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8章 重追你一次-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78章 重追你一次

    片场陆陆续续来了十几人,且每个人手中抱着一束包装精致的花束。

    这又是唱得那一出?要是布置背景的话这也太浪费了。

    去批发市场,一千块可以买上一大堆真花,假花更便宜。

    再说这包装得如此精美,一看就只有现代剧才用得着这样的道具。

    古装剧弄鲜花是个什么鬼?

    “艾琳娜小姐请签收。”大家异口同声道。

    全场所有人都看向了顾锦,正准备收工换衣服的顾锦也是一愣,这是唱得哪一出?

    “你们这是……”顾锦一头雾水。

    “你不是喜欢扔吗?你扔多少我就送多少。”司厉霆含笑的声音响起。

    顾锦这才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上一次他特地从美国捎来的鲜花被自己给扔到了垃圾桶。

    这次他回国就特地给自己送了这么多花,昨晚还在床上和自己难舍难分的男人。

    顾锦都不知道这人是在想些什么,何必浪费这么多钱。

    就算他要刻意追自己,也不用买这么多啊!

    “哇,好浪漫啊!”

    “我听说小姐丢了司少从美国寄回来的鲜花。”

    “对啊,我也看到了,那束花可贵了,司少今天又送了这么多束鲜花,好幸福啊。”

    顾锦挑眉看向司厉霆,这让自己怎么接?

    “司少真是好大的手笔。”

    “如果你不接受,每天我都会让人送这么多,一直到你接受为止。”司厉霆邪邪一笑。

    这个笑容让全场的女性都被迷得神魂颠倒,一脸小星星的表情看着司厉霆。

    要是这花送给自己的该多好,不过全场谁有顾锦的长相和气场?

    别说是司厉霆了,她们这些女人都恨不得娶她。

    顾锦凝视着面前的男人,这样邪气又带着痞气的模样倒是有些像过去自己才认识的那个三叔。

    霸道又温柔。

    他说欠自己一个追求,所以这一次他便要弥补这个缺憾。

    苏苏,我要重追你一次。

    昨晚在床上的时候某人这么在自己耳边说道,那时候自己累得都快死了,也就没有多想。

    简昀看着那两人,他这才明白两人之间是自己永远都融入不进去的。

    司厉霆手中是一束火红的玫瑰,围观的灯光师和摄影师一个个也在拼命的煽风点火。

    “答应他,答应他!”

    “在一起!”

    顾锦最后还是败在了他的眼神之中,手指接过了司厉霆的鲜花。

    “花我收,人……我不要。”

    并非是她矫情,她和司厉霆的事情现在也就只有南宫墨和简昀两人才知道。

    在外人眼中两人是不相识的,难道仅仅只因为几束花她就答应司厉霆了?她也没有那么不值钱吧。

    况且……她还有自己的计划。

    华晴在一旁看到这一幕都快疯了,之前她就输给了苏锦溪,现在又要再输一次?

    司厉霆的眼里为什么就不能有她?手心的指甲狠狠掐着自己,就连掐出了血都不知道。

    鲜花被人送到了顾锦的化妆室,有些放不下的也都放到化妆室各处。

    “总有一天你会要的。”司厉霆笑得邪魅。

    顾锦抱着鲜花转身回到了化妆室,赵粒在一旁极为激动的模样。

    “小姐,你真是太有魅力了,司少都为你倾心。”

    “他……”顾锦欲言又止,还记得某人从前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魔鬼。

    华晴脸色不好看的回到了化妆室,顾锦看到华晴那憋屈的模样心中好受了很多。

    自己才回国的时候不还遇到华晴主动上门去勾搭司厉霆么?

    之前在婚礼上将自己害得那么惨,差一点就和司厉霆阴阳相隔。

    还有她散播的谣言让自己被人攻击,从电梯跌落,这辈子都差点毁在了谣言之中。

    这一笔笔的帐顾锦都在心中计算得清楚,她在海里快要被溺死的时候就曾经发过誓。

    她一定会将自己曾经受过的苦千倍万倍的奉还给那些人。

    华晴对司厉霆还没有死心,这就是她的弱点。

    “他生性风流,谁知道他的真心在哪里?”顾锦话锋一转,故意道。

    赵粒连忙道:“不不不,我看司少对小姐肯定是真心的,他看你的眼睛都在发光呢。”

    顾锦观察着华晴的反应,她紧紧握着梳子,镜中的表情十分难看。

    呵,只是几句话就受不了么?

    自己当时被人在网上以各种难听的话语诋毁,在商场被人指着鼻子骂贱货等词语的时候,华晴恐怕还躲在哪里偷笑。

    顾锦不紧不慢的摘下一片玫瑰花瓣放在手心把玩,“哦?是么?”

    “当然了,小姐我看人还是有些准的。虽然八卦杂志上面写司少风流,但他很少会笑。

    不管是什么场合他都冷着一张脸,就跟别人欠了他几百万一样。

    但是他看小姐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冷酷了,不仅不冷酷还带着笑容呢。

    司少笑起来太帅了!果然混血儿就是好啊,他一笑起来又帅又邪气。

    你知道其她女人是怎么评价司先生的吗?”赵粒一脸八卦的样子。

    顾锦觉得好玩,以前她和司厉霆交往都不敢被人发现。

    像是这样和别人一起谈论司厉霆还是头一次,心中有些特别的感觉。

    顾锦丢掉手中的玫瑰花,端起了一杯水小口啜饮着。

    “嗯,怎么说的?”

    “别人都说司少是行走的春药呢。”

    “噗……”顾锦一口气没有忍住,口中的水喷了出来。

    “小姐,你没事吧,都怪我不好,我不该说这些的。”赵粒哪知道顾锦反应这么大。

    亏得那人想得出这样的形容词,行走的春药?嗯,其实用得挺贴切。

    他身上就有一种特殊的魅力,哪怕每次自己累到了极致,他也会将她蛊惑。

    身体早就不堪重负,却愿意和他继续沉沦。

    “没事。”顾锦擦干了水渍。

    “不过司少再怎么喜欢小姐都没有用,小姐心中已经有了别人。”

    赵粒想到自己曾给顾锦打的那个电话被陌生男人接起来。

    虽然没有见过那男人的长相,能够拥有那样的声音,被顾锦入眼的男人肯定不会太差。

    顾锦并没有解释那个男人就是司厉霆的事情。

    “对了小姐,刚刚我听一个场工说司少也要来演戏。”

    “他演什么?”华晴没有忍住,连忙开口问道。

    赵粒只得诚实回答:“场工说司少要演简昀的替身,虽然我觉得不可能,但那场工说得跟真的一样。”

    “他演替身?怎么可能!”华晴第一个就不相信。

    司厉霆做别的还有可能,但他绝对不可能当演员,更别说当替身了!

    当年自己就是因为要角色才会和唐鄀在一起,司厉霆痛恨演员,他怎么可能……

    “我本来也不相信的,听说司少已经去化妆换衣服了。

    今天就只剩了一场戏,他要是当简先生的替身,这么说来司少是要替那场床戏?”

    赵粒想到这里一脸八卦的表情,“小姐,你还说司少对你不是真心?人家追你都追到剧组来了。

    今晚的床戏和上次那场不同,剧本上是很激烈的床戏,要是换成了司少。

    天呐……司少会不会假戏真做?想想就觉得好浪漫啊!”

    赵粒还没有说完,华晴桌上的杯子砸到了地上,“砰”的一声溅起不少水花。

    “华小姐这是怎么了?”顾锦明知故问。

    “没什么!手滑而已!”华晴咬牙切齿道。

    顾锦微微一笑,“是么,赵粒,你去打听一下,这件事是真的还是假的,免得人心惶惶。”

    赵粒并不知道华晴的事情,对于她这行为只是有些奇怪。“好的小姐,我这就去给你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