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0章 不死也要重伤-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90章 不死也要重伤

    和司厉霆解除了误会顾锦心情也好了很多,直接赶去了剧组。

    南宫墨看着她一脸春风的样子调侃道:“哟,雨过天晴了?看来女人还是应该多多滋润一下,昨晚一脸像苦瓜,今天就从苦瓜变成鲜花了。”

    “有这么明显?”顾锦摸了摸自己的脸。

    在顾家学习的就是情绪不外泄,她绝对不会让别人看出她脸上的情绪。

    只是因为那人是三叔就让她彻底失控了么。

    “何止是明显,你全脸都写着别惹我,惹我就死定了,难道你没发现昨天都没有人敢接近你?”

    顾锦难得脸上闪过一抹红晕,“我和他说清楚了。”

    “本来嘛,夫妻哪有隔夜仇,两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解释清楚就好了。”

    “南宫,谢谢你。”

    “我也是为了电影着想,你心绪不宁对电影拍摄的进度影响也很大。”

    顾锦点点头,“好好拍。”

    “去化妆吧,要是你再不回来,我可真要被冠上一个昏君的头衔了。”

    顾锦知道昨天南宫因为她突然中止那场戏的拍摄而改成其它戏,片场一堆人都表示很不满意。

    “知道了。”顾锦根本就不担心被人对她的看法,但她也不能白白连累了南宫墨。

    昨天她在剧组耍大牌的消息又被人添油加醋的放了出去,南宫导演更是处处为她开小灶。

    要是对一个女明星,尤其是新人来说绯闻就是致命般的打击。

    赵粒趁着顾锦化妆的时候将新闻递给了她看,顾锦倒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知道了。”顾锦淡淡道。

    “小姐,虽然这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小消息,作为一个公众人物来说老是被攻击对你以后的星途会很有影响的。”

    赵粒并不知道她的底细,以为她以后就会一直走这条路了。

    “会有人处理的。”顾锦满不在意,司厉霆和小桃都不是吃干饭的。

    再说拍戏就是随便玩玩,她从来没有在意过,更没有在意的必要。

    “好吧小姐。”赵粒也觉得自己是太过于操心了些,皇帝不急太这个太监急得不行。

    顾锦扫了不远处化妆的华晴一眼,这件事要不是华晴做的她都可以改名换姓。

    在娱乐圈打击对手这是很常用的手段,华晴要是以为这种东西就能打击自己那就大错特错了。

    顾锦给小桃发了一条信息,“让新娱去收集华晴所有的黑历史。”

    华晴是怎么对她,那她就要千倍奉还,要是比黑历史,华晴一个圈中老人一抓一大把。

    她倒是要看看到时候撕下华晴身上这层伪装的皮会是什么样子?

    场工开始催促开始拍摄,赵粒替她整理好衣服有些不放心道:“小姐,虽然你会骑马,不过还是要小心一点,畜生没有人性。”

    “我知道。”

    顾锦朝着昨天挑选好的白马走去,白马安静的站在原地等待着她的到来。

    “真乖。”顾锦顺了顺马的毛,这匹母马温柔和善,她个人比较喜欢。

    母马在她的抚摸之下惬意的闭上了眼睛,微风吹拂着马鬃,顾锦很喜欢这种感觉。

    华晴也穿着轻便的马装牵着马走过来,“真是羡慕艾琳娜小姐呢,剧组什么都是最好的,就连马也都是先让你挑选了才让我们选择。”

    赵粒听到她那明嘲暗讽,忍不住回答:“华小姐以前当女一的时候难道不是这样?我倒是忘了,你现在是女三,怕是心中有很多落差吧。”

    华晴冷哼一声,现在一个小助理也敢和她叫板,不过就是沾着顾锦的光。

    顾锦手指轻轻抚摸着马儿,眼波淡淡的朝着华晴看来。

    “华小姐最近挺闲。”

    “我的戏都集中在这几天,凌晨一点多还在拍戏,哪里有艾琳娜小姐幸福,心情不好导演就给你放假。”

    似乎早就料到了她会这么说,顾锦的眼中略过一道冷意。

    “要是不闲华小姐怎么会有时间去做那些事。”

    华晴眼眸闪过一抹精光,嘴角的笑容没变,“不知道艾琳娜小姐说的是哪些事?”

    “华小姐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我只想提醒华小姐一句,最好安分守己。

    要是再有什么异心,周黎便是你的前车之鉴,可别做了傻事。”

    华晴眼中一片冰冷之色,“多谢提醒,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可别将我和那种蠢货相提并论。”

    顾锦没有回答只是勾唇一笑,看来有些人还真是学不乖呢。

    赵粒看着华晴离开的背影一脸不屑,“小姐,你觉得发布消息的人是她?”

    “除了她,你觉得谁还有这个动机?”

    “这倒也是,走了一个女二,小姐又是女一,某人嫉妒便使用这样不要脸的下三滥手段。”

    “谅她也玩不出什么高端的手段,不过就是在背后阴人罢了。”

    “小姐,要不要我去盯着她,免得她又和之前一样耍弄些手段来打击小姐。”

    “不必。”

    南宫墨打了个手势,顾锦也收敛了表情,“我去拍戏。”

    “小姐你小心一点。”

    这场马戏并不复杂,也就只有几句台词而已,更多的镜头是骑马。

    宫中一年一度的围场狩猎,不仅是男人们骑马狩猎,后宫的女人也有机会在皇上面前露一手博取皇上的青睐。

    整场戏突出的就是嫔妃们明争暗斗,等一开机所有马儿浩浩荡荡冲了出去。

    顾锦的身体在马上颠簸,她庆幸昨晚司厉霆手下留情,否则她还不知道有多痛苦。

    这片地崎岖不平,马儿也就颠簸得更厉害。

    渐渐的顾锦觉得有些不对劲,马儿似乎很痛苦的样子,速度也越来越快。

    她赶紧拉了拉缰绳,不但没有让马儿停下,马儿受了巨大刺激一般嘶鸣一声。

    不好,马儿受惊了!

    顾锦可以明确的判断这是最坏的结果,马儿的状态和昨天截然不同。

    “吁!”顾锦再一次尝试着让马儿停下来,马儿痛苦的仰脖哀嚎。

    顾锦虽然有骑过马,但是她从来没见过马儿这个样子!

    马场的主人说过这匹马是性格最温和的,它不可能发狂,一定是被人动了手脚。

    顾锦想到在马场选马遇到到蓝月,以及华晴离开之时那抹冷笑。

    她心中突然明白了一件事,华晴做了些手脚!

    该死的,自己竟然没有料到华晴会这么狠毒,受惊的马儿发狂狂奔。

    南宫墨也发现不对劲,“停下!快停下!”

    “南宫……马……发狂了!”

    顾锦的身影已经跑出了拍摄范围,赵粒眼中一片紧张之色,“小姐。”

    南宫墨立刻停止拍摄,“你抓紧缰绳,不要松手!”

    马儿载着顾锦已经消失不见,南宫墨抢了一匹群演的马追了上去。

    该死的,上一次是顾锦名誉受损,而这一次便是身体了。

    马儿速度那么快,一旦被甩下来顾锦一定会受重伤。

    南宫墨此刻也顾不得想他怎么这么倒霉,为期两周的拍摄却发生了这么多麻烦。

    要是顾锦在他剧组受了伤,他怎么给老爷子交代?

    别说是老爷子,顾南沧那个宠妹狂魔还不得将他给吃了?

    顾锦一定不能有事!

    顾锦保持着冷静,既然马儿已经发狂,她去纠结为什么发狂也无济于事。

    现在她能思考的就是如何自救,顾锦紧紧抓着缰绳。

    风声呼呼在耳边吹过,她的手因为缰绳的摩擦已经生疼一片。

    钻心的疼痛也让她不敢轻易松手,她怕自己一松就会被甩下马去。

    这里乱石嶙峋,被重重的甩下不死也会重伤。她只能继续呆在马上等着机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