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6章 吹枕边风-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76章 吹枕边风

    顾锦被他寸寸碾压成灰,每一次触碰都仿佛要将彼此烙刻到灵魂深处。

    这一次主动的结果就是她又一晚没有下床!就连吃东西也都是司厉霆一勺一勺喂给她。

    顾锦当然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司厉霆却是想要喂她,仿佛要将这一年多失去的宠爱都补回来。

    “三叔,你别这样看我,看得我心都要化了。”每次迎上司厉霆那温柔得要命的眼神,顾锦真觉得要命了。

    “谁让我家苏苏这么好看,这么久没看,我当然要将之前没看的份补偿回来。”

    顾锦忍不住再次缠上他的身体,“三叔。”

    “小妖精,看来我真中了你的蛊。”

    “呵……”顾锦的轻笑声散在风中。

    第二天一大早便有人砸开了门,为什么用砸字,南宫墨敲门敲得都要跳脚了人家都不理。

    司厉霆不悦的看着门口的男人,南宫墨没好气瞪了他一眼。

    “两夜一天,还要不够?你这只大色狼!还要不要人活了。”

    屋中传来顾锦的轻笑声,“大导演,这么早来砸门,我家三叔可是有起床气的哦。”

    顾锦的声音还带着一丝喑哑,恰好是这样的喑哑让男人听得血脉喷张。

    南宫墨看到裹着浴衣,一手支颐侧着身体躺在床上的女人。

    床上凌乱的痕迹证明着之前这里曾经发生过多么疯狂的事情。

    女人没有刻意做作,身上的魅惑之意迎面而来。

    那淡淡流转的眼波也藏着不少春情和媚态。

    南宫墨转而看向司厉霆,“我突然有些理解你了。”

    这样的绝色佳人,哪个男人能够抵挡得住?

    顾锦就是一个妖孽,可妖可魅可纯情,这么多种极端的气质却在她身上融合完美。

    司厉霆不满顾锦小腿肚露出的那一抹春色,赶紧用被子将自家宝贝好好裹着。

    “不至于这么小气吧?”南宫墨嘟囔着。

    顾锦倒是很满意司厉霆对她的紧张,她就喜欢看司厉霆紧张她的模样。

    “南宫,有什么事?”

    “我的顾大小姐,你可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电影的女主角,这戏你还拍不拍了?”

    南宫墨也糟心死了,才拍了几场戏就闹出这么多事情,进度一再拖拉。

    这人工费、机器损耗费、还有工作人员们的薪酬,多耽误一天就要多出来不少钱。

    “拍,怎么不拍?”接下这部电影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打击华晴。

    没想到先动手的人却是周黎,华晴隔岸观火想要坐收渔利。

    顾锦还等着看她脸上妒嫉的神色。

    “你要拍就好,我可不想再换人了,昨天已经给了你一天休息时间,今天总该开工了吧?”

    “嗯。”

    “这是剧本,赵粒也不敢来打扰你。”

    司厉霆替顾锦接过了剧本,朝着上面扫了一眼,眸光蓦然变冷。

    口中吐出两字:“床戏?”

    房间中的空气立马变冷了许多,南宫墨缩了缩脖子,在司厉霆那要凌迟他的眼神中解释道:

    “剧情需要,点到即止,你放心。”

    “剧情需要?”司厉霆冷哼了一声。

    他认认真真审视着剧本,看完之后脸色都要变成猪肝色了。

    一把将剧本仍到了地上,“这么缠绵悱恻的床戏,你好意思给我说点到即止!”

    说了南宫墨他还觉得不过瘾,炮火瞄准了顾锦。

    “小苏苏,我一直不过问你的事情,那是因为我足够相信你,所以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司厉霆平时最常见的称呼是苏苏,在床上的时候会叫她宝贝儿,有时候开心就叫老婆。

    当他叫小苏苏那绝对是生气,顾锦都要害怕的时候了。

    “三叔,你听我解释,整部电影就只有这一场戏稍微出格一点。”

    “是的,我可以作证,除了这场戏之外再也没有了!”南宫墨觉得有些不妙,赶紧证明顾锦的清白。

    “给我删了!”司厉霆冷冷道。

    南宫墨哭丧一张脸,平时那些人来给他商量剧情的时候哪个不是小心翼翼的?

    司厉霆一张嘴就是他删戏,“司大少爷,这场戏还真不能删,我说过会点到即止的。”

    “好,你不删,你这部电影到时候能过审我叫你爸爸。”司厉霆不紧不慢道。

    显然人家门清,和某些大领导关系好,他能这么说顾锦一点都不会质疑。

    当初人家要在规划区修火葬场那么困难,人家两三天就打通了关系。

    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女人争着抢着要接近他的原因,这个男人除了有钱,还有权利!

    别看他平时在自己面前像是只温顺的猫,人家在外面可是吃人都不吐骨头的大老虎。

    南宫墨想要跟他玩当然玩不过,南宫墨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不是犯太岁,做什么都不顺利。

    他只好将希望寄托在顾锦身上,这男人哪里会听他的话。

    现在唯一能指望的就是顾锦的枕边风了,看司厉霆对她的样子还是很爱她的,不然不会两天都下不了床。

    顾锦接收到来自南宫墨的信息,两人的眼神交流落到司厉霆的眼中。

    “小苏苏,出国的这一年多你胆子变大了不少,当着我面都敢和男人眉来眼去的了。”

    顾锦觉得头疼,这司厉霆吃醋吃得也……

    她只得起身,“三叔,我和南宫真没事。”

    “千真万确,我可不敢动她,某只母老虎可是要吃人的。”

    南宫墨最开始对顾锦产生过一点好感,也就是在才遇到她的时候。

    那双清澈的眸子深深打动了他,但后来顾锦的眼神越发变化,整个人的气场也变了。

    彻底绝了南宫墨的心思,他的确不喜欢现在顾锦这种性格。

    “嗯?”司厉霆听到南宫墨形容自家宝贝是母老虎,那脸上的表情还能好看么?

    “不不不,我说错了,是小猫咪,全天下最可爱的小猫咪。”

    司厉霆一把将顾锦拉到怀中,一本正经的宣告,“只能我吃的小猫咪,你们最多只能看看。”

    顾锦抚额,三叔究竟是怎么一本正经将这么幼稚的话说出来的。

    南宫墨也强忍着笑意,原来传闻也不可信,这个男人倒是有些……可爱。

    “好好好,我们就看看,还要隔得远远的看,那剧本的是……”

    “必须删掉。”司厉霆的口气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南宫墨无语问苍天,所以自己今天说了一堆,人家半个字都没听进去。

    顾锦揽着司厉霆的脖子,俯身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南宫墨削尖了脑袋也想过去听听,司厉霆听完明显态度缓和了很多。

    “好,这场戏不用删了。”

    南宫墨一脸膜拜大佬的表情看着顾锦,这么难搞定的男人她只需要一句话。

    看来不管再怎么酷的人都吃美人计这一套。

    “多谢司大少爷明事理。”

    司厉霆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不删可以,我也有有一个条件。”

    “你说你说,别说一个,就算一百个也可以。”

    “我来演替身。”

    “什么!!!”南宫墨惊讶得牙齿都要掉出来了。

    “你们以为这是菜市场吗?谁都要来凑热闹!”

    看到司厉霆的脸色变化,他又赶紧讨好,“呵呵,这是我们剧组的荣幸。”

    这年头电影也越来越难拍了!

    “别担心,我并不是想要抢角色,露脸的镜头给他,我嘛……”司厉霆坏笑了一下。

    “我懂了司先生,保证有你在,别人碰不到顾小姐一根手指头。”

    “很上道。”司厉霆赞赏的看了南宫墨一眼,“沿海的那个项目咱们可以合计一下。”

    南宫墨眼睛一亮。“成交,司先生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