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5章 威逼利诱-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95章 威逼利诱

    南宫墨冷着一张脸视线在所有人面上逡巡,“没人说吧,也好,特警组的人马上就到。 ”

    简昀几次张了张唇,他很疑惑明明那么爱司厉霆的人怎么转眼间成了这个男人的未婚妻。

    碍于这里人多他没有多嘴,他只是远远的看着,等有机会再问问她。

    感受到他的目光,顾锦朝着他看去,顾锦的目光和他相对,男人没有说话,一双眸子却是带着浓浓的好奇和探究。

    简昀也觉得奇怪,为什么她的眼神仿佛不认识自己了一样。

    南宫熏的视线就像是精确的扫描仪一般,他调查了顾锦的过去,自然知道顾锦和华晴的关系。

    从动机来看,这里没有人比华晴更有动机。

    “你过来。”南宫熏的视线锁定住华晴。

    华晴被男人冰冷的眸子所注视下,潜意识就感觉到了危险所在。

    “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我是谁。”南宫熏身上有一种不怒自威的冷意。

    南宫熏只一个冷眼扫去,他身边的助理秦风便直接朝着华晴走去。

    “小姐,请你配合一下,我们只想要了解一下情况而已。”

    “在场这么多人,你怎么不叫她们?偏偏要叫我?”华晴十分不满。

    “每人都会过来了解情况,这边请,对了,让你的助理也一起吧。”

    蓝月一看就是一脸心虚的样子,现在已经心跳加快了。

    华晴朝着顾锦看了一眼,两人的目光相对,第一眼顾锦就很不喜欢这个女人。

    这就是人的一种感觉,她第一眼看到南宫熏的时候是陌生,而南宫墨则是有些亲切感。

    南宫熏回头看向顾锦的时候明显温柔了很多,“我们走吧。”

    “好。”

    本来他伸手想要揽住顾锦,顾锦仿佛没有感觉似的避开了他的手。

    她不讨厌这个男人,但潜意识有些排斥他的触碰,甚至直觉有些想要逃离,仿佛她根本就不该这么做。

    有人看到了会伤心吧?她仔细一想却又想不起究竟有谁会伤心。

    几人到了南宫墨平时休息的房间,顾锦虽然失去了记忆,但其他人并没有。

    为什么全场那么多人他们第一个就找这个女人,自己这具身体第一感觉也是不喜欢她的。

    说明伤害自己的人百分之九十就是这个女人,否则针是怎么来的?

    “事发之前,你们在什么地方?”南宫墨也不拐弯抹角开口道。

    华晴早就想好了说辞,“我在化妆室休息,两个造型师和化妆师都可以给我作证,她们现在就在外面,要不要叫进来。”

    见她那轻松的姿态,应该是有在场证人的。

    “那你呢?”

    这个助理就不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做这种事不一定是华晴做,是这个助理做的也有可能。

    蓝月平时在其她人面前嚣张惯了,但现在她面前的人可是大人物。

    一个南宫墨就足够让她害怕,那里还有一个从未见面的陌生男人,看着他就觉得十分可怕。

    问到自己的时候蓝月先朝着华晴看了一眼,华晴到底是演员心理素质更强大一些。

    “看我做什么,导演问你什么你如实回答就行,可别胡说八道。”言语之中透着浓浓的威胁之意。

    “你出去,她留下来。”多会察言观色的南宫熏一眼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华晴是演员可以好好掩饰自己的情绪,别人未必就有这种能力了。

    “她是我的助理,你们难道要趁着我不在的时候屈打成招?”华晴岂是简单的角色。

    “法律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当然也不会错判一个坏人,我们只想要问清楚一些事情而已。”南宫墨态度算是比较好。

    “总之要问什么你们就在这问,我是不会走的。”华晴知道蓝月一直心神不宁,自己在这尚且如此,自己要是离开了就会原形毕露。

    南宫熏单手支颐着下巴,他很少会讲话,但每一次讲话都是绝对性的命令。

    “将她弄走。”简单四个字,丝毫不拖泥带水。

    跟着他的助理和他也是同种风格的人,几步走到华晴面前,冷着一张脸,“华小姐,请。”

    “我要是不走呢?”华晴姿态强硬,要是蓝月说出了真相自己就完了。

    “很抱歉,我只有采取非常手段了。”说完秦风竟一只手将华晴给扛了起来。

    顾锦都看得一愣,这手段……却是很非常。

    “你放我下来!你又不是警察,凭什么审问我的人!放开我!”

    任由华晴拳打脚踢,秦风扛着华晴就出了门,从头到尾表情都没有变一下。

    没有华晴在场,蓝月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你们究竟想要问什么?我也有不在场的证据。”

    南宫熏冷冷的看着她,“你的眼睛在说谎。”

    “我没有。”

    “我这人耐心不太好,为了达到目的,向来我不会走正常的途径。”

    蓝月对上那双紫色双瞳,紫色本应该是浪漫无比的颜色,就像薰衣草。

    然而此刻这个男人的瞳孔让她想到了某种冰冷的晶石,没有丝毫感情。

    “你,你什么意思?”蓝月心中已经有些紧张。

    南宫熏突然掏出了手机,就连南宫墨都弄不明白他这哥哥要做些什么。

    从南宫熏以前做事风格他很清楚一件事,南宫熏却是有很多非人的手段。

    看他胸有成竹的坐在这里,想来已经将事情查的很清楚了。

    即便是查不清楚,他也一定有手段逼蓝月承认。

    所以自己只需要好好看戏等待结果就行,大哥出马一个顶两。

    “也没什么意思,蓝月,原名赵芳兰,因喜欢追星高中毕业就进入助理行业。

    先后跟过四个明星,最后一个是华晴,也就是你现在的主子。”

    蓝月头上汗水涔涔,没想到这个从未见面的男人竟然将她调查得这么清楚!

    “你调查我!”

    “我的未婚妻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以为我是吃白饭的?”南宫熏冷哼一声接着道。

    “你家里条件一般,父母身体不好,还有个读高中的弟弟……是他没错吧。”

    南宫熏调出了她弟弟在学校的照片,蓝月一直都知道有钱人做事情可以一手遮天,然而做到这个地步是她不曾想过的。

    “他是我弟弟,那又如何?”

    “不如何,只是在前两个小时之前,你的账户上突然多了二十万的转账,我比较好奇的是,你一个小助理怎么会突然有这么多钱?”

    听到这里蓝月已经背脊发毛,这个男人竟然已经调查到这里了。

    华晴用的不是本人账户,但要是深度挖掘也会有些蛛丝马迹。

    果然这个男人才是最后的狠角色,她冷冷朝着他看了一眼,“这是别人借给我的钱,我父母身体不好,需要治病。”

    “蓝月,我说过,我没有那么多的耐心陪你兜圈子。

    这件事是谁做的你我心知肚明,和我未婚妻有恩怨的也只有华晴一人。

    与其浪费时间在狡辩上,我倒是可以承诺你一些条件。

    只要你说出真话,我可以给你五十万供你弟弟上学,医治你父母的病。

    你要是担心出卖主子以后没有办法在这一行混下去,这个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我自然可以让你全身而退。”

    南宫墨都被他这个大哥的手段折服,他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就收集了蓝月的信息。

    威逼利诱,只要她说出真话,华晴就完了,这可要比自己一个个问要快多了。果然南宫家现在做到这么强大的地步和南宫墨的手段是分不开的,还好自己没有选择和他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