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7章 你就是个大混蛋-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37章 你就是个大混蛋

    一般的颁奖典礼出于礼貌,颁奖者和被颁奖者确实都会礼貌性轻轻抱一下。

    司厉霆这一拉可是将顾锦紧紧相拥,两人的身体亲密无间。

    下面的人开始起哄,大家都看到了是司厉霆将她扯入怀中,颇有几分霸道的意味。

    顾锦小脸一红,不知道是羞红还是气红的,这个混蛋刚刚为了一枚戒指和她抬价抬上了一亿,现在还抱她。

    “放手!”她在司厉霆耳边怒叱道。

    “不放。”司厉霆邪魅一笑,“我怕我一松手你又跑掉了。”

    顾锦差点溺死在他那双深情的瞳孔之中,一想到刚刚他和其她女人谈笑风生,她很快就恢复了理智。

    “再不放手就别怪我了,你还想被我摔一次?”她冷冷威胁。

    司厉霆看着自己怀中的小女人,时光并不是将她的棱角磨光。

    她的情况正好相反,在原来的温顺上生出很多尖锐的刺,稍不注意就会将自己扎得遍体鳞伤。

    以前那个身娇体软易推倒的小东西彻底变成了一只张牙舞爪的小老虎,激起司厉霆的征服欲。

    “只要你愿意,再摔一次又如何?”司厉霆轻笑一声,“不过……你怕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顾锦还在猜测着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下一秒司厉霆俯身吻住了她的唇。

    他用鲜花挡住了两人的脸,这样更让人觉得暧昧。

    下面的人起哄声更大,这分明就是霸王硬上弓嘛。

    顾锦早就和他亲吻过数次,他的唇她不陌生,但她怎么都没有试过和他在大庭广众被他强吻的感觉。

    这要她怎么去摔,她双眸怒睁,“放……唔……”

    话音未落他趁机深入,气得顾锦一脚朝着司厉霆的脚背踩上去,高跟鞋将他柔软的手工真皮皮鞋踩得变形。

    大家看着都很疼,司厉霆跟个没事人一样继续吻着她。

    顾锦都分不出这人是故意做戏还是真心,就算要亲何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亲?

    她一点点加重了力道,司厉霆仍旧不放手,一直到她都快要窒息的时候他才松手。

    等到他一松手,顾锦连忙推开了他,“你混蛋。”

    她气势汹汹的下台离开,司厉霆则是暧昧的抚了一下唇,小苏苏,跑吧,我很快就会追上来的。

    下面的人爆发了热烈的讨论:“啧啧,瞧瞧这才是真正的撩妹高手啊。”

    “可不是,对女人就得这样霸道。”

    “不愧是万花丛中过的花花大少,这胆量,这气魄……”

    男人们对他赞不绝口,女人却是默默希望那个男人亲的人是自己就好了。

    南宫墨伸手想要拉住顾锦,“小祖宗,你去哪?”

    顾锦看都没有看他一眼扬长而去,司混蛋,司大混蛋!一会儿勾搭这个一会儿又勾搭那个。

    从司机那里拿了钥匙就将司机给赶下了车,她一脚踩向油门飞快离开了那里。

    顾锦气势汹汹的回到家,不回来还好,一回来她想到了这几天司厉霆夜夜留宿家里,四处都充满了两人的影子。

    一脚踢飞了高跟鞋,扯掉自己脖子上的项链,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十分钟后门悄然打开,顾锦看着站在门边的男人,气势汹汹道:“司混蛋,你怎么进来的?”

    司厉霆开了屋中的灯,见着顾锦一脸的冷意,他嘴角勾起一抹轻笑。

    “宝贝儿,你忘记了,可是你亲自拉着我的手设下的指纹。”

    他一步步朝着顾锦靠近,“现在气性怎么这么大?我就想亲亲你,你也不至于气到现在。”

    “你这个大色魔,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顾锦这会儿彻底爆发,她狠狠推着司厉霆。

    “你不是喜欢别人?你就和其她女人在一起好了,干嘛还要亲我!”

    这样的小女人颇为熟悉,一年多前她误会自己和米若就是这样发火的。

    司厉霆这才明白小东西是生的什么气,“宝贝儿,你是说周黎?我和她没什么的。”

    “还说没什么,你脸都要笑烂了,你这个大混蛋,我走的这一年你是不是早就和其她女人有染了?

    你根本不是逢场作戏对不对?亏我还那么相信你,你,你,你给我走!”

    顾锦在他面前还是和以前一样,生气时就像是一个小孩子。

    “我哪有对她笑?天地良心,我只是在问她一个问题而已,音乐声太吵,我才离她近点听得清楚,我连她的衣服都没有触碰。”

    顾锦眉头紧皱,“你为什么要离她那么近?有什么话要说那么久?”

    “就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司厉霆当然不好意思告诉顾锦自己是在问怎么讨女人欢心的绝招。

    “小事?小事说了快一个晚上,司厉霆,那枚戒指也是给她拍的对吧!”顾锦直接揪住了司厉霆的衣领。

    “苏苏,我怎么会送给她?当时我本想放手的,但是一看到南宫墨拉着你的胳膊我就生气。

    你说我和别人谈笑风生,那你和南宫墨呢?你为什么让他碰你?”

    “我和南宫墨只是朋友关系,从我回来的那天就告诉你了,要是真的和他有什么,我至于还回来找你?

    倒是你这一年来和那些女人是逢场作戏还是假戏真做,这一点你才清楚。”

    顾锦的醋劲十分大,司厉霆一把将她抱入怀中,“苏苏,我对你的心难道你真的不知道吗?

    你死了我尚且都不会碰其她女人,更不要说你还活着,你该知道我只有对你才有感觉。”

    “鬼知道你是不是对别人有感觉,司厉霆,我不想见到你,你给我出去!”

    “苏苏,别这样好吗?”司厉霆本想告诉她自己那枚戒指就是她拍的。

    可是一想到周黎说的女人都喜欢惊喜,自己要给她准备一个很特别的求婚仪式。

    现在说了的话岂不是没有惊喜了?几次他都欲言又止,最后什么话都没有说。

    “混蛋,你走!你走!”顾锦将他推出了门外。

    她心中很是失落,明明戒指已经拍下来了,如果司厉霆是给她拍的,那么现在已经拿出来了。

    自己都气成这样他都还不拿出来,很显然他就是给别人拍的。

    永恒的爱,这样的寓意他是要送给谁?就是那个叫周黎的女人么?

    顾锦将司厉霆给推出了门外,司厉霆有苦难言。

    上次也是这样,自己抱抱她将误会解释清楚就好了,这一次顾锦显然没有那么好打发。

    “苏苏……”

    门被大力的关上,顾锦冷着一张脸,从里面将门给反锁了。

    司厉霆扶额,小老虎生气了,掏出裤兜里的戒指,这得要多大的惊喜才能让她消气?

    顾锦等了一会儿,发现门外并没有声音,从猫眼看去外面空无一人。

    那个大混蛋还真的走了!气得她一拳捶向了门口。

    有些事情果然都变了,要是从前他怎么舍得自己受半点委屈?

    顾锦转身回到浴室,在浴室之中泡了很久的澡。

    看了看手机,怎么还没有道歉的短信。

    她擦干身体上床,一脚踢开了拖鞋,埋头到枕头里面。

    “哼,司大混蛋,大混蛋!”

    口中虽然骂着,心里却还是想念着他的拥抱。

    她也很清楚之前说的都是气话,司厉霆不会和其她女人有染,正如自己也不会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一样。

    口中喃喃念着:“让你走就走,你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就骂了你几句,你就跑了,我哪里真的怪你,我就是生气……大混蛋,你就是个大混蛋!”念着念着睡意袭来,她缓缓闭上了眼睛,大混蛋,明天再不来我就不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