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4章 背后的靠山-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94章 背后的靠山

    南宫墨大概给顾锦讲诉了一下之前的事情,关于司厉霆的他就直接略过。≦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顾锦若有所思的看着他,“就这些吗?”

    “嗯,差不多。”

    “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被遗漏了?”顾锦捂着自己的头,她应该忘记了重要的人或者事。

    每次一想到那个方向头就疼得厉害,当初她服用药物每天想得最多的就是司厉霆。

    所以现在失忆也是因为司厉霆,越想就越痛。

    “你……”南宫墨看到她这个样子有些于心不忍,想要开口提醒。

    “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一道冷声在她耳边响起。

    南宫熏狠狠瞪了南宫墨一眼,阻止他张口就要说出的实话。

    顾锦捂着自己的头蹲在地上看着进来的人,南宫熏逆光而来,他高大的身影仿佛和记忆中的一人重合。

    南宫熏走到她面前朝着她伸手,“起来。”

    顾锦凝视着他那双紫色的瞳孔,她忍着疼手指缓缓抚向他的眼睛。

    一旁的南宫墨看到这个画面吓得一动不敢动,她也太大胆了!南宫熏最不喜欢别人碰他。

    本以为顾锦会被狠狠推开之时,南宫熏一动不动任由着她抚摸。

    她的手指纤长,生得极美,柔柔的很舒服。

    “为什么你的眼睛不是蓝色?”顾锦一句自言自语的话让南宫熏表情凝固在了当场。

    她想到了什么?仔细审视她的眼神之中带着疑惑,应该是没有想起的。

    “你喜欢蓝色?”南宫熏冷冷道。

    顾锦歪着头想了一下,“我觉得蓝色比较好看,像天空和大海的颜色。”

    南宫墨听到这话要多心疼就有多心疼,原来那人对她的影响竟然有这么大。

    即便是失忆了她也能够在潜意识想到他的特征。

    在南宫熏脸色变得更难看之前他赶紧转移了话题。

    “小锦儿,你身体怎么样了?要是好的话就和我去剧组吧,我们还有几场戏要拍。”

    “我没事了,那现在就回去吧。”顾锦点点头,她想要去事发地看看可不可以找到一些记忆。

    “我送你过去。”

    顾锦看着面前这个自带冷气的人,下意识道谢:“谢谢。”

    “我是你的未婚夫,同我不需要道歉,你落马一事十分蹊跷,是有人蓄意而为。”

    “蓄意而为?”顾锦一头雾水,对于过去的那些纠葛她也忘得一干二净。

    “小锦儿,这件事就交给我们,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顾锦的头脑之中谜题越来越多,几分钟的时间南宫墨根本就不可能将每件事都给她说清楚。

    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她遗忘了什么重要的记忆?

    顾锦上了南宫熏那辆加长版的豪车,里面空间很大。

    南宫熏一上车就习惯性的拿出了电脑准备工作,见顾锦直勾勾的盯着他。

    顾锦小声问道:“你很忙?”

    “还好。”南宫熏合上笔记本,对上小鹿般探究的清澈瞳孔,他觉得自己的阴暗都暴露在她眼底。

    手指缓缓抚上了顾锦的眼帘,他看过顾锦过去的资料,知道她本是黑色瞳孔。

    不管是蓝色还是黑色,都是一样的透亮璀璨。

    “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漂亮?”南宫熏淡淡的问道。

    如果说他对顾锦产生好感,极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她的眼睛,那样的干净,还带着一丝丝好奇。

    他的触碰并没有情欲,只是很简单的触碰,顾锦心底深处就不习惯被人碰到。

    她不着痕迹的朝旁边移动了一些,这样的拒绝让南宫熏心中有些不满。

    在查到的资料中,不少都是她和司厉霆在一起的画面。

    和司厉霆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像是一只乖巧的小猫咪,那柔柔的神色让男人心中都变得柔软。

    “你我很快就是夫妻,你不必如此,我不是坏人,也不会伤害你。”

    南宫熏向来独断专行惯了,什么时候会特地给人解释?

    也就是看到了顾锦眼中那懵懂又疑惑的眼神,现在她就像是一个孩子。

    “哦。”顾锦点了点头,想着之前他说两人也是第一次见面,还不太熟悉。

    “等你拍完了戏,我这边的事情办完,我们就回美国举行婚礼。”南宫熏做事就是雷厉风行。

    顾锦和其她女人大不相同,首先她有和自己匹敌的家世。

    其次她个人能力很厉害,也可以很好的成为自己的贤内助,当然最吸引自己的是她的性子。

    没有其她女人的矫揉造作,这也是为什么司厉霆那种男人也会将她捧到手心的原因吧。

    “举行婚礼?会不会太快了些,你我才刚刚见面,彼此都不熟悉。”

    “你的一切我都已经了解,至于我你想要知道什么可以直接问我。”

    顾锦挠了挠头,突然多了一个未婚夫,她充满了疑惑。

    “唔……你交过几个女朋友?”顾锦认真的问道。

    “目前为止,没有。”南宫熏回答的十分果断,很快就回答了出来。

    “那我之前交过男朋友吗?”顾锦又问道。

    南宫熏迟疑了一下,“没有,你的学业繁重,没有时间去交。”

    顾锦嘟着嘴喃喃自语,“是么?我怎么觉得我会有一个深爱的人呢。”

    垂眸看她那稚气的可爱模样,南宫熏心情很是复杂。

    “以后你只需要记得你是南宫太太就好,别的不用多想。”

    南宫太太?好像不应该是这样的,那应该是什么太太呢?

    想了半天她都没有想起来,气得顾锦懊恼的伸手捶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南宫熏见状,一把将她给拉到自己的怀里,“本来就失忆了,要是捶傻了怎么办?”

    他身上的味道莫名和司厉霆重合,让顾锦找到一种熟悉感觉。

    她没有离开他的怀抱,而是闭着眼睛在他怀里沉沉睡了过去。

    南宫熏看到转眼就在自己怀中熟睡的女人,她的睡颜十分纯洁无暇。

    仿佛钢铁一般的心都会在她面前给软了下来。

    顾锦的手指无意识勾着他的衣角,南宫熏感受着她暖暖的体温,这一瞬间心中莫名的祥和。

    才这么想着,耳边听到顾锦无意识的哼哼:“三叔……”

    南宫熏的眸光倏然变冷,那个人还停留在她的潜意识?

    顾锦仿佛被他身上的冷意所惊扰得缩成一团,毫无意识的叫着司厉霆的名字。

    到了混乱的剧组,南宫墨一走剧组上下更加没有了主心骨。

    “这戏到底还拍不拍啊?”

    “艾琳娜小姐究竟怎么样了?导演一去也不回来了。”

    “导演没发话我们谁都不敢走。”

    “哎,这部电影还真是好事多磨。”

    工作人员都在抱怨,简韵一个人默默坐在角落一言不发。

    今天的戏是先拍顾锦她们再统一拍大镜头,他去的时候顾锦已经出事,从别人口中才知道已经发生了那么多事情。

    最开心的要属华晴,顾锦一出事,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她。

    正当大家讨论得热烈,几人走了进来。

    南宫墨和顾锦大家都认识,但顾锦身边紫色双瞳的男人却是谁都没有见过的。

    男人浑身带着森冷的寒意,迈着修长的步子不紧不慢走来,每走动一步莫名就会给人一种强大的威慑力。

    饶是南宫墨站在他身边都低了一头,这气场强大的男人究竟是谁?

    “是谁在我未婚妻的马鞍下放了针?”他举起手中的一根针。

    蓝月下意识就往华晴背后缩了缩,她还是没有做贼不心虚的勇气。所有人都很好奇的打量着他,顾锦来之前大家就在拼命猜测她的身份,难道她背后的靠山就是这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