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5章 三叔的担心-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85章 三叔的担心

    新娱工作室听上去很简陋的样子,其实并不简单。

    因为之前爆出了几个大料备受瞩目,在业内也算是增增日上。

    要一天就收购这个工作室,至少是上亿的价格,那对赵粒来说就是一笔天文数字了。

    顾锦慵懒的看着她,“不可以么?”

    “当然不是,我,我只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赵粒觉得在顾锦面前她好像在谈论今天中午吃哪家盒饭一样。

    这位连盒饭都不挑的主竟然随随便便就要收购一家工作室,仅仅只是因为对方登了一个她的新闻。

    有钱人的世界她果然是理解不到的,毕竟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

    一开始她还以为顾锦的性格说不定不会去在意这些事情,谁知道人家直接就去将工作室收购。

    “你去帮我留意一下这件事的后续,以后我的饮食起居都要好好注意,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发生第二次。”

    顷刻间顾锦的表情就变得十分冷漠,浑身上下充满了威严之气。

    平时的顾锦虽然很淡漠,但她其实脾气算是很好的。

    不摆架子不耍大牌,只要你不招惹她她也不会给你难堪,算是很好伺候的艺人。

    这是认识顾锦以来她第一次这么严肃且认真的和自己说话,不是提醒而是吩咐。

    赵粒赶紧收起了脸上的表情,“我知道了。”

    “让化妆师过来给我补补妆。”顾锦的脸上很快就恢复如常。

    “小姐,明天有马戏,导演害怕你不熟悉,提前给你找了一个师傅带你熟悉一下,防止发生意外。”

    “也好。”顾锦会骑马,但好久没动过,而且不同的马性格也不同,提前熟悉是最好的选择。

    说到南宫墨,南宫墨快步走来,“我的小祖宗,你还在看剧本,没看新闻?”

    “看了。”

    “该死的,那些记者是不是疯了,吃颗药避孕药也要来报道一下,是不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

    顾锦冷哼一声,“大概吧。”

    “需不需要我帮你处理?”南宫墨关切的问道。

    “不必,我已经让人去做了。”

    南宫墨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喂,那种东西可不能多吃,对身体不好的,下次我见到他一定更要好好说说他。

    怎么只顾着自己爽,自己女人的身体还要不要在意了?”

    顾锦看他义愤填膺的样子轻笑,“南宫,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了?况且这件事和他无关。”

    “哪里无关了?你说你们女人就是笨,爽的是男人,最后受苦的却是你们女人。”

    顾锦不紧不慢道了一句:“其实我也挺爽的。”

    赵粒:“……”

    这位小姐也太彪悍了,自己还是一个没有性生活的孩子啊!

    南宫墨捂着头,要是一年前她肯定不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顾家究竟是个什么地方,将顾锦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你就是为他说话。”

    “我说了不关他的事情,他想要个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的情况。”顾锦叹了口气。

    “倒也是,你嘛最好还是不要有孩子的好。”南宫墨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轻笑一声。

    “这件事我已经让人处理去了,你不用担心,我自己有分寸。”

    “我知道你有分寸,只是啊……”南宫墨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赵粒这才觉得两人的世界不是自己能够插进去的,小姐喜欢的男人会是谁呢?

    “我给你找了骑马的师傅,一会儿你熟悉熟悉。”

    “嗯。”

    顾锦表面上云淡风轻,该拍戏就拍戏,该骑马就骑马,心中却隐约有些不安。

    她很希望三叔因为太忙没有关注到那八卦消息,可从另外一方面她又觉得不可能。

    上次周黎的事情司厉霆就是因为忙碌而忽略,他是一个不会犯第二次错误的男人。

    恐怕那以后他会十分在意自己的生活,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该看到的话他已经看到了。

    顾锦看着自己的手机,没有来电也没有短信。

    有种风雨欲来的前兆,顾锦只能在心中默默期盼他是在开会没有看到消息。

    帝凰大厦顶楼。

    落地窗前,司厉霆一袭笔挺的西装负手而立站在窗前。

    他冷冷的眺望着远方,他是在开会,在顾锦知道的十分钟前刚刚出来。

    还没来得及吃午餐,带着一身疲惫他本来是想要午休一下。

    连日来高强度的工作,他觉得身体也有些吃不消了。

    刚刚才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林均就带给他这个消息。

    “爷,需要我去处理一下吗?”林均知道顾锦在他心中的分量,只要任何有关于顾锦的事情都必须要亲自请示。

    司厉霆揉了揉太阳穴,脸上有些疲惫之色。

    “不用,让谣言散播开来,越多人知道越好。”

    司厉霆给了一个相反的回答,林均有些错愣。

    “爷,现在太太也算是演艺界的明星了,虽然也不是什么丑闻,一直散播出去也不太好吧?”

    林均倒是有些摸不准这位大爷心中在想些什么了,顾锦不是他的宝贝么。

    从前别人多说了两句他都恨不得自己亲自上门去刨了人家的祖坟,现在谣言漫天飞他还能着么无动于衷。

    “其它事情可以处理,这件事不用,正好借此机会让有些人死了这条心。”

    林均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真笨,这条新闻是说顾锦吃事后药。

    那就证明了她是有男人的,没想到司厉霆竟然会用这种方式来宣告主权。

    “我知道怎么办了。”林均收敛了脸上的表情。

    “将那些不太好听的消息都撤了,这一条保留。”

    “是。”

    林均离开了,司厉霆一个人站在落地窗前,阳光将他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那天离开之前他刻意在顾锦体内留了东西,哪怕他知道顾锦是安全期,但他心中仍旧有一丝期待。

    他希望自己有那么幸运,苏苏万一怀孕了呢?

    哪怕顾锦已经回到他的身边,她对他的心没有变化,但她的身份已经变了。

    司厉霆太清楚这个社会的规则,他害怕牵绊着顾锦的东西会越来越多。

    以前虽然她一无所有,对于司厉霆来说更好掌控一些,他可以给苏锦溪一切。

    苏锦溪不需要拥有什么,因为他就是她的全世界。

    这次顾锦回来明显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变得很强,同时让司厉霆没有了安全感。

    他变得更加努力,甚至着急,他怕自己配不上她顾大小姐的身份。

    想要和她有个家这是心愿,这其中也有一个重要的目的。

    女人一旦有了孩子就会有所牵绊,司厉霆也才有信心留住她。

    所以他花了那么多心思讨她欢心,也是为了让顾锦可以给他一个家。

    从前他和苏锦溪的结婚证早就没有了法律效应,司厉霆会不安。

    从小他就没有一个温暖的家,顾锦是他认定的女人。

    司厉霆最怕的就是变故,他喜欢将所有东西掌握的感觉,不希望和顾锦发生任何意外。

    想到那天早上顾锦像是只小猫儿一般躺在他的怀中。

    “三叔,你没有做防范措施?”

    “苏苏,就这一次。”

    “答应我,不要吃药好吗?”

    “好,有了咱们就要。”

    她分明是这么答应自己的,可是她转身就吃了事后药。

    要是换做一年前顾锦绝对不会忤逆自己的意思,时间彻底让她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她有自己的主见,也有自己的打算,自己对于她来说已经不是全世界。司厉霆英俊的眉宇间笼罩着一层阴云,他无奈的轻叹了一声:“苏苏,你究竟要我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