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3章 以眼还眼 以牙还牙-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73章 以眼还眼 以牙还牙

    孟玲说的更加夸张,本来周黎说的是求婚戒指,现在她口中竟然变成了订婚戒指。

    当司厉霆看到那枚失踪的戒指,再一联想几人的对话,他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想到那是自己辛辛苦苦给顾锦拍下的求婚戒指,却被那个女人染指。

    可以说他的心情气愤到了极点,他朝着周黎走去。

    周黎才看了他一眼便被他眼中的冰寒所震慑,她连连后退。

    司厉霆那双蓝色的瞳孔犹如波涛汹涌的大海,自己就是大海上的一叶扁舟,马上就要被海水打得支离破碎。

    “周黎,戒指怎么会在你这里?”司厉霆此话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

    周黎不是说戒指是他送的?那他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司,司少,你听我解释……”周黎被司厉霆那浑身上下散发的寒气所震慑得全身发抖。

    司厉霆在她前面站定,身上强大的气场压得周围的人都喘不过气来。

    更不要说是周黎,此刻她都差点给他跪下了。

    “哪来的?”司厉霆冷冷的逼问。

    那一刻周黎脑海之中浮现出千万种说法,最后也都只变成一句话。

    “送你去医院的时候我在草地上捡到的,司总,我,我不是有意瞒着你的,我……”

    她只能实话实说,司厉霆的脾气向来不好,要对付她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似的。

    “捡的?哦,我怎么记得周小姐在媒体前说这是司少亲手给你戴上的,对了,还是求婚戒指呢。”

    之前顾锦再三劝告过,要是她收手自己可以既往不咎。

    然而某人就是学不乖,硬是要惹自己,这下该是她哭的时候了。

    司厉霆听出顾锦言语中的怒气,想到那一天顾锦特地问了他一句戒指的事情。

    原来是这个女人在媒体面前胡说八道,丫头竟然不告诉他。

    偏偏这几天他在美国日夜颠倒,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哪有时间看那些报道。

    司厉霆心中的怒气更甚,“周黎,你是在找死。”

    虽然他体内的怒气暴燥不已,他恨不得将这女人碎尸万段。

    但他是男人,还不至于打女人的份,他有很多方式去折磨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周黎也知道他是真的动了怒,赶紧求饶:“司少,我是一时鬼迷心窍,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求你原谅我!”

    司厉霆冷冷一笑,“你动了不该动的东西,动了不该动的人,还想要我原谅你?

    周黎,你不是那么喜欢污蔑别人偷窃么?不如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周黎一听这话,难道他要说自己偷了他的戒指?

    之前她还在给顾锦科普要被判刑判多久,没想到报应来得如此快。

    周黎连忙跪下,抓住司厉霆的裤腿求饶,“司少,求你不要那么对我,我对你一片痴心……”

    顾锦冷眸扫过她触碰司厉霆的裤腿的手,眼中冷意加深。

    “周小姐,我早就提心过你早点收手,不过周小姐是没有将我的话听进去了。”

    司厉霆感受到从顾锦身上传来的冷意,他将腿从周黎手中抽出,走到顾锦身边。

    “艾琳娜,她触怒了你,要怎么处理你说句话。”

    司厉霆这是将所有的权利都交给了顾锦,顾锦冷冷看着周黎那张哭花了妆容的脸。

    优雅的薄唇缓缓吐出几个字:“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就在这个时候,警察也赶到了,

    “谁报的案?”

    周黎此刻已经在地上哭成了泪人,她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哪有脸说是她报的案。

    司厉霆懒懒开口:“她偷了我的戒指。”

    “不不不,戒指是我捡的,不是我偷的。”周黎疯狂摇头。

    那一晚司厉霆天价拍下戒指,所有人都可以作证那枚戒指他是主人。

    而今莫名到了周黎手中,是偷的还是捡的谁能作证?

    “捡的?我丢了这么多天,为什么你没有还给我?”司厉霆冷漠道。

    还好自己来得及时,要是再晚一点小女人就要被她诬陷被抓。

    周黎哑口无言,她口口声声说是司厉霆送的,根本就没有人作证。

    不管当时真相如何,一旦司厉霆这个主人开了口,她连辩解都没有机会,

    “司少,我求求你放过我,戒指真的是我捡来的。”

    哪怕这个女人已经在他面前哭成了泪人,但司厉霆并无丝毫怜惜。

    在他眼中这个女人只是要伤害顾锦的人,从一年多前顾锦假死事件之后。

    他忍受不了任何人伤害顾锦一分一毫,哪怕他知道自己这一声令下,面前的女人会受到怎样的刑罚。

    司厉霆也不会有一点可怜,如果自己没来,那么现在置于这个地步的人就是顾锦。

    “周黎,弄脏了我的东西,也该付出一些代价。”

    这枚戒指是他拍下给顾锦的东西,不管周黎以什么渠道拿到。

    她既然戴上向媒体宣告是自己送的,那这枚戒指已经脏了,他不可能再送给顾锦。

    那戒指的寓意很好,才会被他当作求婚戒指。

    一想到顾锦当时看到周黎戴着戒指在媒体面前胡说八道,事后她只是轻描淡写问清楚了缘由。

    从头到尾她对自己也并没有什么责骂,该是说她成长得太快呢还是对自己太过信赖。

    想着之前自己和米若逢场作戏,就惹得小女人那么生气。

    司厉霆私心还有些怀念那个在自己怀中生气的小东西。

    想到顾锦他的眉头才稍微舒展开了些,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笑容。

    周黎见求司厉霆没有用,他说自己弄脏了戒指。

    那么这戒指他本来要送的人就是面前这个和他前女友一模一样的女人了。

    她跪在地上拽着顾锦宫装裙子,“艾琳娜小姐,我错了,我不该冤枉你,你给司少说说情放我一马好不好?”

    顾锦缓缓俯身抬起了周黎的下巴,两人都还穿着宫装,倒是像剧本大结局之前的一场戏。

    “周小姐,你说你熟读剧本,可惜啊,剧本上的东西你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你看你现在像不像作茧自缚的剧中角色?三番五次想要害我,最后落得和剧中人物一样的下场。

    当真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我再三劝你收手,既然你不愿意听,那就让法律好好教教你。

    对了,你之前说的是要判多少年来着?好像是说过要将牢底坐穿吧?”

    顾锦凉薄的话语传到周黎耳中,周黎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她连忙朝着南宫墨而去,“南宫导演,你救救我,我是这部剧的女二号,要是我走了,你的进度会被拖延的。”

    南宫墨之前被她威胁的时候就积攒了一肚子的火,谁让这女人如此不知道好歹。

    “放心周小姐,我说过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演员遍地都是。”

    “南宫导演,你重新找演员很费事的,求你帮帮我。”

    南宫墨冷哼一声,“周黎,看来你还是认不清自己的位置,你以为我这部电影真的非你不可?小煤球,你过来。”

    秋葵一头雾水的走了过来,黑框眼镜下的眼睛眨巴眨巴。

    之前南宫墨叫她闭嘴,她也不敢再开口,只好用眼神去询问南宫墨。

    南宫墨一字一句的宣告:“从今天开始,她就是剧中的女二号,周小姐,你就放心的去吧,没有你我们会更好的。”

    顾锦对毒舌的南宫墨有些无语,他这话也太伤人了一点,不过……她很喜欢。

    她松开周黎的下巴,微笑道:“周小姐,我早就说过,野鸡到底只是野鸡,别以为鸠占鹊巢就真的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不是自己的东西还是别去碰,否则啊……到时候连野鸡都当不成,瞧,我说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