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9章 认清现实-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49章 认清现实

    一个自作聪明的女人,当她自以为是算计自己的那天就注定了今天的结局。

    唐茗打心眼里厌恶苏梦,她不来招惹自己倒好,偏偏她得寸进尺。

    给她一千万就是想要封住她的嘴,她却一点都学不乖呢。

    一早放手这一切都不会发生,苏梦蹬鼻子上脸,三番五次来威胁自己。

    当时为了苏锦溪他勉为其难给了她一个婚礼,要是她低调做人倒还好。

    连假孕这种事情都能做得出来,而后更是以死相逼死皮赖脸要留在唐家。

    自那以后唐茗更是厌恶她到了极点,没有丝毫感情,又满心厌恶,他怎么会喜欢苏梦?

    苏梦听到他绝情的声音,泪水一颗颗滚落。

    那样优雅翩然的男人,她本以为自己嫁进了唐家。

    就算现在他不喜欢自己,也不代表将来他不会喜欢自己。

    到底是她高看了自己,唐茗的心里从头到尾都没有她。

    她不死心的抓着唐茗的裤腿,“如果没有苏锦溪,你会不会喜欢我?哪怕就一点?”

    “不管有没有别人,我都不会喜欢你,你没有做这些事情之前,顶多我不会厌恶你。”

    苏梦咬着唇,男人对她没有丝毫的怜惜。

    “还有什么想问的?今天我一并告诉你。”

    “都是苏家女儿,我苏梦究竟有哪里比不上她苏锦溪?”这一点才是苏梦真正想要问的。

    “你哪里都比不上。”唐茗想都没想的回答,也许是想苏梦彻底死心,他继续道:

    “我喜欢她的是单纯善良,明明只是一个小女人,却总想将最重的重量背负在自己身上。

    一开始她就知道嫁给我只是我对唐家的挡箭牌,而她为了苏家,三千万就嫁给了我。”

    苏梦不服气,“当初我拼了命也想要嫁给你,要不是我父母不让,哪里还能轮到她苏锦溪?

    这就是单纯善良了?我看她分明就是想做令人羡慕的唐太太,富贵荣华享之不尽!”

    听到苏梦的这个解释,唐茗只是冷笑了一声,这就是苏梦永远都比不上苏锦溪的一点。

    “她若真的贪恋那个位置和荣华富贵,又怎会离开我?

    一开始我就和她约法三章,隐婚也是我提出的,不管人前还是人后她都安分守己,和我保持距离。

    起初我并不喜欢她,和你的想法一样,她嫁给过我就是另有所图。”

    这应该是苏梦接触唐茗以来,他对自己说得最多的话,也是最温柔的一次。

    然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苏锦溪而非自己,就算是提到那个女人的故事他都会用这样温柔的眉眼。

    苏梦妒忌得发狂,为什么他就不能多看看自己?

    心有不甘,她也很好奇既然唐茗一开始不喜欢苏锦溪,那后来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他改变?

    “后来呢?”

    “我们之间一直没有联系,除了偶尔应付一下长辈,即便是夜宿唐家我也会离开。

    她一直记得我们的约定,从来没有阻止过我,就算是自己急性阑尾炎也不肯告诉我。

    那时候我一心以为自己喜欢的人是白小雨,只要白小雨一个电话就会离开。

    她忍着疼痛微笑着让我离开,说她没事,直到第二天我才知道她差点没痛死在别墅。

    和白小雨的无事生非相比,我看到病床上的她第一次产生了心疼。

    我给了她一张卡,一而再再而三提高那张卡的额度,她却从没有刷过一次。

    如果她真的和你一样,她会做这么多事情?你和白小雨明争暗斗,处处争风吃醋的时候。

    她私下受了很多委屈,但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一句,只是因为她不想因为她而让我和白小雨多生事端。

    她的善良和温柔慢慢吸引着我,我渐渐对她上了心,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为什么晚了?”苏梦也听得入了神。

    对于苏锦溪的事情唐茗一直耿耿于怀,压抑在心中许久的感情今天找到了听众。

    “她喜欢上了一个人,那个人在我一次次冷落她的时候侵入了她的心。

    爱情就是这么神奇的事情,当我费尽心思想要留下她,她那时候却想着怎么逃离我。

    可我已经舍不得放开她,不惜威胁她回到我身边,甚至暗中背着她领了结婚证。

    我本以为这样就可以永远将她留在身边了,事实证明我是大错特错。

    那件事彻底激发了她对我的恨意,我连看她的眼神都不敢。”

    苏梦听着他的喃喃自语,几乎都不敢相信唐茗在爱情面前竟然会这么胆小。

    “她已经是你的合法老婆了,你怎么又要放手?”

    “我怎么会舍得放手?三叔以唐氏集团逼我和她离婚,这只是一个外在条件。

    但凡她有一点点喜欢我我也不会放手,哪怕失去一切!

    可她并不喜欢,甚至还恨我,我在家呆了几天,最后还是选择放手成全。

    后来便出了那件事,当时所有的炮火都集中在她身上。

    我不想让她受伤,你假孕上门,我便将计就计如你所愿,其实是为了保护她。”

    苏梦早就知道这是事实,可是亲耳从唐茗口中知道真相她的心还是有些疼痛。

    她只是苏锦溪的一个挡箭牌而已,亏得她当时还以为占了大便宜。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苏梦压下心中的酸楚哽咽道。

    “你问。”唐茗还沉浸在和苏锦溪的过去之中没有醒过来,眼波带着少许的温柔。

    “你对苏锦溪是痴心一片,那么白小雨对你来说又算什么?在苏锦溪出现之前,你爱的人不是她?”

    苏梦和白小雨斗了这么久,至少在离开之前她要知道白小雨在唐茗心中的位置。

    提到白小雨唐茗的眼神显然没有那么温柔了,他声音淡淡:“我没有爱过她。”

    “没有爱过?这不太可能吧,你娶苏锦溪不就是为了遮掩她的存在。”

    “在锦溪出现以前我以为我是爱她的,锦溪出现以后我才知道什么叫爱。

    我对白小雨只有愧疚和习惯,习惯性对她好,这种感情并不叫爱。”

    “那你们现在……”

    “只是朋友,锦溪死后我再没有喜欢过别人,这么多年我都没有喜欢过她,将来更不会。”

    这句话才让苏梦松了口气,唐茗不喜欢自己也不喜欢白小雨,白小雨没有赢。

    唐茗将支票递给了她,“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从今往后,我希望和你再无关系。”

    苏梦凝视着那张支票,她很清楚一旦自己接过支票就是彻底斩断了和唐茗的恩怨。

    从今往后她做什么都和唐茗无关,她也再不能打着唐太太的名号。

    要是不接爸爸的医药费又该怎么办?

    她在唐家没有一点地位,更没有人待见她,她走或者留都得不到什么。

    苏梦抬头对上唐茗那一双冷情的眼睛,她突然想到之前唐茗说过的那句话。

    要是苏锦溪能有一点喜欢他都不会放手。

    如今她只觉得要是唐茗眼中露出一点不舍,她也不会离开。

    然而她看不到半点怜惜,唐茗不想留她。

    指尖颤抖的夹过支票,看了一眼上面的数字,五百万。

    唐茗向来是大方的,在游轮上的那一夜他给了一千万。

    而今他本可以一分钱都不给,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他却给了五百万。

    也许以前苏梦并不在乎五百万,而今她的心中却升起一道感激。

    她缓缓从地上爬起来,用手指擦拭了眼底的泪水,“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唐茗漠然从她身上收回视线,“你好自为之。”

    苏梦看了一眼唐茗电脑上的画面,一眼就看到了近来那个大火的女人。

    那张和苏锦溪一模一样的脸。

    自己到底是入不了他的眼,苏梦轻轻道了一声:“茗,你是个好人。”

    虽然唐茗摆了她一道,也是自己咎由自取先算计他,唐茗不不管是对白小雨、抑或苏锦溪还有自己都是对得起的。

    唐茗没有看她,更没有回答,他改说的都已经说完。

    “唐总,再见。”

    苏梦留在这四个字转身离开,但唐茗怎么都没有想到再次和苏梦见面之时,她彻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门被轻轻带上,苏梦踏出办公室,外面的阳光仍旧灿烂。

    她和白小雨斗了这么久,到头来唐茗却是谁都不爱。

    对她来说是好事,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想却又觉得悲哀。

    两个女人使用无数手段想要讨他欢心,他喜欢的却是另外一个女人,一个早就长埋地下的女人。

    想到这里苏梦不由得笑了出来,“哈哈哈……”

    声音带着无尽的苍凉,她笑自己的傻也笑自己的自大。

    从前觉得苏锦溪就是一个蠢人,然而她那样的蠢人却可以得到唐茗和司厉霆毫无保留的爱。

    自己算计一切,到头来落得个这样的结局。

    詹助理被她的笑声吸引而来,有些担心的看着苏梦,“苏小姐,你没事吧?”

    在他眼中苏梦就是一个失去了理智的女人。

    苏梦眼角还挂着泪水,止住笑意,“詹助理,以后请你好好照顾唐总。”说完她直接进了电梯,再也没有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