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3章 三叔想你了-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53章 三叔想你了

    在外人看来司厉霆所做的这一切都是渣男的行为。≦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一面强吻顾锦,另外一面又把戒指给了别人。

    顾锦脑海中出现司厉霆身穿白衬衣,脸色苍白,微笑着站在木屋前面的画面。

    那样的三叔不会辜负自己。

    顾锦没有回答,直接转身离开。

    “小锦儿,你去哪?”

    “不是要聚一聚?走吧。”

    南宫墨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叹了口气,“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针。”

    刚刚才走出去,唐茗便迎面而来,顾锦嘴角含笑的看着他,眼波淡淡。

    “唐总。”

    “艾琳娜小姐,我们同路,我送你。”

    “如此便麻烦唐总了。”顾锦坦然以对。

    “这是我的荣幸。”唐茗一双眸子打量着她,看来这一个个都是来试探自己的。

    唐茗遣走了司机,绅士的替顾锦拉开了副驾驶的门。

    这让原本只打算坐后座的顾锦也只得硬着头皮上了,她优雅的道谢:“谢谢。”

    不远处的简昀看着顾锦上了唐茗的车,一双冷眸闪着幽冷的光芒。

    苏锦溪,我已经错过你一次,这一次不管是不是你我也绝对不会放手。

    车中。

    唐茗率先的挑起了话题,“那天在机场将艾琳娜小姐认成了我的一位故人,做出了一些失礼的举动,小姐请见谅。”

    “没关系,我能够理解,也不止是你一人将我认错,在你前后也有人将我认错。”

    似乎早就料到顾锦会这么回答,唐茗再次开口道:“哦?都有哪些人将你认错呢?”

    顾锦满头黑线,不管是简昀还是唐茗都在刻意试探她。

    自己瞒不过司厉霆很正常,一来是压根没想过要瞒,二来是两人关系密切。

    而唐茗和简昀难道她也瞒不过?怎么才一回来那两人对自己就多加试探。

    顾锦维持着淡定,“帝凰的司先生,苏家的苏小姐,还有简先生等人。”

    “说起这位司先生可是我的三叔,和你相像的那位苏小姐本是他的爱人。”

    “这我知道。”顾锦声音淡然道。

    “那天在慈善晚宴上三叔的行为冒犯了艾琳娜小姐,艾琳娜小姐对他……”

    唐茗余光扫过顾锦的脸,既然其它话题无法挑起她的情绪,那么司厉霆呢?

    “司先生和苏小姐的事情我也有过耳闻,不过人死不能复生。”她四两拨千斤并没有正面回答。

    “三叔从前本是自制力极好的人,在苏锦溪离世之后就性情大变。

    从洁身自好变成了花花公子,常年他的身边都围绕着很多女人。”

    顾锦知道唐茗故意在自己面前提及这些是为了惹恼自己。

    如果自己真的是苏锦溪,听到这样的话那还不得疯了?

    但他又怎么会知道这一年多的训练让自己变成了怎样的一个人。

    更何况司厉霆的好与坏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她怪谁都不会怪那人。

    自己勾起了一抹浅浅的笑容,“心爱之人死去对他的刺激太大导致性情大变,我能理解。

    至于男人本就是一个以欲望为主的生物,身边环绕女人也不足为奇。

    若我是男人,说不定也是一样,人生本就该及时行乐。”

    唐茗不可置信的看着一旁漫不经心把玩指甲的女人,以苏锦溪的三观是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真的不是苏锦溪?

    还记得从前那个圣洁得如同天使一般的丫头。

    她曾为了司厉霆可以舍弃自己的一切,哪怕背负着不好的名声也要和他在一起,

    如今面前的女人竟然轻描淡写的说着男人寻欢作乐是正常的事情。

    “唐总怎么看我做什么?这样开车可是很危险的哦。”顾锦妖娆一笑。

    那样艳丽的笑容惊艳了唐茗的眼,和她对视的那一瞬心脏跳动都快漏了半拍。

    这个女人好妖!

    如果是曾经的苏锦溪,他对她更多是怜惜,想要好好疼爱她。

    这个女人却像是一只颠倒众生的妖精,让所有男人拜倒在她的裙下。

    不用刻意做些什么,只要一颦一笑就足以迷惑众人。

    顾锦的这一笑及时制止了唐茗想要进一步的探究。

    车子一直开到一间高档的私人会所,剧组的其他人早就到了。

    顾锦以补妆为由去了洗手间,也许是到了揭晓谜底的时候。

    她相信三叔不会说假话,却又想不通戒指为何会在周黎的手中。

    拨通了司厉霆的号码,这几天司厉霆很忙顾锦是知道的。

    但不管在什么时候他的手机都是二十四小时开机,只要顾锦的电话过来他就会立马接起。

    这次也不例外,只响了两声对方就接通了。

    也许分别过后再重逢,司厉霆和她一样变得更加患得患失。

    电话很快被接通,这让顾锦心中莫名有着安全感。

    “宝贝儿。”电话那头的男人声音性感低哑。

    这样磁性魅惑的声音勾得顾锦心尖一颤,和司厉霆在一起这么久,她很快就分辨出这是他什么状态下的声音。

    司厉霆还在睡觉就被她给吵醒,换做别人早就生了起床气。

    只因为打电话来的人是顾锦,他声音才会如此温柔。

    “让我看看你。”司厉霆将电话切换成视频通话。

    顾锦害怕别人听到戴上了耳机。

    眼前出现一个画面,司厉霆靠坐在床头。

    刚刚才醒来的缘故,头发微微有些凌乱,一双湛蓝色的眸子睡眼惺忪。

    胸前的真丝睡衣大敞,露出他性感的小麦色肌肤。

    那慵懒的模样让顾锦看了一眼就心跳加快,都说女色撩人,她的三叔才是一个妖孽。

    “抱歉,我吵着你睡觉了。”顾锦看到他的脸上还有些疲惫之色。

    从时间算来司厉霆现在应该是早上八点多,以他的习惯八点多早就起床了。

    现在还呆在床上的原因只有一个,他一个晚上没睡,说不定才入睡不久。

    “我就怕你不吵我。”司厉霆脸上出现一抹委屈之色,“我来这几天你就给我打了两个电话。”

    顾锦见他脸上孩子委屈的样子,有些哭笑不得,“可是你给我打了十个电话。”

    两边的时差一个白天一个就是在黑夜,司厉霆却总能算到在她入睡前或者午休的时候给她打电话。

    绝不会在顾锦忙或者睡觉的时候打扰,可以说是十分贴心了。

    “宝贝儿,三叔想你了。”司厉霆的眼神灼热,恨不得直接穿越屏幕到她身前。

    “想我就早点回来。”顾锦和他才通话心都软了一大截。

    在这个世上也就只有那个男人一声我想你她的心就酥了。

    “我会尽快,宝贝儿,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司厉霆也熟悉顾锦。

    她会担心打扰他,大多会以微信或者短信的形式交流,不然也不会离开几天才第二次打电话了。

    在这个点打电话必然是有事情了,他了解顾锦就如同顾锦了解他一样。

    顾锦没有委婉,开门见山直接道:“三叔,上一次你说那枚戒指是给我拍下的,为什么你没有送给我?”

    司厉霆没想到顾锦会直接来讨,他一脸抱歉道:“苏苏,对不起……我把戒指弄丢了。”

    顾锦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回答,“嗯?怎么弄丢的?”

    “那一晚从你那里出来后不知道是在哪里丢失的,事后我让人去找过,没有发现戒指。

    苏苏,你放心,虽然这枚戒指的寓意不错,但世上还有其它更好的,我再给你买好不好?”

    司厉霆犹如犯错的孩子一样可怜兮兮道。

    顾锦哪里舍得怪他,口气更加柔和了一些。“那周黎进了我们的剧组,南宫说是你的意思。”她将问题一并问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