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5章 甜蜜-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25章 甜蜜

    许久未见,两人时时刻刻都黏在一起,就连顾锦刷牙司厉霆都要站在她的身后。≦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见她头发滑落下来,司厉霆连忙用一旁的皮筋替她扎好。

    见她瞳孔是蓝色,眼角还多了一颗泪痣,司厉霆问道:“苏苏,你的眼睛怎么变色了?”

    “我做了一个手术,将瞳孔变了颜色,至于这颗痣也是故意让人点上去的。

    从我离开那一天开始苏锦溪就死了,而现在站在你面前的人是顾锦。”

    “原来如此,这一年在顾家你过得可好?”司厉霆看着她的眉眼,不管她是苏锦溪还是顾锦,她始终都只是那个自己心爱的女人。

    “三叔,这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说来也话长,以后有机会我会慢慢告诉你,现在我们还是先吃饭,我好饿。”顾锦调皮一笑。

    两人睡了整整一天,昨晚还那么耗费体力,顾锦差点没有被累死。

    “想吃什么,我马上叫人去定。”

    “算了,我可不想明天早上又和你上了八卦周刊的头条,家里什么食材都有,我来做。”

    “苏苏,你还是在怪我和那些女人逢场作戏是不是?”司厉霆眼眸黯然。

    “三叔,你都说了是逢场作戏,我为什么要怪你呢?我已经好好惩罚过你,那件事咱们就两清了。”

    司厉霆这才重新展露笑颜,“当真你不怪我了?”

    “我永远都不会怪三叔,当年你知道我的死讯那么伤心,我一直觉得很对不起三叔你。

    后来你知道我要走,并没有挽留,你是用了多大的毅力才放手,你我之间说起来都是我欠你良多。

    虽然才回国看到那些照片我心中很是不舒服,才故意没来找你。

    知道你会在那里,我才答应了经理去唱歌,本以为你会来找我,谁知道连着几晚你都不来。

    三叔,我在惩罚你的时候也在惩罚我自己,我想你,真的很想你。”

    在他面前的顾锦才是他从前所认识的那个苏苏,小鸟依人的依偎在他身边。

    司厉霆紧紧抱着顾锦,“对不起苏苏,当年你离开之后,我一直在幕后黑手。

    既然那人想要我过得不好,那我就随了他的心意,所以我才故意装成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暗中调查他的身份。”

    “那三叔现在查得怎么样了?”顾锦问道。

    司厉霆又深了几分,“快了,不管他是谁,我都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苏苏,现在你回来了,为了防止那人再做手脚,你一定要小心点。

    男人目的并不是要杀死我,而是折磨我,看到我萎靡不振的样子他这一年来都没有动手。

    你可曾记得那一次你再游艇上,我本来和你约好在游艇上和你相见,后来却没来让你受了伤。”

    “对,当时你是受了车祸,第二天才赶来的,难道那次车祸也是?”

    司厉霆点了点头,“不错,那次车祸本来就是有人蓄意而为。

    只不过当时你那边出了大事,按照我以前的性子肯定是要好好查清楚。

    但你出事我第一时间就赶到你身后,而后又出了那些事情让我忘记了这件事就没有去理会。

    婚礼当天我又出了事,按理来说,你坠海才一个小时不到,林均就得到了消息。

    即便是有人发现坠海,又怎么知道是你?所以那个电话是有人故意而为。

    连撞上来的车都是算计好了时间和角度,对方不是想要我死,而是想要我撞残。

    要是想撞死我,他们大可用更恶劣的方式制造车祸,也正是不想将我置之死地这一点,我才侥幸活下来,身体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后来你离开以后我便将计就计,一年很少去公司,每天沉迷酒色,果然那人再没有出现过。

    我想他肯定是在暗中看我的好戏,我过得越好他就越不爽,而我过得越不好,那人肯定会十分开心。

    苏苏,你改名换姓回来,暂时你我还是要装作不认识,如你说的那样,真正的苏锦溪已经死了。

    难免那人还会用其它手段对付你,我已经快要查到他是谁了,暂时你我都要小心一点。”

    “三叔我明白了,不过如今的我也再不是从前的那个一无是处的苏锦溪了。”

    “这一点我早就看出来了,你个小坏蛋,回来这么几天了都不告诉我。”

    司厉霆想到这件事心情还很是不爽,“对了,昨晚在酒吧给你送花那个是谁?你还他勾肩搭背的!”

    “怎么,三叔吃醋了?”顾锦狡黠一笑。

    “是是是,我是吃醋了,恨不得把家里的醋都给喝光。

    这几晚不乏有人给你送花,其他人你都没有理会,唯独他,他对你来说是不同的对不对?”

    “嗯,是不同。”

    “嗯?”司厉霆一挑眉,眼中露出一抹凶光。

    顾锦觉得自己要是敢说自己和南宫墨有问题,司厉霆肯定马上就要把她给吃了。

    “他是南宫家的人,三叔应该也知道我是顾家的人了,南宫家和顾家是世交,我和他是好哥们的关系。”

    “哥们?”司厉霆似乎很不满意这个用词,

    “三叔,你就放心吧,南宫就是一个大财迷,除非我是美元他才可能会喜欢上我,这次他帮了我一个忙,我们才聚了聚。

    况且,我要不是让他过来,怎么能逼出三叔你?这几天难道你都没有认出我?”

    司厉霆刮了刮顾锦的鼻子,“你这丫头学坏了,竟然是故意的。

    在你第一个晚上出现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像是你,但我看到你的瞳孔是蓝色。

    如果是你的话回来一定会找我,而且瞳孔分明是褐色的,所以我便不敢确定。”

    “那为什么又要拉着我离开,还想要包养我?”顾锦环着他的脖子问道。

    “我觉得太像你,每天晚上才会过来,也许只是为了心中的一个寄托。

    那时候也不知道怎么了,看到他碰你我心中就有些怒气,我不想任何人触碰你分毫。

    等有理智的时候你已经被我带走了,你可知道我内心的纠结。

    明明很想要触碰你,理智却告诉我那不是你,只是一个很像你的人,我不能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顾锦想着他当时纠结的表情,“当时你还大骂我脏,三叔,我都快被你气死了。”

    “谁让你戴着面具故弄玄虚,还特地改变了声音,我才不敢确定是你,哪个好女孩会穿成这样在酒吧?”

    顾锦歪着脑袋,“那咱们就扯平了,我去给三叔做饭。”

    “好,我洗洗就来。”

    司厉霆在她唇上落下一吻才轻轻推开了她。

    和司厉霆相认,顾锦的心情也十分好,熟练从冰箱里拿出食材开始清洗。

    司厉霆洗漱完毕出来看到的就是顾锦拴着围裙在厨房忙碌的身影。

    这一年来每次深夜回家,他经常会回忆起苏锦溪在家时候的模样,尤其是从前夜里给他做宵夜。

    每每回忆起都只是幻影,幻影一消失剩下的就是无尽的空洞。

    从背后抱住了顾锦,手中淡淡的余温提醒他这不是假象。

    “三叔,别闹,我做饭呢,一天没吃饭你不饿?”

    司厉霆将头埋在了她的颈项,“苏苏,真好,你回来了。”

    只是清清浅浅的一句话却道出多少思念,顾锦知道他等得辛苦,嘴角微勾。

    “是,三叔,我回来了,顾家暂时有我哥哥打理,我已经和他说好,以后顾家的重心会往国内转移,我们不用再分开了。”这是顾锦一早就打算好了的事情,从今往后,她再不要和司厉霆以任何形式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