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6章 再见唐茗-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46章 再见唐茗

    顾锦看到趴在地上气急败坏的苏梦,心中的恶气才算是消了一点。

    从小到大,她让了苏梦一次又一次,就因为她是自己的妹妹,多次被侮辱嘲讽也是强忍着。

    现在想来自己当初该不会是失心疯了?被人逼迫到了那种境地竟然还能忍。

    莫歌从后视镜看到顾锦微微扬起的唇线,顾锦时常带着冷笑,但此刻嘴角的笑容却是发自肺腑。

    “小姐,你那么讨厌苏家,直接将苏家收购了多简单,何必这么费心和麻烦?”

    顾锦轻笑一声:“莫歌,你不是我,不知我从前经历了什么。

    我能活着只算是命大,如果你经历我的过去,就知道一刀宰了她们都太过仁慈。

    一个突然暴毙和一个患有癌症的人,你说谁会更难受?”

    “那当然是癌症患者,一时半会儿死不了,身体和心里上都备受折磨。”

    “不错,如果苏家是一棵大树,我也不会用电锯直接锯开,我要让小虫一点点腐蚀掉整棵树,让他们受尽折磨,否则难消我心头之恨。”

    顾锦把玩着指甲,一副懒散的模样,却是直接决定了苏家的生死。

    低垂的眸光流转,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顾锦的表情豁然一变。

    “莫歌,先去超市一趟。”

    “是,小姐。”

    莫歌很惊讶顾锦竟然从超市买了一堆的食材,他怎么都没有办法将顾锦这样的女强人和家庭主妇联系起来。

    司厉霆的胃有毛病,以后只得慢慢养,她打算好好帮司厉霆的身体养起来。

    提着食材上楼,司厉霆回家的时候首先闻到一股香味。

    看着那道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时光仿若回到过去。

    高大的身影走进厨房,从背后拥住了顾锦,“苏苏。”

    “三叔,快去洗手,很快就可以吃饭了。”

    司厉霆垂下了他优雅的头,俯身在顾锦的颈项间嗅了嗅,“苏苏,我舍不得离开,一天都不想。”

    顾锦点点头,“那三叔尽快回来。”

    因为是顾锦做的缘故,司厉霆今天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吃得多。

    他吃得太多顾锦也不放心,胃病不吃或者吃太多都会有影响。

    “三叔,别吃太多撑着了难受。”顾锦提醒道。

    经由她这么一提醒司厉霆才想起,他搁下筷子,优雅的擦拭好嘴角的油渍。

    “都怪苏苏做得太好吃,让我胃口大开。”

    见顾锦起身收拾东西,司厉霆一把将她拉入怀中,“别动,碗我来洗。”

    以前在家里的时候也是如此,他执起顾锦那双好看的手,“苏苏的手很好看,要好好保护,做菜就够了。”

    说着他亲吻了一下顾锦的手指,酥麻的感觉从顾锦手指蔓延开来。

    男人对她当真是用尽了深情,顾锦能够时时刻刻都感受到被他宠爱着的感觉。

    顾锦坐在沙发上浏览着邮箱里面的文件,司厉霆收拾好碗碟。

    突然眉心一皱,他捂着胃的位置,一定是刚刚吃得太多。

    为了不让顾锦发现,他忍着巨大的痛苦到了洗手间,将胃里的东西都给吐了出来。

    洗了一把脸将额头的汗水抹去,看着镜中的自己脸色又十分苍白便又用手拍了拍。

    顾锦处理好事情,伸了个懒腰,习惯性的朝着自己身旁看去。

    “三叔?”

    他并没有在客厅,顾锦放下电脑朝着卧室而去。

    屋中光线很暗,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

    顾锦换了舒适的睡衣,浴室门开,一道颀长的身影走出。

    司厉霆腰间围着一条浴巾,露出精壮的腰身,金色的发丝上水珠时不时砸落下来。

    他一出来就看到身穿白色睡裙,靠在床边看书的小女人。

    灯光洒落在她脸上显得异常柔和,发丝披散在肩头。

    她轻轻抬起头,微笑着朝自己看来,软糯的唤了他一声:“三叔。”

    司厉霆哪里还能忍住,长腿朝着她跨来。

    “三叔……唔……”

    也许是知道明天要离开的缘故,司厉霆今晚十分过火。

    一直到天亮才心满意足的抱着她去清洗身体,看着她脸上的疲惫,司厉霆眼中闪过一丝心疼。

    “今天就别去公司,好好休息。”

    顾锦摇摇头,“我要送你。”

    没有休息,她亲手给司厉霆做了早餐,将他送到机场。

    临别之时她的眼里满是不舍,“三叔,我不在你身边必须要好好照顾自己,尤其一日三餐不能少,你要是回来瘦一斤我饶不了你!”

    司厉霆嘴角上扬,轻轻的刮了刮她的鼻尖,“知道了,我的小管家婆。”

    “三叔……”

    “嗯?”他温柔的看着她。

    “早点回来。”

    “好。”

    他轻轻的松开了顾锦,心中虽有些不舍,不过却也坦然了很多。

    毕竟对于他来说这不是生离死别,今天的分别是为了他日更好的相逢。

    顾锦目送着他进了安检,一周的时间很快就过了。

    直到司厉霆消失不见,顾锦这才戴上墨镜转身离开。

    机场大厅,唐茗和白小雨正好回国。

    这一年多的时间他和白小雨始终保持着朋友的关系,仅仅只是因为处于愧疚。

    而白小雨却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哪怕是以朋友的方式也要呆在唐茗身边。

    得知唐茗出国,她也跟了过去。

    从头到尾唐茗不仅对她没有爱情,而且越发想要摆脱和她在一起。

    两人一起下了飞机,唐茗满脸冷意,白小雨则是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边。

    “茗,一会儿我们去喝粥好不好?”

    “我让司机送你过去,我回公司还有事情。”

    白小雨被他打击了无数次,现在已经变成了习惯。

    就算是以朋友的身份,也能够阻止其它想要靠近唐茗的女人,这一辈子唐茗只能和她纠缠在一起。

    苏锦溪一死,唐茗的心也死了,即便是他现在不爱自己,将来也一定会,毕竟两人已经在一起这么多年。

    这个念头成了白小雨毕生追求的目标,她坚信自己一定能够达到目标。

    才这么想着,在拐角处,她们的视线却出现一抹熟悉的身影。

    唐茗看着不远处一个女人身穿黑色连衣裙,脚下踩着细高跟,长发随意披散。

    巴掌大的小脸被墨镜遮着,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冷意。

    这样气场强大的女人一路走来回头率十分高,大家都在猜测她是不是哪个大明星。

    虽然她戴着墨镜,但身形分明和苏锦溪一样。

    行动远远大于理智,他飞快上前几步抓住了那女人的手。

    “茗!”白小雨觉得唐茗只是过度思念苏锦溪而已,这个女人只是很像她而已。

    顾锦皱了皱眉,她转身朝着唐茗看来,对上一双熟悉的眼睛。

    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里和唐茗遇见,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锦溪,是你吗?”唐茗声音带着颤抖,这一瞬间他仿佛忘记了真正的苏锦溪已经死去的消息。

    在他眼中只有欣喜,苏锦溪回来了。

    顾锦没有从他眼神看到对自己的惊恐,她缓缓取下了自己脸上的墨镜,一双浅蓝色的双瞳看向唐茗。

    当白小雨看到那一张和苏锦溪一模一样的脸,吓得后退了两步,她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一样。“先生,你认……”

    顾锦话还没有说完,下一秒却被唐茗狠狠带入怀中,“太好了,锦溪,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唐茗压根就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冰冷的脸上只有兴奋不已。

    当日葬礼上顾锦的注意力只在司厉霆身上,其实唐茗也为她的死伤心不已。这一年多他从来没有忘记过她,甚至对女人更加冷漠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