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1章 我的未婚妻-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91章 我的未婚妻

    剧组的人因为马儿发狂乱成一锅,南宫第一时间追着过去,其她人各种慌乱不已。

    “现在怎么办?”

    “导演都不在这里,我们要做点什么?”

    “那马儿怎么会发狂的?”

    “谁知道呢,看南宫导演那么担心艾琳娜小姐的样子,要是艾琳娜小姐出事了可怎么办?”

    华晴脸上也带着担忧之色,“天呐,这也太危险了,希望她不要有事。”

    蓝月没说话,只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最好摔成残废。

    马儿已经跑出去很远,顾锦的手心已经血肉模糊,疼到了极致也就不觉得疼已经麻木了。

    她觉得自己也快要没有力气,要是任由着马儿继续狂飙没有力气的时候她也会被甩下来。

    “顾锦,前面有一片宽阔的地方,你想办法跳下来!”

    南宫墨的声音从背后响起,顾锦回头看了一眼南宫墨,他已经拼了老命追上来,可仍旧还有一段差距。

    马儿已经跑出了森林,眼前的视野逐渐开阔。

    前面的路的确很宽敞,因为她跑到大马路边来了!

    一些路边的车子看到一个古风古色的女人策马扬鞭疾驰而来,“天呐……这是在拍戏吗?怎么没有摄像机。”

    “这年头还有人骑马,这该不会是山里的人吧?”

    “卧槽,好唯美!”

    甚至有人还探出了窗外,“美女,骑马好玩吗?”

    顾锦脸都被马儿给甩白了,这些人是瞎子吗!没看到她很难受嘛!

    大家纷纷拿出手机拍摄小视频,顾锦一路纵马狂飙,在路边危险更大。

    要是马儿撞上了车会发生什么后果她完全不敢想象,她必须要赶紧跳下来。

    可四周都没有很好的着陆点,更何况是在这么快的速度,她不敢贸然摔下马。

    刚刚一分神,马儿已经闯上了大马路,“停下!”顾锦也开始慌了。

    她这一拉缰绳身体一个不稳被马儿直接甩了下来,“啊!”

    耳边只听到紧急刹车轮胎在地面摩擦的声音,下一秒她的身体狠狠跌落在地。

    头撞上一旁的石头,顾锦只觉得脑袋像是被人打了一锤般的疼痛,一双大牌高定手工男士皮鞋入眼。

    她还没有来得及看上男人一眼人已经昏迷了过去。

    南宫墨追上来的时候只看到瘫在路边的马,马儿已经跑得精疲力尽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大大的眼睛中还有着极为痛苦的神色,找遍了周围都没有看到顾锦的人。

    路上有不少飞驰而过的车辆,难道被好心的人载去医院了?

    南宫墨回到马儿身边仔细检查,在马鞍下面发现了一根刺入马屁的针。

    问题迎刃而解,这根针一开始被藏在马鞍下面,随着马儿的奔跑一点点刺入到里面,这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南宫墨浑身上下散发着狠意,平时那些不管怎么闹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一次却是威胁到了顾锦的生命,南宫墨怒及。

    用手机拍下来了现场的画面,这才回了剧组。

    “导演,小姐呢?”

    “我没追上,她被人带走了,去留意一下医院最新来的病患。”

    “是,我知道了。”赵粒急急忙忙去了医院,顾锦从马上跌下肯定会受伤,去医院找人是最好的办法。

    南宫墨从手中拿出那根针,“谁做的?”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导演,这是什么道具吗?”

    南宫墨的眼神锁定在华晴身上,周黎离开之后只有一人有这个动机,那人就是华晴。

    “这是插在马身上的针,差一点就完全没入马的身体。

    谁做的现在如实交代,我会向警察求情网开一面,要是等我找到了证据,到时候别怪我翻脸无情!”

    南宫墨的话让蓝月身体一抖,眼神飘忽不定。

    她的心虚被华晴看在眼里,华晴不动声色的扯了扯她的袖子。

    蓝月赶紧收起了脸上的心虚,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她已经没有了退路。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什么人这么狠毒,竟然会用这样的手段来对付艾琳娜小姐?”

    “有没有一个可能是道具师不小心放了根针。”

    道具师连忙跳出来解释:“别,我可不敢背这个锅,每次组里任何道具都是我亲手准备。

    放置马鞍的时候也有助理在场,这东西可是要人命的,我怎么敢乱放?”

    “对,我可以给力哥证明,这马鞍里的针我们并不知情,至少在我们放置马鞍的时候并没有针。”

    “其她人有没有看到针是谁放的?要是看到一定要如实给我汇报!”

    “导演,我没有看到。”

    “导演,我也没看到……”

    “好,既然没有人看到也没有人坦白,我会马上报警处理,你们自己看着办。”南宫墨声音冰冷道。

    华晴将手脚冰凉的蓝月扯到洗手间,“小月,你别紧张,你这样是会让人看出破绽来的!”

    “晴姐,你看到南宫导演的模样了吗?这件死他不会善罢甘休。”

    “该死的,那针怎么就没有插到马的身体里,那样的话就是意外了,偏偏让人发现了这根针。”

    “晴姐,我可都是按照你吩咐的办法去做的,要是真出了事……”蓝月也不想摊上官司。

    之前周黎的教训已经够了,她不想去坐牢。

    “不会出事,我会给你弄一个不在场的证据,只要你自己不要暴露马脚。”

    蓝月脸色慌乱,想到南宫墨的表情就遍体生寒。

    “你给冷静小月,你放心,这件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就一根针,连指纹都查不了,更何况那里没有监控。

    先前场中的人也都说没有看到可疑人物,你还怕什么?

    你帮了我自然会待你不薄,我知道你爸爸身体不好,我会给你二十万让你爸爸好好治病。

    就算是报警有人来调查,到时候你只需要按照我给你的说词告诉警察做笔录。”

    一听到华晴会给她二十万,蓝月的眼中有些兴奋。

    “晴姐,我都跟了你这么多年,你已经很照顾我了。”她假装推迟。

    “这是你应得的,你过来,我教你怎么去对付警察。”

    “好的晴姐。”

    顾锦是在头昏脑胀中醒过来的,她缓缓睁开眼睛朝着四周看来。

    四周乃是一片古香古色的装潢,身下睡得不是欧式大床,而是一架红木床。

    大大的眼睛好奇的看着这四周,她是穿越了么?

    穿越?顾锦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头好疼……

    她突然想不起自己叫什么名字,自己来自哪里。

    这是怎么一回事?顾锦看着自己身上还穿着一套古香古色的长裙,她更加困惑。

    起身朝着前面走了几步,透过窗棂朝外看去,不远处是一片莲池。

    接天莲叶在微风中摇曳生姿,远处的楼阁庭院都让她觉得熟悉,她似乎来过这里。

    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醒了?”一道低沉醇厚的男声在耳边响起,顾锦转身朝着来人看去。

    进来的男人一身暗紫色西装,五官轮廓十分精致深邃。

    一双眸子竟然是和他西装同样的紫色,这是十分罕见的混血儿,世界上也不过百人而已。

    漂亮的瞳孔就像是一颗珍贵无比的紫色宝石,只看一眼便让人深深的陷入进去。

    男人的五官涵盖了混血的所有优点,精致得不像是人类。

    “你是谁?不,我是谁?我现在在哪?”她大大的眼睛盯着进来的男人,第一时间求证自己心中的问题。男人那双深邃的眸子淡淡落在她精致的小脸上,优雅的薄唇一字一句道:“你叫顾锦,是我的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