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2章 重见苏家人-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32章 重见苏家人

    从美国回来以后,顾锦就变得很是多愁善感。

    那一次从海里被救起,让她经历了一遭死劫,从此她的心性变了许多。

    分明现在也才23岁,但她的眼中却多了太多故事和沧桑。

    曾经她的眼神和那个小记者一样,干净又纯净。

    现在她的眼睛虽美,却像是雨中青山,始终隔着一层白色雾气,若隐若现让人看不真切。

    想着那时候自己刚进唐氏集团的销售部,经理让自己去寻帝凰总裁。

    自己干了一系列的蠢事,还好有司厉霆帮了自己一次又一次。

    一想到那时候自己稚气的模样,嘴角的笑容不由加大。

    没有见过顾锦最初模样的南宫墨便不知道她现在究竟在笑些什么。

    “你哪里像她?她明明就是个傻子,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傻的记者。”南宫墨冷哼一声。

    顾锦也不多做解释,原来以前自己给人的印象就是个傻子啊。

    倒也是,若是不傻怎么会沦落到那个样子,要不是有哥哥在,她早就没命了。

    顾锦挽着他的胳膊进了大厅,大厅里面来了各界名流。

    其中不乏有商界、政界、娱乐圈的,一眼望去,全是各种颜色的礼服。

    还记得上一次这么大排场的便是她的婚礼了,那一切仿佛还是昨天的事情。

    她摸了摸自己的无名指,那本该戴在上面的戒指。

    如果没有那个保姆的出现,她和司厉霆早就交换了戒指,走完了所有流程。

    视线所及之处,顾锦已经发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

    也不知道一会儿遇到那些老熟人他们会是怎样的反应?

    顾锦深呼吸一口气,调整好了呼吸节奏,姿态优雅走了进去。

    既然自己会来,那么三叔应该也会来这里吧,那他人呢?

    顾锦不着痕迹的巡视着大厅之中的人,不知他是否早到。

    还没有看到司厉霆,顾锦倒是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苏梦。

    苏梦比起最后一次见她倒是有些变化,她的穿着打扮更成熟了些。

    自己离开的时候她已经怀有身孕,算起来孩子应该也有一岁了吧。

    然而资料上面却写得十分清楚,她假孕嫁入唐家,唐茗气急一心想要将她赶出家门。

    反正那个时候两人并没有领取结婚证,苏梦以死相逼,愣是不肯离开。

    唐茗顾及到唐家的声誉,当时唐鄀步步紧逼,唐茗没办法在那种节骨眼上再生事,只得先容下苏梦。

    苏梦表面上是唐家太太,各中幸福与否恐怕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她并未和唐茗在一起,而是跟着苏家人一起来的。

    尽管顾锦心中也存有疑问,既然当年妈妈给外公打电话让她去接人,最后自己又是怎么辗转到了苏家?

    但她也不会忘记自己现在是顾锦,要是去问当年的事情岂不是暴露她的身份?

    反正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也不急在一时,来日方长,真相总会大白。

    苏妈妈和苏爸爸也有些改变,苏爸爸在短短一年的时间苍老了十岁。

    可见苏家给他的打击不小,已经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苏妈妈化了妆倒是看不清楚真容,顾锦记得她的这些首饰都是以前佩戴过的。

    她最爱美,以前苏家虽然情况不好,她的衣食住行不会减少,每个月在衣服首饰上都会有一笔很大的支出。

    平时出席宴会很少看见她戴同样的首饰,今天佩戴的首饰顾锦都有印象。

    可见苏家是油尽灯枯快要支撑不住了,她回来的正是时候,就让她来结束这一切。

    苏梦穿得比平时要端庄,资料上显示苏家有意将大权慢慢交给苏梦。

    所以今天苏梦和苏家人在一起肯定是为了谈生意而来吧。

    苏家和一个四十几岁左右的男人聚在一起,苏梦正在给男人敬酒,一家人暂时还没有发现顾锦的存在。

    “小锦儿,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墨,我们去那边。”顾锦挽着南宫墨的手朝着苏家人的方向走去。

    苏梦满脸笑容的端着酒杯,“孙叔叔,我敬你一杯。”

    “梦儿有心了,你第一次给我敬酒,我岂有不喝之礼?”孙总就要一口饮下。

    几人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冷声:“借过。“

    那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引得几人转身朝着她看去,谁知道这一看苏家人吓得魂飞魄散。

    “苏,苏锦溪,你,你还活着!!!”

    苏梦更是吓得手中的酒杯直接滑落,脸色苍白一片。

    一个死去多时的人突然站在你面前,换做任何人都会被吓着。

    更何况还是对苏锦溪心存愧疚的几人,顾锦默默欣赏着几人的表情。

    她顺手接住苏梦落下的酒杯,“这么好的美酒,洒了多可惜,还你,下次可不要再摔了。”

    苏梦眼睛眨也没有眨的盯着面前笑意盈盈的女人,她是苏锦溪却又不是。

    这应该是认识苏锦溪的人看到她第一反应,长相一样,气质和瞳孔颜色却大不相同。

    顾锦将酒杯放到苏梦的手中,苏梦还没有从震惊之中反应过来。

    她机械的道谢,“谢,谢谢……”

    顾锦潇洒一笑,“举手之劳。”

    说完她挽着南宫墨继续离开,苏梦只是记得触碰顾锦手中的余温。

    “暖暖的,不凉。”

    所以她不是死人,而是大活人。

    她转头朝着苏妈妈看去,“妈,你看到了吗?”

    苏妈妈额头冷汗都冒出来了,这一年来她没少做噩梦。

    在参加完苏锦溪的葬礼之后她便经常做一个梦,苏锦溪一直在梦里质问她为什么不说出真相,她死得太冤枉了。

    苏妈妈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看到了。”

    苏爸爸本就觉得对不起苏锦溪,现在看到她的出现,脸上表情更是复杂。

    “是锦溪回来了……”

    “胡说八道什么,死了的人怎么会复活?那个女人只是长得很像锦溪而已,你没看她都不认识我们。”

    还是苏妈妈最先反应过来,苏锦溪是没有那颗泪痣的。

    孙总从国外回来,并没有见证一年前的事情,他一头雾水的看着那家人。

    “你们这是怎么了?”

    “没,没什么,孙叔叔,我先失陪一下。”苏梦哪里还有心情喝酒,她只想要用冷水冷静一下。

    “去吧。”

    苏梦步履慌乱的走进了洗手间,顾锦看到她仓皇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果然是坏事做多了,现在看到自己心虚。

    她不紧不慢的跟在了苏梦后面,苏梦进了洗手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脸色一片苍白,白得毫无血色。

    她连忙接了一捧水拍在两边,口中不停碎碎念着:“不可能,不会有那么像的人,她回来了,肯定是她回来了!”

    苏梦缓缓抬头,镜中出现一张脸,顾锦不紧不慢从门口走了进来。

    嘴角虽然带着笑容,但那笑容并未到眼底,这种冷笑更让人胆战心惊。

    苏梦全身都在不知觉的颤抖着,瞳孔放大。

    顾锦一步步朝着她走去,“这位小姐,你没事吧?你的脸色很差,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我,我很好。”

    “你确定很好?我觉得你的神情,你这是怎么了?”顾锦每走近一寸,苏梦的脸色就要差一分。

    苏梦连连后退,口齿不清的回答:“你,你别过来,就站在那!”

    “这位小姐,我又不吃人,你为什么这么怕我?难道我们认识吗?”顾锦脚步未停,继续朝前走去。

    苏梦步子虚浮,踢到后面的阶梯,“啊!”她仓皇大叫,下一秒身体直接摔到了地上。顾锦假装关心的问道:“这位小姐,你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