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0章 打脸来得太快-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60章 打脸来得太快

    当顾锦听到她说自己是妒忌司厉霆对她好,也不知道谁给她的勇气说出这样的话来。

    顾锦觉得这大概是自己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想着昨晚那人还在自己耳边讲了一整夜的故事。

    周黎看到顾锦嘴角的笑意觉得很是刺眼,那样明晃晃的嘲讽。

    “你笑什么?”

    “没什么。”顾锦嘴角的笑容更大,她已经回到自己座位上,没有同周黎争执下去。

    然而她的态度却是让周黎喉头犹如堵着一根刺,吐又吐不出来,咽下去又难受。

    顾锦已经让人招来了化妆师给她准备化妆,赵粒还有些为她抱不平。

    “小姐,你确定就坐这里?你的位置本该是那里,要是某人不让的话,咱们就请南宫导演来做主。”

    赵粒也将南宫墨给抬了出来,就算那个司先生厉害又怎样,剧组还不是导演说了算。

    顾锦轻笑一声:“不必,是我的东西别人也不可能抢得走,即便是抢了,到时候也是要还的。”

    这话看着是说给赵粒听,其实是说给那几人听。

    周黎对上顾锦那清幽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一种感觉,这个女人仿佛知道一切事情。

    想到这里,她有些不安的摸了摸手上的戒指。

    虽然一早自己就想好了对策,如果司厉霆发现这枚戒指,自己就拿救他性命来当挡箭牌。

    他随随便便就能够拿出一个亿拍一个戒指,说明他也没有把这一亿放在眼里。

    周黎害怕顾锦看出她心中的不安,于是继续道:“艾琳娜小姐,我知道你是心里不爽快。

    那天司少以一亿的高价从你手中抢走了戒指送给我,这种心情我能理解。

    但咱们都是一个剧组的,你要是真的想要这个位置,我让给你就是了,你至于这么说话么?

    要是让其他媒体记者听了去,还以为我们剧组不和,让那些八卦杂志胡写一通你就满意了?”

    顾锦真觉得这个女人有臆想症,彷佛一定要自己承认是嫉妒了她才开心。

    可话又说回来,自己压根一点都不嫉妒啊!

    “周小姐的臆想症有点严重,我认识一个不错的心理医生你要不要去看看?

    对了,我忘记告诉周小姐了,别给我说什么让不让的,我若真想那个位置,你以为你有本事拿得走?”

    顾锦虽然是轻描淡写的说着这句话,身上所流露出的霸气却让人背脊一凉。

    周黎竟分不清她究竟说的是这个化妆台,抑或是司厉霆,还是手上戴着的这枚戒指。

    她只觉得顾锦眼中的冷意让她心中发颤,仿佛这天地之中唯有她独一无二。

    赵粒都忍不住想要给顾锦喝彩,比起之前华晴她们明嘲暗讽,顾锦直切主题不知道要霸气多少。

    便在这时,一人敲了敲化妆间的门。

    “哪位是艾琳娜小姐?”

    大家朝着门口看去,快递小哥抱着一个极大的盒子过来。

    赵粒替顾锦牵收了快递,本以为这么大的盒子一定会很重,却比想象中要轻。

    “小姐,这是从美国寄过来的。”

    美国?顾锦脑海里马上就想到了一人,司厉霆。

    她接过快递,小心翼翼的拆开,里面是一个精致又高档的银灰色盒子。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一屋子的人都盯着顾锦手中的盒子。

    她揭开盒盖一看,里面竟然是一盒子粉色玫瑰。

    孟玲在一旁凉飕飕的嘲讽道:“艾琳娜小姐还真是招人喜欢呢,这才刚到剧组,马上就有人给你送花了。”

    赵粒拾起盒子中的一张卡片,“小姐,这里有张卡片。”

    “写得什么?”顾锦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也收到过花,但是像这样精致又用心的花束还是头一回。

    也许和送花的人有关,她的心情很好。

    赵粒照着卡片念了出来:“想把全世界交付于你。”

    当她看到落款的时候顿了顿,停顿了片刻才继续念道:“落款是司厉霆。”

    司厉霆的名字一出来,其她女人顿时坐不住了。

    华晴和周黎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回应:“不可能!”

    刚刚还在嘲笑顾锦的孟玲犹如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顾锦知道司厉霆这是刻意而为,如果他想要单独送她鲜花,绝不会落款是他的全称。

    在小木屋的时候他曾说过,他对自己一直都有个亏欠。

    自己跟他的时候并非光明正大,这一次重来,他一定会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他司厉霆在追求她!

    人还没有到,他的花束倒是先到了。

    华晴和周黎几步都跨了过来,尤其是华晴,她一把从赵粒手中抢过卡片。

    司厉霆的字迹她是认识的,这的确是他亲笔签名。

    也就是说这束花是他在美国亲自挑选,然后空运回国,让人送到了这个女人手上。

    这样的深情华晴和周黎还不嫉妒死了,尤其是周黎一直戴着那枚戒指招摇过市。

    之前她吹嘘得有多猛,现在杯打脸就有多痛。

    赵粒一直以为顾锦和南宫导演关系匪浅,现在看来这位司少怕是也瞄上了她。

    她朝着周黎身边的助理看去,“刚刚你不是说周小姐是司少的心头好,怎么没看见司少给周小姐送花?”

    孟玲一脸不服气,“哼,有什么好得意的,说不定司少是要给黎儿姐送花,一不小心送错了人。”

    “是是是,司少错的连名字都写错了。”赵粒只觉得心中美滋滋的,这束花犹如神助攻,狠狠打了周黎的脸。

    明眼人都知道司厉霆并没有送错,两人的名字差了十万八千里,怎么可能送错。

    孟玲死鸭子嘴硬死撑的画面更是自取其辱。

    “不过就是一束花而已,司少送我的还少么,光是我这颗戒指都要买一个影视城的花了。”周黎也是故作坚强道。

    顾锦微微一笑,转手就将鲜花扔到了垃圾桶。

    赵粒看得直肉疼,“小姐,这束花起码都得几万吧,扔了多可惜!”

    “不过就是一束鲜花而已。”她和司厉霆之间可不是一束花就能割断的。

    司厉霆此举是宣告别人他要追求顾锦,顾锦此举则是为了告诉别人她并不喜欢司厉霆。

    别说是赵粒,就连一旁的周黎和华晴都心中一痛。

    她们求都求不来的花,这个女人竟然直接扔掉了!

    就好像她们之前费力争抢的东西,她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鲜花的事情还没有过去,很快又有人敲响了门。

    “哪位是艾琳娜小姐?请签收一下。”

    这回又是什么?大家看着快递员抱着一束火红的玫瑰进来。

    那火红的颜色几乎要灼伤屋中所有女人的眼睛,扔了一束又来一束!

    顾锦挑眉,司厉霆的花已经被她给扔了,那这束呢?

    赵粒签收完毕抱着花过来,“小姐,这束是唐总送来的。”

    卡片上赫然写着一句话:“美丽的艾琳娜小姐,请问我可以追你吗?”

    赵粒一脸羡慕,“果然不愧是风度翩翩的唐总,就连追求的话都说得这么绅士。”

    顾锦脑中浮现出唐茗说过的那句话:“谈不谈是你的自由,追不追则是我的自由。”

    那个男人远没有表面上看到的这么温柔,只是那一面一般的人根本就没有见识过。

    顾锦轻蔑一笑:“一个有老婆的人光明正大追我,你觉得这是幸运?”

    赵粒赶紧解释道:“小姐没有看最近的新闻吗?唐总和苏家小姐早就离婚了。

    苏小姐亲自发布的消息,说她当初嫁给唐总就是为了唐家的钱。”

    顾锦一心忙公司的事情,哪有时间去看八卦消息。

    以她对苏梦的了解,那人不仅会对唐茗死缠烂打,更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真是她说的?我听说她们不是有孩子什么的?”

    “是真的,苏家现在落难,苏小姐总不可能拿这种事来开玩笑吧?

    至于有段时间传出她怀有身孕,听说是她为了嫁给唐总故意设下的计谋。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怀孕,两人早就协议离婚,直到现在苏梦才良心发现说出来。

    所以唐总才是受害者,自从他恢复单身之后,你都不知道他有多抢手。”

    看样子赵粒对唐茗很有好感,不过一想到唐茗温柔体贴的形象当然勾人了。

    顾锦好奇的只是苏梦竟然会公布这样对她自己不利的消息,可想而知又是唐茗在里面做了什么手脚。

    唐茗做为一个朋友的时候十分靠得住,可要成为你的敌人,那就要注意了。

    顾锦一早就领教过他的手段,果然苏梦又怎么能够玩过唐茗。

    见顾锦沉默不语,赵粒便自作主张的想要将花留下。

    “小姐,将花放在这吧。”

    “扔了。”顾锦毫不留情,她连司厉霆的花都没有收,更不可能去收唐茗的花。

    赵粒一脸肉痛,“就这么扔了,是不是也太可惜了?”

    “你要是喜欢送给你也可以。”

    “小姐,真的送给我?”赵粒还没有收过花呢,脸上一片欢喜。

    “喜欢就拿去。”顾锦一脸无所谓。这个举动彻底刺激了旁边的那两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