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3章 凶残的太太-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43章 凶残的太太

    这个项目孙武答应得这么轻松还有一个原因,他听到风声,g集团高层最近很是繁忙,似乎是要准备一个大项目。

    既然是大项目,和自己这个小项目相比就是天壤之别。

    顾锦暗自垂眸,原来忌惮顾家只是一方面,更关键是想要和新项目合作。

    还没有正式放出风声就已经有人垂涎,看来这次项目会备受瞩目。

    “孙总,那个项目正在筹备之中,等正式准备完毕我会挑选一些合适的公司进行合作。”

    顾锦并没有将话说死,孙武也不好继续强逼。

    “那好吧,不过我希望顾总能首先考虑好我们公司。”

    “自然,孙总,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顾总慢走。”孙武将顾锦送到门口。

    顾锦重新戴上墨镜离开,她并没有和其他一起吃午餐的习惯。

    叫人打包好了两份精美的餐点,顾锦自己驾车去了帝凰。

    爱情有毒,那个人只要分开超过一个小时的时间她就会牵肠挂肚。

    在不知不觉间她早就习惯了他的柔情和蜜意。

    哪怕只是在午休的时候她也想要和他见面,一起吃午餐。

    顾锦前脚刚刚离开,苏梦后脚就找上门来。

    孙武也知道言而无信是犯了商场大忌,明明已经承诺过郭玉莹。

    当g集团找到他的时候他马上就动摇了,能够和g集团合作是多少公司求之不得的事情。

    但利益和诚信比较起来,一切自然要以利益为主。

    之前他对苏氏集团避之不及,苏梦还是找上了门来。

    “孙叔叔,你还真的在这里呢。”苏梦要是以前肯定不会去做这些事情的。

    郭玉莹说的话让她知道了现在的情况,唐茗已经靠不住,苏家摇摇欲坠,要是苏家和郭家真的倒塌她该怎么办?

    为了今后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她只好拉下脸面来求人。

    孙武的脸色马上变得十分慈祥,“是小梦儿啊,你怎么来这了?”

    “孙叔叔,咱们那天不是什么都谈好了的么?为什么今天要签合同的时候你却变卦了?”

    “梦儿啊,不是孙叔叔变卦,孙叔叔也有不得已的苦衷,生意场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孙武一脸无奈。

    “哎,我本来是想要将项目拿给你们做的,谁知道g集团来插了一脚,我可不敢得罪他们啊。”

    苏梦见过顾南沧一次,那次他在豪华邮轮上召集上层名流,从来的人就可以看出他的影响力了。

    孙武将所有的错都推给了他们,自己倒是洗白得干干净净。

    苏梦才出茅庐的小材料怎么能玩过他?他这么一引她就真的相信了。

    “孙叔叔,我知道g集团很厉害,但苏家的现状你也是知道的,你要是不帮忙我们该怎么办?”

    苏梦扯着孙武的袖子开始撒娇,郭家本就有恩于孙武,他心中也有些愧疚。

    当然这抹愧疚并比不上利益,根本就不用权衡他就知道该怎么选择。

    “梦儿,这件事是g集团要来插手,梦儿想要挽回那么就只有去找g集团了,看看她们那边可不可以松口。”

    孙武这只老狐狸祸水东引,一边不想要得罪顾锦,另外一边又不想让人觉得他恩将仇报。

    苏梦想着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个样子,再不济她也要试一试。

    苏家不能倒,苏家一倒郭家也就完了,她再不是高高在上的豪门千金。

    这一次苏梦没有再耍什么小性子,而是眼神坚定。

    顾锦驾车到了帝凰地下车库,再次来这里她的心情已经有所不同。

    径直从那部司厉霆专属的黄金电梯往上,她的指纹从来都没有被抹去过。

    一路畅通无阻,她提着食盒悄悄到了司厉霆的办公室。

    曾经在这里当过助理,顾锦比任何人都要熟悉,林均看到一声不响就出现在公司的顾锦也是颇为吃惊。

    “太太,你怎么来了?”

    她举了举手中的食盒,“过来陪他吃饭,三叔在办公室吧?”

    林均点点头,“太太你来就最好不过了,免得爷他又……”

    他差点就要说漏嘴,想到司厉霆不愿意让顾锦担心,他连忙又闭上了嘴。

    顾锦眉头轻挑,很是敏锐感觉到了林均本来要说的话,“他怎么了?”

    “没,没什么,爷正在批阅文件呢,太太快些进去吧。”

    顾锦却并没有这么好打发,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朝着前面跨了一步。

    她的身材本就高挑,加上高跟鞋,比180的林均也矮不了几厘米。

    林均看到身前的顾锦,这么近的距离,如今的顾锦身上少了一些单纯,多了一抹妖冶。

    红唇溢出一抹笑容,就像是花朵徐徐绽放。

    仔细看,她的笑容却并没有到达眼里,看着她还想要继续靠近,林均哪里能够抗拒她的魅力?

    他正要往后退几步保持安全距离,顾锦却是一手抓住了他的领带,一手放在了林均的胸前。

    林均心跳兀自加快,顾锦那张祸国殃民的脸映入眼前。

    不得不说他她身上所散发出的妖冶气息会让所有男人甘心拜倒在她裙下,自己是绝对不敢肖想半分的。

    林均额头上冷汗涔涔,就连手指都开始不安的颤抖起来。

    顾锦嘴角笑容妖娆绽放,“林助理,你说要是我这会儿大叫一声,让三叔看到,你说他会怎么收拾你?”

    他苦着一张脸无奈道:“太太,你就饶了我吧,会出人命的。”

    一向将顾锦视若珍宝的司厉霆要是看到,那还不宰了他?

    顾锦却是笑得更开心,“让我想想,三叔是会将你发配到非洲去挤牛奶呢还是去北极喂北极熊?”

    “太太,咱们有话好好说。”

    “现在想要和我好好说话了?”顾锦冷哼一声松开了他的领带。

    林均立马后退了三步,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为什么刚刚他有种自己要死的错觉!

    太太也太可怕了!

    顾锦在林均心中立马又升了几级警戒线,危险程度堪比动物园跑出来的大狮子。

    “太太,不是我有心要瞒你,而是爷不想要你担心。”

    顾锦的脸色这才变了变,“三叔究竟怎么了?”

    林均这才接着道:“在太太还没有出现之前爷的作息本就不规律,每天大多时间都在公司。

    那时候他的身体还算不错,后来和太太你在一起,你的假死以及那场车祸让爷身心俱损。

    你离开以后爷总算是振作起来了,他变得比起以前更加忙碌,作息时间也更不规律了。

    每天晚上都要大量饮酒才能入睡,吃饭也不规律,久而久之就落下了极为严重的胃病。”

    听到这个事实顾锦心中一凉,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这次自己回来司厉霆每一餐都吃得很少。

    有胃病的人不能吃得太多,而是要少吃多餐。

    自己每次问他,他却总是以最近胃口不好来搪塞。

    “这一年多他就是这么过来的?”顾锦咬牙切齿的问道。

    明明自己离开之前特地嘱咐了司厉霆要好好照顾自己,他就是这么照顾的?

    “是的,爷每天都很想你,但他又害怕打扰到你的行程,不敢打扰你。

    其实美国我们都呆了很久,就连g集团的附近爷都不知道徘徊了多少次。

    他总是远远的看着,忍住想要见你的冲动,只是一到深夜他就会更想你。

    一想你他就失眠,他便用酒精来麻痹自己,只有喝醉了才能勉强入睡。

    第二天又要赶下一个行程,我劝了多少回他都不听。

    爷就算是钢铁打造的身体也撑不住,每次他一发病看得我都心疼。

    太太,现在你回来我也能稍微放心一些了,爷最听你的话,只要你说什么他一定会乖乖听话的。”

    “他最近身体状况怎么样?”

    “时好时坏,胃病就像是定时炸弹,就是前几天晚上爷的胃病还犯了。

    就是去慈善拍卖会那天晚上,他在医院住了一夜,我第二天才得到消息。

    这些事情他嘱咐过不让我跟你说,许是怕你担心。”

    那一夜,顾锦想到自己将司厉霆推出门外的时候曾在他脸上看到过难受的神情。

    如果不是病痛,他怎么会那么轻易被自己推出去?

    现在顾锦才知道事情的原委,那个男人一个人默默承受了多少东西。

    如果不是林均正好说漏了嘴,自己就被他给蒙混过去了。

    听完这些顾锦的心里十分沉重,“以后他身体状况任何事情都不许隐瞒我,否则……”

    顾锦猛地抬头看向林均,一字一句道:“不用三叔动手,我就将你送到撒哈拉沙漠扫雪,什么时候扫完什么时候回来!”

    林均欲哭无泪连连点头,“是,太太。”

    撒哈拉沙漠会下雪么?没有雪他怎么扫?顾锦就是要将他丢到沙漠一辈子了。

    林均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心中隐隐叫疼。

    嘤嘤嘤,总裁夫人比总裁还要可怕得多啊!

    女人是老虎这话果然没有错,以前要伺候喜怒无常的司厉霆大少爷,现在又来了比大少爷还要凶残的大少奶奶。林均擦掉了眼角一颗晶莹的泪水,他的命怎么这么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