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4章 某人要出墙-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74章 某人要出墙

    周黎一听说南宫墨要将女二号的身份给秋葵,顿时整个人像是疯了一样。≦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你将女二号给她?她一个小助理也配?”

    “她比你配多了,你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心思肮脏至极。”南宫墨最是不喜欢这样的女人。

    女人有心机并不是一件坏事,心机至少可以保护自己不受到伤害,但要是拿来害人就说不过去了。

    警察也都懵了,看着场中的这几个大佬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

    “那个……究竟是谁报的案?”

    看场中这些人的气场,警察们也都不敢靠近,生怕得罪了大佬就死定了。

    南宫墨直接指向周黎,“她偷了司少的戒指,一个亿,这就是赃物。”

    一听说一个亿,警察们也都不敢轻视,这可是大案子。

    “这位小姐,麻烦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周黎满脸泪水,混合着脸上的脂粉更是难看不已。

    “警察先生,戒指不是我偷的,是我捡的,我没有偷……”

    “不管有没有偷,请你和我们回警局一趟,司先生,麻烦你和我们一起去警局做个笔录。”

    警察们都还不知道具体情况,只好先将当事人给带回去,目前谁都不敢得罪。

    司厉霆急急忙忙回来不就是为了见顾锦,谁知道竟然还要去警局,不过一想这也是为了顾锦,他压下了心中的火气。

    警察带着周黎离开,期间还听到周黎不甘心的哀嚎。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偷的,司少,我求求你放过我。”

    “闭嘴,烦。”司厉霆都快烦死了。

    周黎被带走,剧组的人也都懵了,谁知道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

    南宫墨认真对秋葵道:“你去收拾一下,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本剧的女二。”

    秋葵本来还以为是南宫墨说着玩的,没想到他认真了,“南宫导演,你,你说的是真的?”

    “我有必要骗你一个小助理。”

    “可是我根本就不会演戏啊,导演,我害怕。”

    “有我在,你怕什么?”南宫墨冷哼一声,“她也不会演戏。”

    “可是我……我……都没有学过表演。”秋葵低下头一脸不好意思道。

    顾锦倒是很喜欢这个单纯的小姑娘,之前所有人都不敢说话的时候她站出来给自己说话。

    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顾锦就像是看到从前的自己,只可惜属于自己的那抹单纯早就被人抹杀。

    “放心吧,既然导演这么说就有他的道理,你不用担心。”顾锦安慰道。

    “让她定妆后给我看看。”南宫墨吩咐道。

    “是。”

    “其他人的戏暂时停拍,大家先回酒店休息,等安排好了我会让助理通知你们拍摄时间。”

    “好的导演。”

    南宫墨庆幸的是还好只拍摄了几场戏,现在换人还不算太晚。

    顾锦捡起手包,孟玲早就在一旁呆住了,周黎被抓,那么下一个是不是她?

    这戒指可是她放到顾锦手包里面去的,顾锦经过她身旁的时候她全身莫名起了一层寒意。

    顾锦不紧不慢的收拾好手包里面的东西然后离开,从头到尾没有说一句话。

    直到她离开,大家看着她的背影心中一片唏嘘,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南宫墨情急之时准备说出的话是什么?经过这件事之后大家更加确定了一件事,这个人不是她们能惹得起的。

    周黎被抓大家大快人心,“啧啧,原来是偷的戒指,亏得她还好意思说司少送给她的。”

    “真是不要脸,明明司少给艾琳娜小姐送花,摆明了是对艾琳娜小姐有意思。”

    “就是,这人还真是脸大呢。”

    “真是人丑多作怪,那天我就不小心碰了她一下,她都快把我祖宗十八代骂完了,这不报应来了。”

    “闭嘴,你们都给我闭嘴,你们有什么资格骂黎儿姐,等她回来了非得要撕烂你们的嘴。”

    孟玲听不惯那些人的攻击,连忙给周黎说好话。

    之前她在剧组也是横着走的螃蟹,大家看的也是周黎的面。

    周黎自己又没有什么背景,说白了大家是忌惮她背后的司厉霆。

    刚刚司厉霆的反应已经说明白了一切,他和周黎没有半点瓜葛,那戒指根本就不是他送给周黎的。

    别说是孟玲,就算是周黎在剧组也会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大家心中本来就憋着一口怒气,现在可算是找到了宣泄口。

    “她回来?呵呵,偷了一亿的东西她要是能出来我们算她狠,就算她出来这件事一传出去,你以为她还能当演员?”

    “小助理,在娱乐圈最不缺就是像你主子这样的蠢货,自以为是,现在自作自受哭都来不及。”

    “你们……你们这群混蛋,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孟玲哭着跑了出去。

    周莉一走,她整个人都失去了主心骨,脑子里面只有一件事,完了!天塌下来了。

    顾锦回到酒店,洗去满身疲惫,司厉霆回来了,真好。

    “笃笃……”

    耳边传来了敲门声,三叔回来了?

    顾锦第一时间走到门前,开门一看竟然是简昀。

    “我能和你聊聊吗?”简昀换回了从前的装束,只一件白色衬衣,下面是一条简单的九分裤。

    他站在门口,眼眸清淡,少去了回国初见的浮华。

    “进来吧。”

    顾锦刚刚洗完澡,身上裹着一件浴袍,略带卷曲的头发随意散落下来。

    阳台上的茶几上开了一瓶红酒,顾锦慵懒的躺下。

    “坐吧。”

    简昀看着那浑身都散发着性感慵懒的女人,“锦溪,你变了太多。”

    “简昀,你变得也不少。”

    “这倒也是,我想要问你这一年多的时间你在哪里?”简昀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美国。”

    “怪不得没有一点你的消息,那司厉霆……和那些女人的事情……”

    “都是假的,三叔不可能做对不起我的事情。”顾锦一口咬定。

    简昀无奈一笑:“你心中果然只有他,既然如此,他送给你的花你为什么不接受?”

    “苏锦溪已死,要是一回来就接受,岂不是就在向世人宣告我就是苏锦溪?三叔那么做也只是为了掩人耳目。”

    “你们……”

    顾锦知道他还想要问什么,淡淡开口:“简昀,有些事情知道了未必是好事。”

    一句话就回绝了他接下来想要说的话,简昀痴迷的看着身边女人那美丽的侧颜。

    明明和她离得这么近,他却始终碰触不到她的分毫。

    “我知道了,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喝一杯吗?”

    “昨晚还没有喝够?”顾锦轻笑,给简昀倒了一杯。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从前在高中的事情,顾锦比起从前和简昀的相处也自在了很多。

    “聊得挺好,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一道冰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顾锦连忙回头,看向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屋子中的男人。

    金发蓝眸,眼眸之中凝结着冰寒,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听到他的声音,顾锦第一时间朝着司厉霆飞奔而去。

    “三叔,你回来了?”

    司厉霆一把接住那个朝着他扑来的小女人,嗅着她身上洗发水的味道。

    “再不回来某人就要出墙了。”司厉霆冷冷道。

    简昀看着那上一秒还在自己面前沉静的女人,这一刻在司厉霆怀中又变回了从前那个可爱单纯的苏锦溪。

    原来不管她再怎么改变,在心爱的人面前永远都是她。

    顾锦双手挂着司厉霆的脖子,已经忘记了简昀的存在,眼中只有司厉霆。“三叔,怎么提前回来都不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