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0章 他要假戏真做-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80章 他要假戏真做

    司厉霆邪气森森的说出这句让人觉得暧昧不明的话,顾锦抚额。≦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三叔骨子里的邪气出来了,丝毫不像是在私下的样子。

    他的话让一旁的赵粒都脸红心跳,什么叫他负责躺她负责动,也太让人想歪了。

    “看到你们相处和谐我就放心了,趁着现在还没有开始你们好好沟通沟通感情,一会儿可要深入沟通交流。”

    南宫墨笑眯眯的出现在两人身后,看到他这个样子,顾锦不由得怀疑自己之前在片场看到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南宫墨。

    面前这个一脸微笑犹如看着金主爸爸一样的南宫墨她还认识么?

    “放心,一会儿我一定好好和艾琳娜小姐好好交流的。”

    这两只黄鼠狼,简直就是一肚子的坏水。

    “你们准备好了就过来,早点拍完早点收工。”南宫墨作为导演来说倒是很希望一次就过的。

    司厉霆含笑的看着顾锦,“准备好了我们就过去。”

    “过去就过去,谁怕谁。”顾锦提着裙摆跟着司厉霆去了片场。

    华晴几次都想要叫住司厉霆,然而司厉霆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便转身离开。

    这场床戏备受人瞩目,还没有开始顾锦就看到了一堆的人,里三层和外三层都是脑袋。

    她不由得抚额,不过就是一场床戏而已,大家至于这么激动?

    床戏大家倒是不激动,激动的是司厉霆要当简昀替身演床戏,这才是大家激动的点。

    顾锦皱了皱眉,“南宫,这么多人我怎么演?”

    司厉霆知道顾锦脸皮薄,直接吩咐南宫墨:“清场。”

    随着他这道声音落下,南宫墨直接吩咐了场工清场。

    大家唉声叹气,“哎,本来还想要见识一下司少的肌肉呢,说不定会露点。”

    “你就别想了,司少的身体哪有那么容易看到的?”

    “这可是大好的机会,要是错过这辈子怕都看不到了,进了电影院也看不到司少的脸。”

    “导演都叫清场了你还在执着什么,走了走了!”

    很快乌泱泱的一堆人就被清走,场中只剩下几个必要的人。

    “司少,你看这样行了吧?”

    “嗯。”

    每到这个时候顾锦就好想提醒南宫墨一声,大哥,你可是南宫家的小少爷!

    不过就是听司厉霆口中说了那个合作的计划,南宫墨都恨不得将导演给司厉霆了。

    “先拍替身和女主的戏,男一一会儿再补镜头,你们可要好好拍。”南宫墨提醒道。

    看这架势,替身成了男主,男主成了替身。

    不过谁让对方是司先生呢,为了追女人竟然纡尊降贵到来拍戏的地步。

    被清场之后场中安静了很多,南宫墨也收起来嬉闹的表情,走到了幕后。

    “你们准备好了就给我一个手势。”

    司厉霆挑眉道:“我随时可以开始。”

    顾锦深深吸了一口气,“可以开始了。”

    “a!”

    夜已深,皇上却不知在想些什么,眉头紧皱,顾锦朝着他缓缓走去。

    “皇上,天寒露重,小心伤了风寒。”她手中拿起一件披风批在了男人身上。

    司厉霆抓住了她的小手放到胸前,顾锦小脸一红,“皇上……”

    这个动作她并不陌生,平时在家里偶尔司厉霆在书房工作,她就会绕到他的背后。

    要么给他递上一杯牛奶,要么给他盖一层薄毯。

    司厉霆偶尔会抓住她的手将他拉到自己怀中,但那个时候都是情侣之间的亲呢。

    现在要她将自己的日常摆到所有人面前,顾锦是十分不习惯的。

    司厉霆抓住她手的那一瞬间她的心跳加快,有那么多摄像机对着她,还在拍她的特写。

    司厉霆第一次演戏倒是很稳,他将顾锦带到了怀中。

    按照剧本的发展现在就该是顾锦主动,顾锦却迟迟没有动作。

    “卡!”

    “导演对不起,我有些紧张。”顾锦连忙低下头。

    南宫墨哪里敢责备她,“再来一条。”

    这一拍就连着拍了五六条,南宫墨实在忍不住将顾锦拉到无人的地方。

    “我的小祖宗,要是你想要多和你男人腻歪回酒店有的是时间,再不成我给你们开一间情趣主题套房。

    你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现在可是正式拍摄,工作人员们也很辛苦的。”

    “南宫,你以为我想ng啊?”

    南宫墨就不懂了,“小祖宗,你说你们情投意合,之前滚了那么久的床单,这就跟你吃饭一样的。

    这场戏对你来说应该比以前的戏都要简单,你怎么不行?”

    “正是因为人太熟,我反而不好意思在这么多人面前表演。”

    “得,一会儿我亲自来拍,我将摄影师也清场行不行?”

    “那我试一试。”顾锦点点头。

    “小祖宗,你可给我稳住了,司少表现的比你好。”

    “知道了。”顾锦重新调整了一下心态。

    屋中的人又少了些,顾锦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

    开机之前,司厉霆轻轻在她耳畔道:“看着我的眼睛,跟着我走。”

    “嗯。”

    也许是屋中的人少了些,顾锦也没有那么紧张。

    再一次被司厉霆拉入怀中,她抬眸对上了那一双带着宠溺的眸子。

    眼前的人不是其他人,只是他的三叔,她只需要像平时那样就够了。

    顾锦放开了心,脖子绕到了司厉霆的脖子上。

    司厉霆的瞳孔好像是一口幽深的古井,吸引着她莫名想要探究下去。

    她轻轻踮起脚尖,吻上了那张熟悉的薄唇。

    南宫墨很是机智的将镜头卡在了两人的唇上,不得不说两人接吻都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

    司厉霆手指揽在了她的腰间,下一秒将她抱了起来。

    两人在床前分开,司厉霆等待着她的服侍,顾锦小心翼翼伸手解开他的衣服。

    纽扣一点点解开,她的心也越发紧张起来,以至于越紧张那盘扣就越是不好解。

    头上传来男人的轻笑声,司厉霆拿着她的手一点点解开自己的纽扣。

    这一段是剧本上没有的,南宫墨没有喊停,这点小状况倒很符合意境。

    她第一次服侍皇上,本来就有激动和紧张,这个小动作反而增添了趣味性。

    顾锦轻轻脱掉司厉霆的外套,司厉霆反身将她压在了床上。

    与此同时他顺手带下了幔帐,以至于镜头只能够看到两人模糊的轮廓。

    南宫墨在心中骂了一声小气鬼,还真不让其他人看到顾锦一点裸露的肌肤。

    想归这样想,其实司厉霆倒也没错,两人的模糊更加勾人。

    顾锦被他压在身下,小脸晕红一片,当然其他人是看不到了,只能看到隐隐绰绰的模糊影子。

    司厉霆爱死了她这个样子,“给朕宽衣。”

    他本来就只穿着一层里衣,顾锦小心翼翼的脱去了他的长衫。

    司厉霆缓缓俯身吻在了她的耳后,南宫墨此刻都恨不得进去趴开那碍事的纱帐!

    关键时刻啊,这纱帐就跟马赛克一样。

    顾锦心跳“咚咚”跳得飞快,她对上司厉霆那带着笑容的双眸之时整个人都已经沦陷。

    之前还说他负责躺,她负责动,谁知道到了最后还是让他掌握了主动权。

    就像是在家里一样,司厉霆吻得越发放肆。

    顾锦看着那一层纱帐,这男人该不会是想要以纱帐被挡着他就真的为所欲为吧?

    正好房间里也没有其他外人,外面的人也看不清楚里面的人在做什么。

    顾锦感觉到他越发炽热的身体,她太熟悉这种感觉了。

    这是他每次动情的前兆,顾锦瞪大了眼睛。这位大爷该不是想要假戏真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