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2章 一次七天-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022章 一次七天

    走了唐茗也好,至少她就可以自在一点。≦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刚刚她已经研究过了,只要将窗户锁死外面就进不来,唐茗一走她直接将门反锁,这样就能安然无恙度过一夜。

    唐茗出门就听到里面传来的锁门声,苏锦溪,你就这么想要我离开?

    客厅里,唐妈妈正在看婆媳大剧,看到身穿正装的唐茗就要离开,“茗儿,天都黑了你去哪?”

    “妈,公司有点事我先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你看完电视剧就睡。”唐茗撒了一个谎,他压根就没想过要回来。

    “你这孩子,刚刚才过新婚每天就这么忙,溪溪可是个好女孩,你得好好对她,早点回来。”

    “好的妈,我知道了,我忙完就回来。”唐茗说着违心的话离开。

    火急火燎的回到公寓,一推开门白小雨就扑了上来。

    “茗,你终于回来了。”白小雨亲呢的搂着他脖子。

    唐茗看着那灯火通明的屋子,“小雨,你不是说跳闸了?”

    “茗,我要不这么说你怎么会回来?我不想你和别的女人呆在一个房间。”

    “小雨,就算我和她在一起也是分开睡的,她已经在地上铺好了床打算打地铺。”

    “算她识相。”白小雨低声道。

    “你说什么?”

    “没什么,茗,反正都回来了,今天我给你准备了惊喜。”白小雨关上了门,在他面前脱下自己都浴袍。

    浴袍里面穿着一条若隐若现的裙子。

    “茗……”白小雨妖娆的手指顺着他身体往下,气氛火热。

    手指被人捉住,“你是在玩火。”

    “那你就来灭吧。”白小雨魅惑一笑。

    两道火热的身体很快缠绵在一起,唐茗也不知道怎么了,他的脑中全是苏锦溪趴在地上整理被子的模样。

    唐家。

    唐茗离开以后苏锦溪就美美的泡了一个澡准备早点休息,门窗都已经锁好,她自信今晚肯定安全了。

    此刻她楼上的房间,司厉霆身穿浴袍,纤长的手指轻轻晃动着手中的酒杯。

    银色的杯沿在灯光下闪着细碎的光芒,男人冰冷的眼神盯着虚空,无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爷,正如你所料,唐茗已经离开,今晚怕是不会回来了,锦溪小姐已经将门窗反锁。”

    林均也不知道自家爷怎么了,虽然唐茗和苏锦溪并无实质关系,在唐家和苏家人眼中她好歹也是唐茗的老婆。

    追求爷的女人都可以排到广场去了,但他偏偏就看中了苏锦溪。

    “你下去告诉苏锦溪一声,十一点,我在房间等她。”

    “爷……锦溪小姐怕是不会来吧,我觉得她好像很怕你。”林均在心里默默给苏锦溪抹了一把汗。

    “要是她不来,你就说我会公布我们的关系,让她看着办。”

    “是,爷。”林均只得摇了摇头,锦溪小姐,你自求多福吧,谁让你被爷给看上了。

    苏锦溪关灯睡觉,殊不知门被人敲响,眼看着就要睡着的人从梦中惊醒,她警惕问道:“谁?”

    林均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之后这才开口:“锦溪小姐,爷让你十一点去他房间。”

    “什么!我才不去。”

    “爷说你要是不去,他就告诉唐家那一晚的事情,话已经带到,我走了。”林均说完就快速离开。

    要是爷对苏锦溪动了真情,很有可能苏锦溪以后就是太太了,他才不敢得罪,麻烦事还是交给两人好了。

    门里的苏锦溪吓得满头大汗,不知觉的在屋中转来转去,怎么办,司厉霆肯定知道唐茗离开的事情。

    要是自己现在上去岂不是羊入虎口,正中下怀?

    为什么他对自己的兴趣一点都没有减少,网上搜索的破答案一点都不对。

    不去吧,以司厉霆那性格说不定真的会说出来。

    毕竟他和唐家的关系本来就不好,即便是说出去了,那一晚是自己走错了房间,错在自己。

    自古以来,一旦出错女人背负的名声肯定比男人重。

    水性杨花、不守妇道等等一类词都会出现在她身上,苏锦溪想想都觉得可怕。

    她现在该怎么办?苏锦溪盯着手机,时间一分一秒度过,现在已经是1050。

    苏锦溪已经在房间转悠了二十几圈,还有十分钟。

    手机铃声响起吓得她差点一屁股跌到地上,这个时候会有谁给她打电话过来。

    屏幕上跳动着一个陌生电话,苏锦溪正在气头上,接起来就是一顿吼:“我不买保险不贷款不装修房子不……”

    “女人,你还有十分钟。”

    司厉霆的声音清清楚楚响彻在耳边,苏锦溪动脸色更差了。

    “是,是你!”苏锦溪紧张的都快咬住自己舌头了。

    “是我。”司厉霆几乎都可以想象得到此刻她惊慌失措的小脸。

    苏锦溪抚平内心的躁动,“三叔,我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在还没有腻了你之前,我不会放手。”

    苏锦溪欲哭无泪,她那一晚怎么要走错房,把三楼当成了二楼!

    “我要怎么做你才能腻了我?”

    男人直言不讳的话语传来,“你还有九分钟,要是不来,明天早上你就等着苏唐两家发难。”

    “事情传出去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名声。”

    “呵,你以为我会在乎名声?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来还是不来。”司厉霆的声音陡然变冷。

    “我……来!”苏锦溪咬牙切齿,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大不了就当是自己找了只鸭,反正他那么帅自己也不吃亏。

    自我安慰倒是没错,但她要真的跨出这一步就需要极大的勇气。

    苏锦溪跟做贼似的开门朝着外面看去,别墅早就一片漆黑,这个点大家都睡了。

    苏锦溪不敢开灯,摸着楼梯上去,越是靠近那一间房她的心跳就越跳得快,仿佛马上就要跳出来似的。

    到了那间熟悉的房间,才轻轻敲了一下门就开了。

    屋中一片漆黑,还没看清楚人苏锦溪已经被人带进了屋,一如那晚一样。

    身体被放到柔软的床上,苏锦溪紧紧抓着他的浴袍。

    “三叔,我今天不方便。”苏锦溪胡乱扯了个谎话。

    “嗯?”男人拉开她睡衣的手顿住。

    “我来了例假……”她能想象的唯一一个办法就是这个了,之前她洗澡的时候就觉得小腹有些疼痛,这是每次来例假的前兆。

    “例假是什么?”司厉霆一头雾水。

    黑暗中给她的小脸涨得更加红,难道自己还要给他解释什么叫例假?

    “就,就是每个女人都会来的,一个月来一次,一次七天。”

    她这么一说司厉霆瞬间明白,声音中带着阴冷,“要是敢骗我,你三天别想下床!”

    在地下车库之时他就真的想要她了,一直隐忍到现在这是怎样的一种折磨?现在她居然说她身体不方便,司厉霆一张脸冷得快要吃人般。

    “我没有。”苏锦溪吓得身体一颤,他好凶。

    “胆子真小。”男人冷哼了一声。

    “那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闭眼睡觉,要是不想我现在就要了你就乖乖别动。”司厉霆带着怒气道,欲求不满的男人可是很可怕的。

    司厉霆倒也守信,只要她没动并没有对她动手动脚,只是很单纯的抱着她。

    苏锦溪的内心挣扎了一会儿后终于睡去,感受到怀中小女人平稳的呼吸,借着外面路灯微弱的光芒。

    司厉霆看到小女人精致的面部轮廓,沉睡的苏锦溪就像是堕入凡间的天使一般。

    手指轻轻描绘着她的轮廓,一遍又一遍。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洒落进来的那一瞬进来了一人。

    唐茗看到床上沉睡中的苏锦溪,细长浓密的睫毛像是蝴蝶的羽翼,小脸自然晕出两团红晕。

    嫣红的小嘴微张,仿佛一朵诱人的玫瑰花,栗子色的发丝柔软洒落在枕头上。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误入童话世界的人,面前沉睡的苏锦溪仿佛是一个小精灵,又像是沉睡的公主,让人想要将她吻醒。

    鬼使神差的他弯腰,如同着魔一般想要吻上那张诱人的红唇。

    突然间那如同蝶翼一般的睫毛轻轻颤动了几下,一双干净澄净如同雨后青山般的眸子和他相对。

    苏锦溪睁眼看到的人不是司厉霆而是唐茗,吓得她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弹了起来。

    “砰”的一声苏锦溪撞到了唐茗的额头上,头盖骨发出响声。

    这一下撞得苏锦溪龇牙咧嘴,眼泪都给她撞出来了。

    “你,你怎么在这?”她捂着额头,泪光盈盈的看着唐茗。

    唐茗看到她吃痛的小脸心中有些愧疚,“抱歉,我知道你胆子小还突然出现,吓着你了吧?”

    苏锦溪朝着房间看了一眼,四周没有司厉霆,她在二楼的房间睡觉,这里不是他的房间。

    这人居然趁着自己睡着把自己抱回房了。