到,是不是喜欢这件事他倒是从来都没有考虑过。

    审视着旁边呼呼大睡的小东西,司厉霆陷入了人生的迷茫,这个没心没肺的小丫头倒是睡得挺香甜的。

    司厉霆伸手想要捏着她的小鼻子将她捏醒,凭什么自己睡不着她能睡得这么甜。

    手指还没有放到她的鼻子上,凝视着她安静的睡颜,就像是沉睡中的天使,天真无邪。

    自己喜欢她吗?喜欢又是什么?

    见她睡得这么香甜,心中又有些不忍真的将她吵醒。

    看着看着他的睡意袭来,就那么靠着苏锦溪温柔的睡了过去。

    苏锦溪是在男人的嘶吼声醒过来的,那样痛彻心扉的叫声,她还以为是地震了。

    外面电闪雷鸣,而本应该抱着自己的男人此刻裹紧被子。

    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男人竟然在发抖!

    那个狂妄一世,霸道无比的男人在发抖,苏锦溪只想要狂笑。

    这么大的男人居然害怕打雷,苏锦溪还没来得及嘲笑就发现那男人很不对劲。

    “不,不要伤害妈咪!”

    苏锦溪听到他的声音十分惊恐,仿佛受了巨大的刺激。

    “三叔,是我,你别怕。”

    “妈咪,妈咪!”司厉霆突然猛的朝着她扑来。

    之前虽然被他拥抱过很多次,但被他当成妈还是头一遭。

    “咳,那个……没事的,有我在呢。”

    “轰隆隆!”外面风雨交加,雷声轰鸣,闪电照亮了一屋。

    怀中的大男人竟然瑟瑟发抖,“妈咪,我怕,霆儿怕。”

    苏锦溪又好气又好笑,同时更多的是一种心疼。

    也许在雷雨夜他曾经受过重大刺激,这会不会就是他明明应该叫唐厉霆,他非要换姓的原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